關鍵字: 

論文是學術界的績效指標。除了好的研究成果,一篇論文的錄取尚取決於許多其他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是:

誰做的?

比起其他學校,MIT 的研究結果,掂在審稿者手上的份量就不一樣。

有些知名學者常開玩笑,每次上網都會發現多了幾篇論文(這跟當今政府官員看報紙才發現出問題有異曲同工之妙,奈何後者有種淡淡的哀傷),仔細一瞧,原來僅是因為幾個月前與陌生團隊的幾封 E-mail 討論,就被他們列入共同作者。這樣的行為一方面是尊敬,一方面也是借了大師的名聲來背書。

比起看得見的執照、證照、聯考成績單,無形的信譽才是最堅固的品質保證。

我們的日常生活周遭沒有這樣的大人物。但在每個工作環境裡,一定有一兩位同期的同事,就算壓力再大的案子、再緊迫的時程,他總是游刃有餘。只要他在專案團隊裡面,大家彷彿吃了定心丸,就像德國國家隊的卡恩(這算透露自己年齡的舉例嗎?),或是公牛隊裡的喬丹(這下真的透露了),哈利波特三人組裡的妙麗(希望還來的及),他的背影不雄厚,但卻絕對可靠,

妳想到這樣的人了嗎?

今天我們來聊聊,這樣的人是如何建立出「把事情交給我,一定沒問題」的可靠形象。

信譽是易碎品,請小心保管

從以前到現在,我遇過好幾位相當值得信賴的夥伴。他們的共同點是:擅於拒絕他人。換句話說,從他們身上,我發現建立信譽的關鍵不在於完成多困難的任務,而是拒絕了多少要求。

大多數的工作不論多艱難,只要有無限的時間與精力,都可以完成。無法順利達成,是因為資源有限,我們投入不足。

甲主管指定 A、乙主管指定 B、ㄅ同事要求 C、ㄆ同事請你幫忙 D…我們從小被教育要合群,要幫助夥伴,做事不要推託,不要反駁上級。

「能者多勞啊,辛苦了。」

主管拍拍你的肩膀,離開你一米見方的小隔間,就算有再多想說的話,我們總習慣吞下來,用剛被診斷出的「電腦肩」扛下千斤的責任。

各位必然有過這樣的經驗吧。

可是,當允諾了沒把握的任務那一瞬間,我們其實就坐上了賭桌,賭的是主管一時的歡心,賭注是自己的信用。

有人覺得信譽好的話,損失一點也無所謂。

但我認為,信譽不是以存款那樣的形式累積,它比較像燒陶瓷。溫度越高,越堅硬的磁胚能做成更薄、更精細的作品。但相對地,一不小心就會破裂。

越響亮的信譽,越容易因為小事而出現裂痕。

更嚴重的是,只要對一個人失去信譽,就算對他人再恪守承諾,還是會給人一種「既然你能對某某某失信,那你必然也能對我失信」的印象。

信譽不是僅存在於你與某人之間,它比較像影子,當你站在人前,它就靜靜地落在你腳邊,到哪兒都跟著你。

無法實現的承諾,造就一連串的卸責

一時衝動的承諾沒達成時,會發生甚麼事?

英倫才子 Alain de Botton 說過:「生氣是預期與實際發生的狀況不一致,因為落差而產生的情緒。」

這樣的承諾,僅僅發揮了「延後生氣時間」的作用,但現實與預期的落差因此更大,更大的落差製造出更大的憤怒,好比透支的信用卡貸款,啟動的循環利率將會一口吞噬說謊者。

主管將責任派給屬下,屬下把責任推給未來的自己。最終,主管會來檢討走到未來的自己

「這不是你答應會辦到的嗎?!回答阿?幹嘛不說話?」

面臨主管如鈍刀般反覆銼磨的指責,誰都滿腹苦水,有口說不出吧。

每次看(聽)到這景象,我都在想,問題難道是單方面的嗎?身為擁有較多資源、在位階上認為是較有能力的主管,難道不該在發生這種狀況時,先一步檢討同樣處在問題內的自己,過程中哪裡沒做好,才造就這樣的僵局呢?

