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flickr@Twentyfour Students CC BY-SA 2.0

珍惜你的「怪」,那是一顆「聖心」

「來,這個女生臭,欠修理!」

坐在我隔壁的J,被男生輪流拿著課本打頭,J生氣瞪著他們,但小學生沒有理性可言,啪!啪!又是兩下。

「你很奇怪,你為何不一起打?」好朋友把課本也塞進我手裡。啪!我輕輕打了一下,J轉過頭來,兩眼圓睜,那憤怒、哀怨的眼神,我一輩子忘不了。

二十年後,我在故鄉小鎮的街上遇見了J。

她推著一輛嬰兒車,媽媽和小孩都美。J的酒窩還在,但小四時,沒人會注意到她的酒窩,大家只看到她的黑皮膚。

她會被「標籤化」,是因為她的成績永遠是最後一名(天哪,原來這個世界,曾經有個時空,人們會歧視成績不好的人,或是,逼他要歧視他自己)。

那天,J的皮膚變的比我還白,跟街上亮晃晃的陽光一樣白皙,但我不敢上前去敘舊,因為我心中有一個黑暗的角落,見不得光──我曾經也是揮手的人之一。

但不幸的是,後來我又允許心中長出另一處暗角。

高二時,「玩弄」L是全班大部分男生下課時共同的娛樂,其實因為讀的是男校,全校一個女生都沒有,所以女性化的L,就變成了「異類」。

那票男生的「娛樂儀式」常這樣進行──最矮最黑的男生站在L身後,做出猥褻的動作,其他人圍成一個圈,大聲有節奏的吶喊。

被嚇的「花容失色」的L,一直尖叫:「不要,你們不要!」

但L越抵抗,圍繞的野人越興奮,越不肯讓圍在中間的獵物逃離。

我覺得怪怪的,但沒有伸出援手,真的,直到畢業,都沒有人伸出援手。一個,都沒有。

畢業典禮後,我到班上要拿回自己的物品,路過的L突然叫住我:「我看到你在中市青年的文章,寫的很好,以後要繼續寫喔!」

「謝謝!謝謝!謝謝….」我不知說了幾聲謝謝,但我知道那時真正想說出口的是「對不起,對不起那個時候沒幫你。」

L走進六月的陽光裡,從此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但他又成了我心中的一道陰影──我明明感覺「奇怪」,明明感覺「可以做點什麼」?但沒有,整整兩年,我忽視、我漠視,一個心地那麼溫暖的人。

當谷哥問世時,我突然想到L,鍵入他的名字後,出現一位粗獷、留著絡腮鬍的執業律師,五官仍是他,照資料撥了電話過去。

「你好,我是L。」聲音變的好渾厚。

「我是淇華,你的高中同學,記不記得,你曾經鼓勵我…」

「對不起,我不記得有這個人。」電話瞬時掛斷。

我知道,那是L,但他只想與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告別,因為,那太痛了。

2014年,一部電影,又讓我感覺到L的痛。

那部叫做《模仿遊戲》的電影,講述的,是英國數學家艾倫•圖靈在二戰中,幫助盟軍破譯納粹密碼的真實故事。

圖靈促成二次大戰提早結束,超過1400萬人因為他得以避開戰火,但是「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這世界回報圖靈的,竟是判他猥褻罪,罰他化學閹割來代替入獄,只因為他的「奇怪」──圖靈是同性戀。曾經,同性戀是有罪的。

今天,在大部分國家,同性戀已不會被定罪,但這世上,仍存在許多群眾「默許」、甚至「認可」的規則,正處罰那些被認為「奇怪」的人。

例如就讀大一的D,年初回校時的分享:「學長說,我不喝酒,就是怪,就是不合群。但我就是不喝,結果被警告無數次,還好有人幫忙,勉強喝幾口,應付了過去。但其他同學就只有兩個下場,一是喝到吐,二是被揍。上個月還有人喝到住院。」他們是大學生,但已不加思辯,就對成人世界的「拼酒文化」照單全收。

「合群」,多麼熟悉的美德,那是四育之一,但卻被我輩如此濫用,去霸凌「奇怪」的少數。

是的,那是「霸凌」,是群眾的盲目,是集體的失智,是連「王法」都可以踩在腳下的「霸凌」,就像是在北部當警察的學生M的遭遇。

M到警局報到的第一個月,學長送給他一本存摺。

「為什麼是我的名字?為什麼裡面還有錢?」

「別問那麼多,拿就對了,以後每個月都有。」

第二個月,M退回了存摺,但M也很快的被調到山裡的分局。三年後,山裡的M仍心存憤懣,但當他在電視上看到以前的同僚因東窗事發,集體被收押時,他開始感謝自己的「怪」。

M那天回校,已是滿目風霜,看不出他三十歲不到,

「老師,」M那日直抒胸噫:「這世界有許多奇奇怪怪的潛規則,叫學弟妹們接觸後,要稍微想一下,如果覺得『怪怪』的,就不要照單全收。」

那日和M握手道別時,我們的手都握的很重,知道很多話,只能握在手裡,怕一旦張開手,隨風四散的話語,要「橫眉冷對千夫指」。

這些年,當我看到霸凌的新聞時,就會想到J,想到L;在報上看到有大學生拼酒暴斃的事件時,會想到D;在電視上看到一批批正值壯年的公務人員,被關進牢籠時,會想到M。他們都「怪」,也都因「怪」所苦。

三年前認識波士頓的中文老師時,對她名字中的「圣」字感到非常的好奇。 

●「『圣』是『聖』字的簡體。」

經她一解釋,我突然有了奇怪的聯想,那麼「怪」,不就是一顆「聖心」嗎?

哇,好棒的解釋。

如果大家都珍惜「非我族類者」的一顆「聖心」,那麼世界上就可以少掉許多因「怪」所苦的人。

當我從職場進入學校後,我仍習慣用企業的眼光去看待教育的一切,於是「怪」,就成為我身上的標籤;「不合群」也成為許多同仁對我的看法,但感謝他們,慢慢能包容我的「怪」,而我也堅持不放棄我的「怪」,甚至將自己對世界「怪異」的看法,書寫下來,成為第一本、第二本、甚至第三本書。

原來,要接近自己的夢想,任何人都不能放棄自己的「怪」,如同發明世界第一部電腦的圖靈說的話──「有時候,正是無人注目的凡人,立下無人想像的壯舉。」

這個習慣對「怪」殘忍的世界,已經犧牲了一個圖靈、一個J、一個L、一個D……。

但今天起,我們不需要再玩群眾麻木的《模仿遊戲》,我們可以學著「見怪不怪」,因為那奇特的言語或行為背後,可能藏著一顆──「聖潔的心」!

(本文轉載自蔡淇華臉書

【延伸閱讀】

鍛鍊你的「正面思考」:讓它回擊人生挫折的突襲

面對霸凌,請先學會與自己相處

6場TED演講,讓你看見自己的力量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