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編按:關於家庭、愛情或生活,推薦這一篇~「改變人生方向的 2 個關鍵時間」)

每個性別,每個民族,每個文化,甚至每個小圈圈都有它的「刻板印象」。

有了小孩之後,我才發現原來在家當媽媽的女人很容易被歸類為「沒事業心的女人」。相對的,看到一個在金字塔上方的女人,我常假設她不是沒結婚就是沒小孩。這樣的「刻板印象」並不侷限于女人。看到一個全職爸爸,我(羞愧的)懷疑他的「上進心」。看到當上大老闆的男人,我也很自然的假設他一定「忙到沒時間陪家人」。

不知何時,「家庭與事業不能同時兼顧」這個假設,已經成為我們賦予在別人與自己身上的刻板印象。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連想都不想,就直接認定我們必須在家庭和事業當中二選一。

兩者兼顧不應該是夢想

觀察我身邊擁有家庭與事業的女性們(包括兼差當小提琴老師的全職媽媽,每天準時五點半下班陪小孩的全職律師媽媽,哈佛畢業 McKinsey 前顧問的全職媽媽),再看看金字塔上方擁有家庭與事業的女人(包括臉書的 Sandy Sandelberg,Sara Lee 的前執行長 Brenda Barnes),我發現這些女人都有一個共通點

她們都有一個相信她們,挑戰她們,與她們分擔責任的伴侶。

很幸運的,我也有個「好先生」當我的強力後盾。三年前,先生支持我辭掉穩定高薪的律師工作回家當全職媽媽;一年前,先生支持我當個創業媽媽。創立百大Online後,我最常被問的問題不是公司營運的模式或公司走向,而是「一個全職媽媽怎麼可能有時間創業?」矛盾的是,先生(也是我公司的金主)從不曾問過我這個問題。他從沒有懷疑過我是否能一人成功的分飾兩角。

最棒的啦啦隊,讓我有勇氣追夢

不管是媽媽的角色或是創業家的角色,我們(尤其是女人)都需要一個人真心相信我們能做得到,而且能做得好。我不認為有人真的擁有與生俱來當個好媽媽的特質,更別說現代女人了。

結婚時我除了泡麵和煎蛋,不會任何其他料理(甚至連大同電鍋都不會用)。先生怕他娶了我之後會餓死,還抽空修了一堂烹飪課。有了孩子後,我從離乳食開始學,現在已經可以在三十分鐘內變出四道菜。除了希望孩子健康,我學煮飯最大的動力是因為每次學會一道新的料理,先生一有機會就會跟我媽媽(或婆婆)炫耀一下。

創業也是一樣。

從一開始只會搜集資料的我,到現在能同步管理網站架構,資料管理,行銷,客戶開發,市場調查等等。我發現我不斷跟著我的夢想一起茁壯,因為每次我嘗試做一個新的東西,先生總是歎為觀止地讚美我的成果。就連之前我幼稚到因為不滿某部韓劇的結局,自己寫了人生當中第一本(應該也是最後一本)fan novel,先生也一直鼓勵我,用我很破的中文完成這個小小夢想。

我討厭「刻板印象」,因為我不喜歡在還沒有嘗試之前,就莫名的侷限自己。但讓我有勇氣當個創業媽媽,是因為有人相信我能挑戰極限。

不過信心歸信心,如果實力不夠,如何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比別人更多的事?所以強力的後盾除了對我們信心十足,還要有辦法不斷激發我們的潛能。

最強大的挑戰者,逼我不斷地加強能力去追夢

先生和我都酷愛看球,不管是棒球籃球網球足球,大學賽職業賽還是奧林匹克,我們沒有不愛的。喜歡運動的人都知道,你只要停下腳步,馬上就會被超越了。

在職場上也是一樣(尤其是創業的人),不進步就等著被淘汰。而如同運動員一樣,要不斷的以光速進步,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個比你更強的人(或至少實力相當)一起訓練。如果兩個人的強項不同,那就更好了,因為除了互補,還可以互相學習。

先生的專業領域是金融,但為了能多暸解他的工作,我去年(放棄韓劇)修了賓州大學開的免費線上 MBA 課程 – Introduction to Corporate Finance。雖然每個星期天都在趕功課,但先生還是細心的幫我檢查作業(雖然沒有成績,我還是很怕出錯!),而且一有親戚朋友來問他對某個投資案的意見,先生就會叫我先算算投資報酬率。我的專業領域是法律,所以這幾年來先生對合約的規條應該比剛畢業的法學生熟悉許多。

