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他突然回頭:「主任,聖誕快樂!」 我被他逗樂了,因為聖誕節早過去了,而且他竟然忘了他曾經很討厭我。我笑得很大聲,大到糖寶寶走遠後,聽到我的笑聲,還回頭對我笑......

「我不要跟主任合照!」糖寶寶摘下聖誕帽,甩在地上,大搖大擺,逕自往圖書館大門走出去。

“I am so sorry. I don’t know he would do that.”扮演聖誕老人的外師一臉尷尬安慰我。

“It’s Ok! I……I……”想不到平常口才便給的自己,竟然也想不出話自我解嘲。

在聖誕節當天,館裡的國際教育組長買了糖果、借了聖誕老人的服裝,在每堂下課時播放聖誕歌,然後拜託外師Jordan扮演聖誕老人。一下課,學生馬上衝到圖書館領取Jordan發放的糖果,糖寶寶也來了。

糖寶寶是個唐氏兒,這兩個星期,每天都會衝進圖書館,大喊「聖誕快樂!」他不僅拿了糖果,還抱著體型像北極熊的Jordan,好奇的摸摸Jordan的大肚子,然後興奮的與Jordan合照,拍完後,圖書館幹事叫我也一起入鏡,但「情緒很誠實」的糖寶寶根本不想與陌生人合照,馬上拂袖離去,也讓最近猛K 「特殊教育」的自己,上了真實的一課。

踱回辦公桌,看到網路上負面的聲音紛沓而來:「音樂已經打擾學校的寧靜,難道不能體諒要考學測的高三生嗎?」、「我們是教會學校嗎?」、「要洋化才能顯出我們進步嗎?」……

一波波的批評聲浪襲來,很怕阿姐(我對國際教育組長的暱稱)會受不了。

「阿姐,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

「妳…妳…妳不要太放在心上。」

「沒關係的,主任,每個人都有他的立場和文化解讀,高三導師關心學生的讀書環境,有人覺得活動的教育內涵不足,這些都有道理,我會尊重他們的意見,況且我的活動辦得有點草率,沒有事先知會其他同仁。」

「阿姐,別這麼說,妳做的很用心,妳看每個學生拿到糖果,聽到Jordan對他們說Merry Christmas時,有多快樂!反而是我沒幫上甚麼忙,很不好意思。」

「不會啦,主任,這些都是我喜歡做的事,我是國際教育組組長,本來就有義務去辦一些國際文化的相關活動。」

「可是,可是有的同仁…有的同仁…」

「主任,別擔心啦,他們都是盡責的好同仁,況且我跟他們私交很好,不會因為這樣就影響交情的。」

「哇!阿姐,妳好大氣!不像我只要跟別人意見不合,就把他貼上『敵人』的標籤。」我想起自己過去窄狹猥瑣的氣度,以前只要覺得自己出發點是對的,就「理直氣狂」,像輛坦克壓過所有不同的聲音,連傷害到別人也不肯認錯。甚至只要聽到一點點批評,就自覺委屈、到處告狀,但奇怪的是,每次將「委屈」倒帶一次,心情不但不會好轉,反而會更討厭自己。總之,我在職場上,有二十多年活在「抱怨」的惡性循環中,直到三年前遇見了讀心理的M。

「你真的想做出一點大事?」那天M突然問我。

「當然!」

「但我不認為你能做出多大的事。」

「你憑甚麼這樣說?」我超級不服氣。

「因為忍辱才能負重,在多元去中心化的後現代,想當中心的咖,一定要被打,你被打了就自怨自艾,到處樹敵,你忍不了辱,怎麼可能負重?」M的話刺中我最不堪的一面。

「那你忍的了嗎?」我還是不服。

「我不忍,我化解掉。」

「不懂,怎麼化解?」

「忍的英文是Bear,是揹負的意思,所以忍耐,是把負面情緒一直揹在身上,揹久了,誰都會瘋掉。所以忍住一時的情緒外,要諒解,才有化解。諒解的英文是Understand,也就是說,你要從每一個批評者底層(under)的意識去思考,例如他的文化背景與你不同、人格特質與你有差異、或是他天生不喜歡你。」

「如果我做的對,他憑什麼不喜歡我?」

「憑什麼全世界都要喜歡你呢?」

「他可以不喜歡我,但他不可以隨便批評我啊?」

「但你要了解,這真實的世界裡,別人可以不喜歡你,可以隨便批評你,但你也可以選擇不去討厭別人,不去批評別人。」

「好玄,不懂。」

「我們心理學的大師拉岡曾提出『鏡像理論』,他認為當人透過鏡像來認識自己,就是藉由『他者』,才認識到自己的存在。人類就是在不斷的人際互動中,形成自我形像。可惜,多數人的價值觀,都已扭曲變質,因此精神分析學者不斷強調走出鏡像的重要,也就是說,不要只從別人的眼睛去形塑自己,也要用『心眼』反射正向的鏡像給對方。

「M,你越講越玄了。」

「講白話,就是不要去恨不喜歡你的人,要用微笑面對所有的負能量,然後才能每天帶著微笑做事,等積累久了,就是大事了,就像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講的,這世界永遠圍繞著創造新價值的人運轉,而不會圍繞著每天批評的人運轉。

M的話很哲學,很宗教,我仍無法完全理會,但我開始試著不去討厭批評我的人,開始微笑思考他人的批評,好像做到M所講的,不再硬揹,而是在諒解中,負能量融化了,消解了。

今天早上乾冷,第一節下課時糖寶寶穿著短袖衝進圖書館,直呼:「好冷,好冷,要喝薑茶。」心腸軟的愛媽告訴他沒有薑茶,要拿外套給他穿,但糖寶寶就是不肯穿。

「要不要喝熱巧克力?我這裡有。」我提出建議,但又怕他討厭我。

「好!好!」

於是他興高采烈拿著我沖泡的熱巧克力離開圖書館。

「主任,我還要一杯。」第二節下課時,糖寶寶拿著空杯子衝到我前面。

「不行啦,太甜了,只能喝一杯。」愛媽連忙制止。

「可是,可是我喝了就不冷了。」

我想到他穿得少,熱量消耗得快。「好,只能再一杯,但記得以後一天最多一杯。」

跟著我走到飲水機,糖寶寶很機伶:「圖書館的飲水機壞了。」

「沒關係,」我說:「我們到走廊去。」

在走廊加完熱水後,糖寶寶的臉又笑開了,拿著熱巧克力就要回教室,這時他突然回頭:「主任,聖誕快樂!」

我被他逗樂了,因為聖誕節早過去了,而且他竟然忘了他曾經很討厭我。我笑得很大聲,大到糖寶寶走遠後,聽到我的笑聲,還回頭對我笑。

我突然決定新的一年起,要當一個不記恨的糖寶寶,然後每天對著別人大喊「聖誕快樂!」,讓這個世界每一天,都充滿聖誕的感恩,每一刻,都有善解的快樂!

【延伸閱讀】

想往上爬?先讓自己成為「可以放心的人」

真正會聊天的人,擅長傾聽

我們或許不是天使,「選擇」卻能造就我們長出光環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