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秦始皇燒書都燒完/我不必讀到三點半/如果周公真的忙著治天下/何必不斷催我入夢鄉…」

台上新加坡浸濡參訪團的高中生唱著俏皮的歌曲,可愛極了,連忙詢問身旁的帶隊老師。

「喔,那是新謠,梁文福的『歷史考試前夕』。」在新加坡土生土長的L說。 

「新謠?梁文福?」生平所未聞,連忙上網搜尋,才了解在20世紀80年代,新加坡出現了一種風潮,比台灣民歌晚幾年,校園中的學子們,開始創作和演唱自己的歌曲,這就是盛極一時的「新謠」。

我憶起起1990年在台北寫廣告時,來自大馬的設計師M,畫畫時常常哼著一首輕柔的歌:

「寫一首歌給你/歌聲中輕輕地/輕輕地告訴你/一季節的美麗」

問他什麼歌?「梁文福的『寫一首歌給你』!」M當時沒告訴我這是新謠,想不到二十多年後,再次聽到梁文福的歌。

「我生在大馬,」M說:「卻是聽台灣的流行歌長大,連新謠都受台灣民歌很深的影響。」

浸濡團另一位帶隊老師P說:「我小時候在大陸常聽台灣的民歌,長大後就迷台灣的歌星。」原來P是東北人,三十幾歲時帶著四歲的女兒入籍新加坡,至今已十五年。P的女兒去年錄取第一志願新加坡國立大學與北京大學,但卻私下偷偷申請台大中文,錄取後毅然選擇台大。「我女兒來台灣一次後就愛上了,她太喜歡台灣的『人味』了。」

經歷過文革的P有感而發:「文革後,大陸對文化的破壞太大了,但中華文化的溫柔敦厚,卻活在台灣人的身上。以前我看到你們劍拔弩張的政論節目,會想,台灣怎麼了,但現在,哈,我不會再被台灣的政論節目給騙了,現在我知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臺灣了!」

「我也這麼覺得,」雪岩在一旁搭腔,她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大二生,三個月前我向AIESEC申請,結果媒介她來學校當國際志工。雪岩三年前讀高中時,也隨著浸濡團來台二週,此後她走遍世界十餘國,卻一直忘不了台灣的美食,和最重要的,濃的化不開的人情味。

「這是我第四次來台灣了,」在中國與新加坡生活超過50年的P補充:「我香港的朋友最近也一樣,每年總要來台灣一趟,她說台灣是華人文化的原鄉。」

「原鄉?好熟悉又好陌生的名字。」

此時浸濡團同學的表演已到了尾聲,他們唱起新加坡國慶日時一定要唱的歌Home:

This is home surely, as my senses tell me

This is where I won't be alone, for this is where I know it's home.

我的眼眶溼溼的,連忙轉過頭去。我知道有一群人,心中潛藏著共同的伏流,那是文化的原鄉,像是燒書的都叫秦始皇,課堂中都有周公負責催人入夢鄉。所以我們可以唱同樣的歌,懷一樣的鄉愁。

但我知道,自己的土地還埋著另一道歷史的伏流,那是痛覺的來處,一接近它,就會洶湧出,可以淹沒一座島的恩怨、情仇。然後,印象中可愛的的台灣人,會瞬間張牙舞爪,開始咒罵、自憐、和孤單。

那是條悠悠的伏流,我在等待匯流那天,一條一條,流向叫做家的所在,然後,最熱情的島民們,也可以像台上的孩子一樣,大聲唱著:

This is where I won't be alone, for this is where I know it's home… Our home.....

(本文轉載自【2014/12/17聯合報】,歡迎加入蔡淇華老師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