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傾斜的世界,愛,會強悍地撐起整片天空!

成功不是超越別人,是幫助別人超越他自己!

分數被上帝「歸零」時,仍願意當世界的分母,去幫助他人「從-0.5分進步到+1分」,我們的快樂將會無限巨大,就像你現在拿起計算機,輸入1/0一般,得到的永遠是無限大,即使在死亡之前……

(編按:當老師的故事在你閱讀前,一位父親對孩子的影響一樣深遠,值得先閱讀「爸,太乾淨的手賺不了錢!我從父親身上學到「耐髒力」,讓自己無可取代」)

「請問張老師,指導直笛隊很累,那…那妳生病之後,是否會覺得指導直笛會拖累妳的病情?」新聞社的學生問的吞吞吐吐,因為室內每個人都知道受訪者的狀況,大家都避諱講出「癌」這個字。

「拖…拖什麼?」張以玲老師雖然蓋著被子,躺在床上,仍然中氣十足。

「我是說拖…指導直笛隊這麼累,會不會拖累老師的病情?」第一個問題就問的「落漆」,學生有點緊張。

「怎麼會呢?我做的很開心啊!」以玲老師聲音充滿了笑意:「做的是我喜歡的事,我怎麼會累呢?」

四十七歲的張以玲老師是「金牌」老師,曾帶領二林中正國小直笛隊在縣賽十一連霸,但六年前發現得了大腸癌,期間經過三次手術與多次化療,卻在一年多前發現癌細胞已經移轉。2013年以玲老師辦理退休,二林高中國中部卻在十月成立直笛隊,央求以玲老師指導,難怪學生會問此問題。

「你知道嗎,指導學生時好快樂,看著學生進步時,根本就忘了痛。」

忘了痛?我聽說癌末的痛,有些人會痛到地上打滾。前一天觀看網路影片時,發現去年十二月縣賽時,以玲老師還能自行走上台,但到了今年三月的全國賽時,她只能坐在輪椅指揮。

「以玲老師,」我不禁納悶:「妳是如何讓只練兩個月的隊伍拿到全縣冠軍的?」

「這得感謝我的病。因為這個病,讓我知道時間的價值,我教學變得更有方法,更有效率。去年拿到縣賽冠軍後,我知道已經轉移到骨頭,就決定不再進醫院,想把這些所謂治療的時間拿來多教一些孩子吹笛子,我跟學生說:『拿到全國賽冠軍後,我們一起去日本參加木笛大賽,老師會陪你們活到明年。』結果真的拿到全國賽冠軍後,我要老公推著輪椅也要把我推到日本看孩子,他們人生地不熟的,在日本沒人照顧,真的很可憐。」

一個生活無法自理的病人,念茲在茲的竟然都是「照顧別人」?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聽說二林高中四重奏在日本拿了金賞?」我以為以玲老師和我一樣,以教出金牌學生為最大成就。

「是啊!但我覺得我教學生涯得到最大的獎不是金賞或花村賞,而是最後一名。」

「最後一名?」我和學生同時驚呼。

「是啊,」這時以玲老師的同事幫她調整一下坐姿,她目光熠熠,迫不及待繼續說:「這又得要感謝我的病。」

「生病後,不得不退休,時間空了出來,我開始有機會接觸向日葵學園的孩子。他們是國中的中輟生,人生已是負分。當我第一次上課時,他們都趴在桌上睡覺,但幾週後,我還未到教室,已聽到悠揚的直笛聲。他們越練越有成就感,最後連午休時間也練,逼的學校要制定辦法,不讓他們的練習吵到別班。」

「哇!這怎麼辦到的?」室內眾人面面相覷。

「人為什麼會中輟呢,那是因為對自己沒信心,能教到他們,我當然要把握機會,建立他們的信心。我告訴他們,除非他們淘汰自己,否則沒人有資格淘汰他們。所以我期許他們超越自己,挑戰縣賽。但從負分到正分,累積信心是一條漫長的路,他們練習時,只敢吹給田裡的農夫聽。」

此時眾人一陣哄笑,覺得這太有梗了。

「縣賽前,有學生竟然說,譜都忘光了,我趕快安慰他們說,沒關係,老師陪你們從頭再練一遍。結果他們因為人數不足15人,被扣了分,只拿到『最後一名』,但因為分數達到水準,也拿到甲等獎狀。當他們拿到獎狀時,有些人激動的抱住我說:『老師,這是我這輩子的第一張獎狀!我不敢相信,我會吹直笛耶!』我知道他們開始對自己有信心了。」

我猛點頭,眼眶有點潮濕,因為自己從小就不是一個有信心的人,知道那一點點小成功是多麼的可貴。「以玲老師,」我敲敲邊鼓:「他們的生命現在不是負分了!」

「是啊,有這個1,他們開始可以自己再加更多0,變成10,100,1000…。今年向日葵學園四位女孩參加彰化縣直笛比賽,真的進步到國中組重奏第四名,但我覺得他們得過的『最後一名』是我得過最大的獎,比過去的十一連霸都珍貴。真的,這半年,是我生命最豐富、最精彩的時刻。」

那一霎那,突然覺得非常羞愧,因為在學校,自己一直把教學重心放在得獎,甚至被社會價值制約,追逐名校光環,會對學校未能收到資質最好的學生,感到氣餒。其實,都是台灣的孩子,管他考幾分進來,我為什麼不能對需要鼓勵的孩子,投入更多的關注呢?

訪談後,新聞社員希望以玲老師送給校刊讀者一句話。

老師不加思索:「成功不是超越別人,是幫助別人超越他自己!」

多麼擲地有聲的一句話!

告別時,告訴以玲老師,自己會寫一本新書,會將她的故事寫在書裡,預計十月會出版。

「好,我會努力活到那個時候!」叨擾一個多小時,以玲老師依然笑語晏晏。

回程的途中,我握著方向盤,想起24歲那年,雙胞胎哥哥罹癌後,我開始畏懼在時間大神前繳械,害怕在風停處,發覺自己是一個沒有故事的人,但此時,兩旁路樹篩下的光影,開始安靜整理自己的思緒,好像有人跟我說:「依然傾斜的世界,愛會強悍的撐起整片天空」。我向右座的遠芬道謝,謝謝她帶我們來上這一堂台灣版的「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上過以玲老師這堂課,一些長久揣在心中的價值,似乎開始有了重量:

是的,我們都被制約在一個充滿競爭,追求高分的世界;但有競爭就會有失意,求高分就會有價值扭曲,因此,不管是在工作或升學,我們常會對自己手中的分數不滿意,我們會忘了,這世上有些人永遠是負分的。

但如果我們能學習到,即使分數被上帝「歸零」時,仍願意當世界的分母,去幫助他人「從-0.5分進步到+1分」,我們的快樂將會無限巨大,就像你現在拿起計算機,輸入1/0一般,得到的永遠是無限大,即使在死亡之前……

(編按:「能力:永遠無法應付世界,不表示你要失去下場挑戰的勇氣」,即使老師已經生病,但她依然用他最大的能力,來將愛給更多的學生)

(本文轉載自 蔡淇華老師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