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二那年,寄宿國文老師家,晚上當我沉浸在《聊齋誌異》時,老師搶過書,一個巴掌過來:「不看課內書,看什麼課外書?」

我低著頭,耳朵辣紅嗡嗡作響,直說:「下次不敢……」

但閱讀成癮後戒不掉,我一生受益,那是我隨時可汲取的養分。

雙胞胎哥哥亦常自詡是閱讀的最大受益者。

小學時,導師在教室後面擺上幾百本中華兒童叢書,全班會比賽閱讀量,三哥和我就這樣養成閱讀的習慣。三哥專科念最後一個志願,但他進入職場後,仍然手不釋卷,靠「閱讀力」,成為四家公司的老闆。他最常說:「我不害怕雇用後段生,因為我自己就是;但我害怕的是,他們沒養成終身閱讀的習慣。」

現年三十歲的學生韋仲,大學畢業後才決定從事餐飲業。在台灣當學徒時,師傅常說:「學我做,別問那麼多。」但一位名滿雪梨的明星級主廚提醒他:「去閱讀吧,其實我講的書本裡都有。」韋仲聽了進去,結果他半年內成為雪梨競相報導的甜點主廚,就連薪水也連跳三倍。

暑假與韋仲餐敘時,他不斷強調:「沒有閱讀,就沒有現在的我。」

現在校園裡推廣閱讀的最大阻礙仍是:要考試、要趕課本進度。然而,自從廢掉國編本後,會考各科就著重於不用死背的「閱讀理解」。

但是,閱讀沒有量變,就不可能質變為理解力。可惜,許多國文老師仍堅守課本,為了「服務課本」,排了大量考試,學生當然沒有時間課外閱讀。

彰化鹿鳴國中楊志朗老師,在教室後面堆滿自己篩選後捐贈的課外書,要求學生每天至少讀一個小時,回家後還要寫閱讀心得。志朗老師總是快速帶過課本,幾乎不排考試,把最多的時間花在詢問學生的閱讀理解,寒暑假就讀經典小說加強文言文,月考時也學會考,只考課外。結果曾經一個班考上16個第一志願(前一屆全校只上一個彰女)。最近帶畢業的班,全班基測作文沒有人低分。鹿鳴國中也從15班,成長到今年的35班。

日前接到一個老同事的電話:「我今年帶國一,全班三十個,十個是外配的孩子,五個母親來自對岸,學生乖,但學業差,我不想排那麼多考試打擊他們,我想把重點放在閱讀上。」

我呼應她:「PISA研究早就證明,鬆綁與自主的芬蘭學校,可以教出最強的國民,所以國教對台灣鬆了綁,但許多老師不敢自主,還要把自己和學生綁在同一條繩子上。」

「但我不敢這樣做,」老同事仍有畏懼:「我怕月考考不好,怕同科反對……」

掛斷電話後,我突然想起那年挨耳光後,真正想說的不是「下次不敢了」,而是三十年一直說不出口的:「老師,放手讓我讀吧!」

(編按~我們常常會因為太忙或太懶,而忘了心中充滿感謝~說話算話是新能力!最常見學生說:我忘了,有的連一句對不起也沒有

本文轉載自【2014/11/01 聯合報】,歡迎加入蔡淇華老師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