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on Sense不僅僅是「常識」的意思
記得二十年前與外師Frank合作教學兩年,他最喜歡叫我摸摸他的馬尾。「油嗎?」「不油。」「Believe it or not,我兩個星期沒洗頭了。」「唉呦…..」我覺得噁心極了。「你有沒有Common Sense啊?這是台灣不是美國耶,在濕度高的地方,兩天不洗頭,就臭掉了。」Frank向我解釋他的歪理:「因為我吃生機食物,又有打坐,所以身上毒素少,頭髮就不會油。」但他話鋒一轉,突然很嚴肅的說:「其... 閱讀更多
懂得認錯,才能拿到領導權!
photo credit:flickr@Vivian Chen CC BY-ND 2.0空氣凝結,我在倒數計時。六點三十分一到,我把所有遲到的學生擋在門口:「你們不知道晚自習開始的時間嗎?如果不懂得利用時間,你晚上留下來能念多少書?」「我們籃球隊練球」、「我們熱舞社剛練完」、「今天老師留第九節加強」,學生你一言我一語,我不知道還要不要堅持。「不要有理由,遲到就要受罰,現在進去收書回家念。」為了呼應... 閱讀更多
「煩請」跨過世代的地雷
photo credit:flickr@xflickrx CC BY-SA 2.0「抱歉,你介紹的學生禮貌有問題,我不方便用。」老朋友L擔任一家刊物的總編,婉拒了我介紹的學生。連一位校刊社第一屆的學生Y都傳來訊息:「想請問老師,現在的學弟都是這樣約訪的嗎?我看到他『請於明天晚上回覆』,先內傷一次,打開檔案又內傷第二次,好難過。」Y不過二十來歲,剛拍完一部拔河的紀錄片,高二學弟想採訪她,卻讓她覺得不... 閱讀更多
想往上爬?先讓自己成為「可以放心的人」
photo credit:flickr@Ed Escueta CC BY 2.0「唉,教給你的學生,我不放心……」三年前介紹一位學生給補教界的老朋友當徒弟,近日巧遇,詢問學生近況,想不到得到令人失望的回答。「一開始教他要先搞熟字根,再把過去三十年的考題研究一遍,但半年過去,這些蹲馬步的基本工沒做好,還到處抱怨我不讓他上臺,想想算了,讓他繼續當流浪老師吧。」這真是個令人扼腕的消息,因為這個學生自名校... 閱讀更多
真正會聊天的人,擅長傾聽
photo credit:flickr@Andrey CC BY-ND 2.0得知一位念私立大學的臺南親戚,被二十多家企業錄用,其中包含臺積電和中船等知名上市公司。他給我的答案相當出人意表:「應該是因為我很會『聊天』吧!從小我就有和父親聊天的習慣,而且在學校也不畏懼與師長互動。」有一位面試官在面試完畢後,不可思議的對親戚說:「奇怪,不是我在面試你嗎?為什麼最後我講的比你還多?」親戚說出他... 閱讀更多
我學會「在現實中做夢」
photo credit:flickr@Romain Toornier CC BY 2.0陳文茜在〈太多幸福,或太少幸福〉文中,描述一到日本學完廚藝的女生千子,在臺北東區開了一家餐廳,每天工作十三個小時,但店租升到每月二十萬,她被迫習慣那「壞掉的生活」。有一天她終於崩潰,找到陳文茜,尖叫地說:「我一直在等待天使,但我覺得所有的努力都被摧毀!」陳文茜在文末說:「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他們的青春不... 閱讀更多
偶爾,也坐坐第一排
photo credit: flickr@orangeacid CC BY 2.0每次學校老師開會,大家都擠在後面,留下空蕩蕩的前排,令人不覺莞爾,因為上課時,學生同樣喜歡離老師遠一點,沒人要坐第一排。但若偶爾坐坐第一排,你會發現一片嶄新的風景,甚至找到一個魔幻入口,抵達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生。小學時個子矮,被迫坐前排;高中時叛逆,只選後面座位;大學時對課堂的品質極其失望,我難得進教室,當然... 閱讀更多
靈感是弱者的藉口
photo credit: flickr@massimobarbieri CC BY SA-2.0「你寒假前提的散文寫作計畫,完成了沒?」長假後,在圖書館遇見這一屆最被看好的學生,趕快提問。「老師,不好意思,沒靈感耶,寫不出來。」「妳寒假有看任何一本散文嗎?」「沒有耶,因為寒假很忙。」「忙到連一本書都沒看?三十天的寒假耶。」我忍住怒氣,說了一句她抓不著頭緒的話:「靈感是弱者的藉口。」四月... 閱讀更多
「不虞匱乏」不是最佳狀態 :我感謝當年的「沒有退路」
photo credit:flickr@Karl Baron CC BY 2.0原來「不虞匱乏」不是生命初期的最佳狀態,反而處處匱乏的時候,我們才會明白,造物者將我們的眼睛放在前面,原來就不是要我們一直往後找退路。擔任集團總裁的高中同學C,常和我聊起職場上的有趣見聞,前一陣子他談到一位可堪造就的碩士生,在應徵當日,他的父母親也跟來了,父親繞了工廠一圈後發現員工忙碌異常,不禁抱怨:「這家公司很操喔。... 閱讀更多
我們或許不是天使,「選擇」卻能造就我們長出光環
photo credit:flickr@Loren Kerns CC BY 2.0「你和他聊聊吧,他一直說自己是垃圾。」親人的眼神絕望,希望我能幫的上忙。「他和同學去書局偷書,被抓到後送警局,整個人就完全失去了信心。」>我走向男孩,坐下,鼓起勇氣說出我的秘密:「我也是小偷。」男孩抬起頭來,一臉疑惑:「真的假的?」「真的,而且一偷,就是兩年。」其實我早已忘了這段塵封的往事,今天能平靜...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