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悠悠的伏流
「如果秦始皇燒書都燒完/我不必讀到三點半/如果周公真的忙著治天下/何必不斷催我入夢鄉…」台上新加坡浸濡參訪團的高中生唱著俏皮的歌曲,可愛極了,連忙詢問身旁的帶隊老師。「喔,那是新謠,梁文福的『歷史考試前夕』。」在新加坡土生土長的L說。 「新謠?梁文福?」生平所未聞,連忙上網搜尋,才了解在20世紀80年代,新加坡出現了一種風潮,比台灣民歌晚幾年,校園中的學子們,開始創作和演唱自己的歌曲,這... 閱讀更多
別接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J在我辦公室前徘迴多日,終於鼓起勇氣走到桌前:「老師,我們可以談談嗎?」J說著他所有的不快樂──缺乏朋友、覺得自己離夢想越來越遠、母親會唸他的成績….我終於知道這麼一回事了,J是第一屆十二年國教多元入學的「短暫勝利者」。在放榜那陣子,J的父母很高興自己的孩子上了一個「高填志願」,感覺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J真正的夢想是當廚師。開學後,J的噩夢開始了,除了國文外,每一科都考二十多分。教高中二十... 閱讀更多
謝謝你,教官!不忘那水藍軍服陪我走向大路的青澀歲月
我放下麥克風,臺下200多位台中市的教官開始鼓掌,但仍個個端坐挺拔,我瞥見右側的水藍軍裝,和30年前一樣沒有褪色,不禁雙膝併攏,五指劃向右眉….30多年前,很難喜歡教官。撞個球,有事;帶菸,也有事。自認素行不良,看到校園裡的軍服,躲遠一點為妙。但高二被人放話下課要堵時,我竟不自覺走進教官室。「教官,請問你幾點要離校?」「大概再半個小時吧,」著水藍空軍軍裝的年輕教官回問我:「有什麼事嗎?」「呵呵,也... 閱讀更多
老師,放手讓我讀吧!
國二那年,寄宿國文老師家,晚上當我沉浸在《聊齋誌異》時,老師搶過書,一個巴掌過來:「不看課內書,看什麼課外書?」我低著頭,耳朵辣紅嗡嗡作響,直說:「下次不敢……」但閱讀成癮後戒不掉,我一生受益,那是我隨時可汲取的養分。雙胞胎哥哥亦常自詡是閱讀的最大受益者。小學時,導師在教室後面擺上幾百本中華兒童叢書,全班會比賽閱讀量,三哥和我就這樣養成閱讀的習慣。三哥專科念最後一個志願,但他進入職場後,仍然手不釋... 閱讀更多
所以,我繼續飛翔/致空軍雷虎小組飛官莊倍源
空軍雷虎小組10月21日訓練時發生擦撞,飛官莊倍源有多次彈跳機會,但為避開地面民房,找一個廣闊的地方迫降,莊最終殉職,留一妻,一兒……(塔台:請棄機彈跳)陀螺儀正快速旋轉世界的俯仰,忽而偏左,忽而偏右生命的姿態必須在一秒內定軸我正進入飛行員傳說中的空間迷失(塔台:請馬上棄機彈跳)但地面炊煙前也必有女子與我妻一樣娟麗哪草場上接球的男孩也有一雙我兒般的快腿,正轉動三十年的儀表板國家的意義在失速在銀翼的... 閱讀更多
50年手寫36萬封信/我從一位家庭主婦身上學到的一份堅持
(編按:或許,我們都是被逼下懸崖後,才學會飛的)她持續50年!一天20封,一年7,300封,50年365,000封信,每一封信都是一筆一畫純手工,很古老,有觸感的紙本,在一切被電子微化的時代…教師節前夕收到一封來自竹東郵政51號信箱,署名「徐羅文雅」的信件。內文是:「讀報得知得獎,良師興國,感謝你為學生所做的一切。」在這個年代,接到陌生人來信,總是戒慎恐懼,於是趁周末上網搜尋,才知寄信人是位傳統的... 閱讀更多
海闊天空的家/一位高中老師:若我被澳門警察抓走,回台幫我請假
(編按:我們都是經歷過什麼,才能得到答案呢?請看~「或許,我們都是被逼下懸崖後,才學會飛的」)當兩萬名穿白衣的澳門示威群眾開始包圍,也穿白衣的我,只好對身旁的妻子苦笑:「若我被澳門警察帶走,妳回國後要幫我請假。」頂著中午烈陽,從大三巴牌坊下來,問了三個當地人,終於在議事亭前地的巷子裡找到葡式餐廳,因是名店,需要候位。一旁穿著潔淨,一樣在候位的中年婦人,不斷揮動檀木扇驅趕暑氣。四十分鐘後,必須併桌,... 閱讀更多
不向命運低頭的罹癌老師:「為自己活」不是真正活著
(編按:這位老師很特別,推薦閱讀~「一位老師人生分數被上帝「歸零」:愛,會強悍地撐起整片天空!」)台上的女作家淚眼婆娑,在她的新書發表會上,道出丈夫羽化後的形單影隻,以為自此天上人間,殘生只能與世間光影安靜明滅。但她突然擦乾淚水,嫣然一笑:「你們覺得我今天美嗎?」「美!美!老師,妳今天好美!」台下讀者與舊好拚命回應。她是引領我進入散文寫作的老師,師丈往生後,我每天心裡惦著:「老師現在過得好嗎?」「... 閱讀更多
一堂上不完的國文課/梁朝偉的眼神
(編按:我們都是經歷過什麼,才能得到答案呢?請看~「或許,我們都是被逼下懸崖後,才學會飛的」)那個年代的國文課本,很賊。記得17歲讀到屈原的國殤:「身既死兮神以靈,子魂魄兮為鬼雄。」渾身被電的起雞皮疙瘩,心中拼命OS:「這比吳宇森的英雄本色還雄性美學…這太正點了!」誰知道被電纹過身,是有烙痕的。又過了17年,34歲了,被電的白目的自己,竟傻傻的去對抗環汙集團,接到生命威脅電話,當下那年的電流又直衝... 閱讀更多
說話算話是新能力!最常見學生說:我忘了,有的連一句對不起也沒有?
「老師,我可以再延一次,下週一再交作業嗎?」「可以,但你的個人品牌形象又要被扣分了。」「品牌! 個人品牌形象?」學生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記得24年前寫廣告時,我問業務經理是否可以帶兩個案子去簡報:「抱歉,我已經盡力了,真的只能想出兩個slogan(行銷標語)。」「當然可以啊,只是其他公司都是三個提案,你敢只帶兩個案子去,表示你敢讓我們公司披上『差不多先生』的品牌形象?」聽完後,我「挫」死了,...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