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去!去讀冊!阿嬤昧要緊,緊轉去厝仔讀冊!聯考卡重要,緊轉去。」

學生寫他聯考前一天,到醫院探視癌末的祖母,祖母生氣的趕他回去唸書,等他考完,從考場飛車到醫院──

祖母剛走,手還是溫的,手裡還握著東西,孫子求來的平安符。

我看到學生寫的對話,眼淚就忍不住落下。沒幾個字,但一個一生奉獻給子女,到死前還只掛念著孫子的台灣阿嬤原型,就在眼前。

學生的阿嬤雖然往生了,但他寫的對話,把阿嬤給寫活了。

因為阿嬤只講方言,若將對話改為「去,去讀書,祖母沒問題,快回家讀書,聯考比較重要,快回去讀書。」感覺整個阿嬤的容色形骸都頓失興味。可見使用對話時,一定要記得「什麼人說什麼話」。

所以有日常「偷聽」、「默記」眾生對話習慣的寫者,更能寫出活靈活現的對話

今日散文與小說中之對話手法無奇不有,試以18歲少女鍾曉陽寫下的愛情傳奇《停車暫借問》為例:

「江媽早!」寧靜笑嘻嘻地招呼道。

  江媽亦道了早,說:「我給你端稀飯去。」

「江媽別,我到外面吃去。」

對過的房裡傳來幾聲濁重的咳嗽,和「喀啦吐」一口痰,能想像到那口痰嗒一下落在痰盂裡的重量。

寧靜湊前問:「媽昨晚怎樣了?」

「今早過來喘得什麼是的,」江媽道:「敲門不應,咱也不敢進去。」

我們發覺,鍾曉陽讓對話出現在敘述的前、中、或後,用「道」、「說」、和「問」來帶出對話。在第一句加入動作,還有標點來表現角色的情緒,幫助讀者快速認識角色。第三句連「道」、「說」和說話者都不用出現,但讀者已可從前後文判斷出說話者是寧靜。「江媽別,我到外面吃去」還顯現出寧靜體貼的特質。

最後兩句「媽昨晚怎樣了?」、「今早過來喘得什麼是的。」則有交代情節,說明事由,以側面介紹別的人物,以及慢慢堆疊戲劇張力的功能。

對話,使用的比例因人而異,像我在前幾篇曾模仿《蘇菲的世界》,全文以對話呈現,感覺比白描生動,減少閱讀時的疲憊感,收到不錯的效果。

對話,也可以精簡到成為全文的情感最凝鍊處,試讀張愛玲作品《愛》:這是真的。

有個村莊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許多人來做媒,但都沒有說成。那年她不過十五六歲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後門口,手扶著桃樹。她記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對門住的年輕人同她見過面,可是從來沒有打過招呼的,他走了過來。離得不遠,站定了,輕輕的說了一聲:

「噢,你也在這裡嗎?」

她沒有說什麼,他也沒有再說什麼,站了一會,各自走開了。

就這樣就完了。

後來這女人被親眷拐子賣到他鄉外縣去作妻,又幾次三番地被轉賣,經過無數的驚險的風波,老了的時候她還記得從前那一回事,常常說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後門口的桃樹下,那年輕人。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真正的感情常是失語的

像父親對女兒的一句「吃飽沒?」就是父親最木訥深沉的愛

而說不出的「我考的很好,阿嬤妳好走。」是無法停止的思念。

失去方寸的「噢,你也在這裏嗎?」可能是天下男子,最靠近一生摯愛那刻,最慌張,又卻最勇敢的一次對話!

而對話呵,有時得到回答,即是永恆;但若得不到回應,便成人間。

(本文轉載自蔡淇華臉書

【延伸閱讀】

真正會聊天的人,擅長傾聽

「不虞匱乏」不是最佳狀態 :我感謝當年的「沒有退路」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