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下麥克風,臺下200多位台中市的教官開始鼓掌,但仍個個端坐挺拔,我瞥見右側的水藍軍裝,和30年前一樣沒有褪色,不禁雙膝併攏,五指劃向右眉….

30多年前,很難喜歡教官。撞個球,有事;帶菸,也有事。自認素行不良,看到校園裡的軍服,躲遠一點為妙。但高二被人放話下課要堵時,我竟不自覺走進教官室。

「教官,請問你幾點要離校?」

「大概再半個小時吧,」著水藍空軍軍裝的年輕教官回問我:「有什麼事嗎?」

「呵呵,也沒什麼事,就…就…」我突然急中生智:「教官,我可不可以放學後,以後每天跟你一起出校門?」

「當然可以啊,但…」

「嘿,教官你就不要問了。」

以後40天,我有軍官當保鑣走出校門,平安度劫。教官其實不知道,我書包是帶刀的。

但該躲的總是躲不過,那天還是出事了。

休學的兩個同學,穿回以前的制服,在校園裡拔腿狂追我,我不自覺衝進教官室,尋找藍天。水藍軍裝教官才兩條槓,但扛起我所有的恐懼,他打電話給兩造家長,火速簽訂切結書,結束了我青春期最大的噩夢。但我竟一直忘了向他說聲「謝謝」。

進入職場後,服務的的第一個學校裡,教官大都和顏悅色,疾言厲色的教官逐年罕見。幾年後,隔壁班的一個男生將在這所學校的回憶拍成電影,叫「那些年…」,與我不錯的記憶有段距離,片中的教官被刻版化,可能是為了戲劇效果的不得不然。

民國88年我考轉台中太平剛升格的完全中學。一進去就耳聞此地民風強悍,學校成立才8年,畢業生已有40多人被提報管訓,還有一位老師被學生活活氣死。果不其然,我們帶的高一學生,一開學就整班被國三生圍毆。但奇怪的是,3年過去後,校風丕變,學生習文知禮。我曾問一位國中部的「大哥」,為何他漸漸不惹事了,他搔搔頭,不好意思說:「我們怕穿軍服的。」

「哇!哇!哇!」我心中不禁大喊,想不到一個問題學校,因為教官的導入,管訓學生數降為零,這救了許多孩子,也救了許多家庭,在沒有戰爭的年代,軍人一樣保家衛國。

現在年紀漸長,學校的教官竟然都比自己年紀小,他們處事明快的風格依舊不變,一樣每天起的最早站路口,一樣下班最晚收糾察,他們越來越年輕,多了活潑與柔軟,一樣陪著高中生、大專生,走過生澀、無怨的青春。

然而,若無變數,再7年,教官依法將告別校園。不管大家成長的經驗中,對教官的觀感如何?但我不會忘記,那水藍軍服陪我走向大路的那一段,所以那天,我五指並攏如軍刀,用力劃向右眉,向眼前200多位永遠年輕的軍官,大聲喊出30年前早該喊出的話:

「謝謝你,教官!」

本文轉載自【2014/11/29 聯合報】,歡迎加入蔡淇華老師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