除了專業知識,我們在個性上,甚至在孩子的教育方面,也都是相輔相成、互相切磋。對孩子,先生比我小心謹慎,而我比較勇於嘗試。從他身上,我努力學習當個細心一點的媽媽,而我則激勵他當個輕鬆一點的爸爸。換句話說,他挑戰我把現有的責任做得更好,而我則挑戰他不斷的嘗試新的事物,學會做夢。

要想兼顧家庭和事業,有信心和實力都是必須的。但如果我一人要負責家裡大大小小所有的瑣碎事,不要說創業了,可能連睡眠都變成奢侈品。所以強力的後盾一定也要分擔家裡的責任。

分工家務的好夥伴,讓我有時間和體力去追夢

住過我們家的客人都知道,我先生在家事上面樣樣都做得比我好,而且很願意做。比較特殊的是:

我們家的分工方式不是50/50,而是80/80。

在日本住了一段時間,我發現日本客服是世界第一,是因為團隊每一個人對店裡營運的每件事情都有責任。相對的,在美國的餐廳裡,我看到負責帶客的 host 不會幫忙點菜,負責點菜的 waitress 不會幫忙送菜,負責送菜的 busboy 不會幫忙收拾。這樣的分工,只要有一個環扣慢了,整個營運就受到牽帶影響。回到日本,我看到廚師沒客人的時候會在店門口掃落葉,服務生一有喘息的時間不是拿出手機,而是過來逗我的小朋友玩。

一看之下,會覺得日本的服務生做這麼多事,一定比較累。也許吧!但當你看到其他人跟你一樣努力,也相信必要時隊友會來幫你,這個團隊就能用更少的資源發揮更大的績效。

維持一個家也是一樣。六年的婚姻裡,我的丈夫從來沒有一次跟我說:「那是你的工作。 」當孩子有了壞行為,他也從來沒有一次對我說:「你為什麼不好好教他?」雖然我們各有主要的負責工作,但我們每個人對家裡每個環扣都有責任。先生要加班或應酬時,他知道我會想辦法安頓小孩。小孩睡覺後我要工作,我知道先生會洗碗幫忙打掃家裡。所以我們能一同放心追夢,是因為相信家庭與彼此的事業都重要,而為了一起達到目標,彼此都願意在任何時間做任何需要我們去做的事。

Life Partner v.s Business Partner?

最近我的新創公司在考慮加入一個 startup accelerator,在研究了世界最有名的幾家 accelerator 後,我發現大部分居然規定申請的公司要有至少兩名創辦人。換句話說,在商圈裡,「團隊」比「個人」成功的機率高很多(當然前提是你的團隊一級棒)。

人生裡呢?你想打團體戰還是個人戰?

我常聽未婚的朋友說要先拼事業,以後再想婚姻家庭。我也常聽媽媽朋友因為太忙太累,不得已要將小孩提早送學校。我更常聽到男人因為事業太忙,所以沒時間陪家人。我絕不是在批評這些人,而是覺得很可惜。雖然有很多現實的大環境問題(像某某行業工作時間就是要這麼長),但至少我們能做的是先改變這種做不到的態度。

等有一天我們強大了,也許我們就有機會改變大環境。現在的我雖然只能鼓勵全職媽媽加入我的新創公司,但我期望有一天能像 Sabrina Parsons (Palo Alto Software 創辦人) 一樣,在公司裡設一個空間給員工的孩子使用,讓員工更方便兼顧家庭與事業。

前陣子看到一位創業女人寫給先生的一封情書,由衷地將自己的成就歸功于她背後的「好先生」。因為有他,她感覺無人能敵。因為有他,她有勇氣去面對更多的風險。因為有他,她勇敢追夢。

我也是如此的幸運,但我覺得我不應該是例外。以前常聽人說,成功的男人後面有個偉大的女人,但我們這一代有機會讓彼此都成為既成功又偉大的人。如果能有更多人願意不斷的伸展自己,輔佐他人的夢想,給彼此機會挑戰這個「刻板印象」,那也許有一天,我們的假設就不是「家庭與事業無法同時兼顧」而是「家庭與事業一定可以同時兼顧」了。

延伸~來看看 Sheryl Sandberg 對於女性兼顧事業與家庭的看法:女性的迷思:只要努力,我就能兼顧事業與家庭

(編按:人生中,我們對每一階段都需要有一定的信心。推薦本篇好文~真正的自信:從容不迫的氣場力量

(本文轉載自 CAREhER網站,本文作者為X 世代的女人,由化學工程師轉成律師,後又轉成一個媽媽創業家和專欄作家。目標是不停的蛻變自己,找尋屬於自己的 X 元素)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