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philia17,CC BY2.0

學測放榜了,90%的人都至少一兩科垮了,但他的生命是否也該垮了?

其實,不是這樣子的,愛因斯坦就垮了一次,而且,垮得很慘......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來斷定一條魚,魚一生都會相信自己是愚蠢的。 ── 愛因斯坦

寒假帶女兒回學校拿東西,女兒隨口嘟嚷:「我不喜歡回到這個傷心的地方。」

「蛤!」我很訝異:「國中的老師不是都對你很好嗎?」

「老師都很好,但在這裡我是白痴。」

我終於懂女兒的意思,原來唸國中時,數理科讓她苦不堪言,算數學常算到哭,就算盡了全力,熬夜拼搏,月考成績也只能落在中段。

聯考後,同仁的小孩過半上第一志願,其他也都唸明星高中,就自己女兒落點PR六十幾,連自己學校的高中部都考不上。

決定讓女兒念高職,同事很驚訝,連女兒自己都不置可否,所以我必須先說服她:「你覺得爸爸做事是不是很有信心?」

「超臭屁,超有信心!」

「但爸爸過去很沒信心,因為爸爸數理也不好,所以高中考兩次,大學數學考12分,結果只能唸私校,但因為學業的打擊,長期自我期許不足,大學念到重補修太多,要補到第五年才能畢業。」

「那奇怪,為什麼你現在變的自信到有點自大?」

「哈,那是因為我畢業後選擇自己擅長的跑道。我發覺當英文老師,只考國文、英文兩科,剛好這是我擅長的科目,結果怎麼考怎麼上,才知道以前中學比五科,我是白痴,但現在只比兩科,我是天才。

「爸,我好像懂了,我不想再當白癡了。」

「所以我們不要再唸五科都很重的高中,我們唸高職好嗎?」

女兒接受了,雖然高職也有數理史地,但課程輕,難度低,女兒竟然喜歡上了數學:「爸,大人為什麼自以為是,老給我們太難的課程,然後說,這適合我們的程度?其實高職的數學不難,我反而愈做越有信心。」

「大概是制定課程的教授和老師,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和他們一樣會唸書吧!」我只能如此自嘲。

女兒在高職如魚得水,最後考上第一志願,現在自信心十足,不僅當上系學會副會長,還敢一人站在台前,帶幾百人跳舞,和以前的退縮膽怯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爸,我很幸運是你生的,因為你知道哪一條路適合我,如果我是別人的女兒,我現在還會自覺是個白痴」。那天回程在車上,女兒有感而發。

愛因斯坦曾說:「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來斷定一條魚,魚一生都會相信自己很愚蠢。」

因為即使是愛因斯坦,高中時都因為背科不行被退學,結果不能在德國考大學,只能跑到瑞士唸一所「重視理解不重死背」的高中,最後世界誕生了這位不世出的物理天才。

在我所任教的高中裡,有一大半的學生因為「總分不高」,自信心低落,但我知道他們都是某幾科的天才,所以他們在考指考時,大都能考到自己理想的校系。

然而台灣目前高教的趨勢是減少指考名額,最後要廢掉指考。

雖然教育部強調未來的「新型學測」會保留指考精神,但我們都知道,現在全國前幾志願的學校仍採計「五科總分」,全國的孩子還被制度綁架,沒有腳的被迫要去爬樹,沒有鰭的被迫要去游泳,最後大家都痛苦活著,缺乏自信與創造力,一個國家的整體國力就下滑了。

一個國家可能只需要1/10之一的人五科全能,其他的人好好學習及發揮自己的天份即可,我和女兒,甚至是愛因斯坦,都屬於後者。

我們選擇不和所有的人爬同一棵樹,毅然跳進屬於自己的河流後,開始用自己的鰭,去界定世界的疆域。

但那滯留在樹上的歲月,好苦。

在涵育百川的大地上,還有許多新生代,搞不清楚自己肩上長出的,是翅膀還是鰭?但希望「被認為是萬能」的學者和老師能懂,能懂得幫助那些有強壯背鰭的「異類」,不要再去爬樹,讓他們勇敢游進自己的那條河吧!

(本文轉載自蔡淇華老師facebook

【書,是為了自己而讀】

老師,放手讓我讀吧!

讀過的書;記得的叫知識,忘記的變氣質!

杜書伍:「將心」的閱讀心態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