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國媒體婉拒刊登的一文:野百合老師寫給太陽花世代的一封信
編按:文章對岸傳開了,而有中國新聞周刊稿約,幫我訂了題,文成,如預期,答覆「因種種因素,無法刊登」。看完,會了解,因素只有一種,那是我們唯一的訊息。----------------------------------我們正被繫在同一條最敏感的神經上,守護著同一種價值,彼此學習、拉扯,疼痛,與靠近……所以,你必須成為那道光......親愛的同學們:330那天,電視直播,林飛帆拿著麥克風,微笑說出:「... 閱讀更多
一個野百合父親寫給立法院女兒的一封信
青春歲月能和自己國家談一場戀愛,是一生最浪漫的事。一位台灣學生說:「國外的老師不要我用台灣非黑即白的方式寫作,老師告訴我,說服別人時,除了證明自己對之外,也要承認另一方也有對的部分,這樣邏輯才對,也才能,得分!」女兒:寒夜打開FB,發覺至少有15個以前的學生還瑟坐在中山南路的街頭,連才上大一的妳,也二次回到立院,綁上頭巾,春衫薄衣,熱血抗寒。我想起24年前,一樣的三月,爸爸和同學夜宿紀念堂,六千少...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