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flickr@lucaserazzi CC BY 2.0

「兄弟,我們到地獄救人去!」死黨石頭在獄中整整待了8年,出來後,他變了一個人。

「救誰?」

「救正被這個世界慢慢往地獄推的年輕人。」

我知道石頭在講甚麼了。

才出來兩個月,我們幾個高中死黨就迫不及待聚了幾次,聚會時,石頭不斷重複他在獄中的見聞:「四年前在監獄工廠,吸毒犯不到三分之一,但一年前已增加到二分之一強,現在台灣的監獄都被煙毒犯塞爆了,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毒品滲透到校園有多嚴重嗎?」

我知道,因為一位當「大哥」的親人在過年時也跟我聊過毒品:「我答應你絕對不碰毒,但我底下的小弟和小姐,很少不碰毒的。現在的兄弟和以前不一樣了,有錢才是老大,而搞錢最快的方式就是賣毒品。要賣的多,就是找下線,下線哪裡找?當然是校園。兄弟會先吸收國中以上的學生,先讓他們吸上癮,等到零用錢不夠買毒了,只好『下海』賣毒給同學,很快一個學校就淪陷了。」

大學同學,電影導演C上次會面時,曾憂心忡忡說:「我到南部一所監獄拍片時才發現,裡頭關了幾百個愛滋病患者,幾乎都是走水路(指毒品靜脈注射)共用針頭引起的。」

「一碰毒品,幾乎就救不回來了,」當警官的死黨曾開玩笑說:「十個煙毒犯有九個會回籠,另一個是死在外面。」

石頭一開始在獄中有嚴重憂鬱症,認為自己罪孽深重,百身莫贖,也從不相信自己能活著走出鐵窗。

但他之後有了宗教信仰,時常想起二審開庭時,林姓女審判長,義正詞嚴地告訴檢察官:「本案不是判多重的問題,而是應為國家留一個人才,讓他出獄後為國家和社會多做點事,來彌補他所犯的錯。」

出獄後,石頭去找在獄中幫助他最多,更生團契的黃明鎮牧師,一起協助輔導年輕的更生人,發覺毒品是傷害下一代最大的惡瘤。石頭覺得幫助這群誤入歧途的年輕人走回正軌,是他現在責無旁貸的天命。

其實這幾年當局不是沒看到問題的沉疴,也不是不想做點事,校園的「紫錐花」開放有年,各校驗尿、反毒慢跑、反毒海報、反毒熱舞、反毒球賽,也從來沒停過,但吸毒人口就是在這幾年直往上飆。一位國中的畢業生曾告訴我:「我們學校整個淪陷了,學生都知道誰在吸毒,只有老師不知道。吸毒的男同學上高中後,容易被幫派吸收,女生則容易走上特種營業,或被特種營業用毒品控制,一輩子翻不了身。」

學者但昭偉曾說過,品格教育會失敗,其中一個原因是「品格教育推動者大多沒壞過。」

但石頭團契中的更生人,因為「壞過」,懂得一個學生染毒的過程,也更能現身說法,將一腳踏進地獄的年輕染毒者,一個個救回來。

所以,既然做了那麼多年的慢跑、海報、熱舞、球賽都遏止不了下一代失速往毒品靠攏,我們是否可以讓更多的更生人,或因吸毒而差點毀掉一生,這些「下過地獄」的人,也走入校園,告訴他們(或驚嚇他們、制約他們),下地獄的代價,遠非他們可以承受。

石頭一直想起審判長講的另一句話:「國家要培養一位人才不容易,要毀掉一個人卻很容易。」

現在是一代人整個要被毒品毀掉。去年衛福部推估台灣多達20餘萬人用毒,一國之人,非法濫用藥物竟超過1個百分點,其中,又以年輕族群為最大宗,我們怎能不心急。

面對從毒品、幫派、到整個世代的沉淪,整個國家像正打敗仗的軍隊,我們真的不能再沿用過去那些失敗的戰術。

或許該是校園開始與更生人合作的時候了,曾經撞過地底的石頭,其實都是強度最夠,最能引導年輕人的拳頭!

所以,好不好?明日起讓我們改變戰術,一起到地獄救人吧!

【延伸閱讀】

酗酒與毒癮,何者比較危險?

不歸路上徬徨人

各國政府缺錢,拼經濟得靠毒品和賣淫?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