其實一看就知道,問題在於:他們沒有審慎評估屬下的能力。

沒人能完全了解一個人的能力

但是,一個人通常只有一位主管,一位主管卻有數位屬下。能精準掌握每一位屬下的能力,分派每個人都可以達到的目標,這樣的主管非常少。

另一方面,我們也無法要求主管做到這樣,畢竟連我們都對自己的認知不足。沒人能完全知道自己或他人的能力在哪裡。更何況,有些時候,我們是在很突然(好比開會神遊到一半忽然被點名)的情況下被指派的。

連細節都不清楚,該怎麼判斷自己能否做到呢?

很遺憾的,似乎沒有任何簡單的適用準則。

《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作者 Tim Harford 在一場演講中提過,聯合利華(Unilever)曾僅僅為了設計一隻清潔劑的噴嘴,找了工程師、流體力學家、物理學家來分析研究,但都失敗。最後的解決之道是:隨機設計十隻噴嘴,測試哪一隻效果最好。再以效果最好的那隻噴嘴為基礎,變形出十隻噴嘴,測試這十種哪一隻效果最好。他們一共重複了這個動作 45 次,最終設計出他們理想的噴嘴。

我認為,唯一能做好判斷自己是否能勝任的方法,就是不輕率地答應或拒絕每一項任務,每一次做承諾前都謹慎評估。如此一來,經過比 45 次還要多上數倍的練習後,或許就能稍微做出正確的判斷。

好比打麻將,有輸有贏最終可能沒輸沒贏,真正的贏家,通常是失誤最少次的人。真正讓人覺得可靠的人,不見得是成功最多次,但一定是失敗最少次的人。要達成這樣的境界,就跟麻將館裡的大叔會說的一樣:「繳點學費,多練習幾次吧。」

拒絕不是句號,是下回合作的楔子

但,拒絕並不是搖搖頭,聳肩,亮出愛莫能助的微笑就結束了。根據非官方統計,主管凹人最愛用的話就是

「我是看重你才找你幫忙這件事的。」

這句話之所以那麼常被使用,一方面除了好聽外,某種程度上的確也是事實:因為對你有一定的信任,才找你幫忙。

我想這也是很多人無法輕易拒絕的原因,比起單純的命令,我們更難對他人的信任說不。

因此,我認為在拒絕時,要意識到自己其實是辜負了他人的信任。為了減少這樣的辜負,就算拒絕,也要仔細評估對方的要求,看是否能幫上一部分。如果真的沒辦法,也請記得這次的拒絕,之後有空時主動聯繫對方,詢問是否需要協助。

比起輕率地答應,或以為拒絕就是句點,我想這樣帶有溫度的互動,更能維繫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才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

想好最壞的狀況,想好該怎麼回應他人的信賴,清楚自己不該為了這份不屬於自己的信任,失去真正的信任,再想想信譽是如此閃閃發亮的易碎品,或許,我們就能深呼吸幾口氣,帶著還是控制不住依然有點發抖的口吻跟主管或同事說

「這…有點難。可以給我點時間,再想一想好嗎?」

(編按:到底在現實與夢幻之間,我們該怎麼做?這篇或許可以找到答案~「成為實現自己理想的人 – Nelson Mandela」)

本文作者任職中研院的EE PhD,曾於德國、香港、日本、美國外派研究。 喜歡將理工的訓練應用來觀察生活,推廣數學教育。受邀至多所大學、高中演講。 現為聯合報《閱讀數學》、CAREhER 、有物報告 (yowureport)、今周刊、均一教育平台、泛科學(PanSci)、果殼網專欄作家,著有散文集《再見,爸爸》,譯有科幻小說《平面國》。 最愛的名言是 : "If people do not believe that mathematics is simple, it is only because they do not realize how complicated life is." 個人臉書請點此

歡迎前往CAREhER閱讀更多文章,加入CAREhER 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