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長的藝術館-斯德哥爾摩地鐵
photo credit:永夜,不黑有一個生性和平的瑞典人,發明了現代安全炸藥,助長了戰爭的殘酷。這位發明人,想對和平做出貢獻,便捐出財產,成立了諾貝爾獎,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來到斯德哥爾摩,才理解為何發明新式炸藥的是瑞典人。這個城市別名「岩石之城」City of Rocks,因為它的地質主要是堅硬的巨岩。它分成好幾個區塊,以老城為中心,南邊的大島叫作「南岩」Sodermalm;北邊的商業中心... 閱讀更多
寫在臉上的傷痕—克羅埃西亞
photo credit:尹萍「永夜,不黑」部落格歷史何嘗只是過程,揮之不去是心中的傷痕,戰爭帶來我們對世界的警惕,卻帶走人民臉上的天真笑容。巴爾幹半島有「歐洲火藥庫」之稱,各民族間爭戰不已。這,我們在高中歷史課本上都讀過的。二戰後,半島上幾個歷史恩怨糾纏不清的小國合組成南斯拉夫聯邦,實施共產黨專政。1989年,柏林圍牆倒了;1991年,蘇聯解體了。各邦紛紛揚棄共產主義,尋求獨立。克羅埃西亞這一邦... 閱讀更多
日光崇拜:漫步不夜城
photo credit:flickr@Gabriel-Garcia-Marengo,CC-BY-2.0北歐,小說家「三點差一刻,太陽升起了。」小說如此開端。男人不開燈,站在他的公寓陽台上,倚著鑄鐵欄杆,一根接一根地抽菸,俯身觀看街道上的動靜。兩頁半以後,作者告訴我們,這一天是1967年的六月二日,這個城市叫做斯德哥爾摩。我們於是知道,北歐的夏天有此況味:長日漫漫,黑夜短暫到幾乎不存在。小說名叫《... 閱讀更多
真正的旅行到底是為了什麼?
photo credit:flickr@hozinja CC BY 2.0永夜,不黑真正的旅行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我漸漸覺得,所有的觀看,說到底,是為了反觀自己。看到別人的痛苦磨難,體會到我們的自憐自嘆相形之下虛無渺小。看到別人的優美潔淨,比對出我們的社會尚有太多需要進步的地方。看別人的生活方式,想想自己這一生到底是怎麼過的。李白名句:「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我們的一生就是一趟旅... 閱讀更多
聽聽來自邊緣地區的詠嘆調
浪遊、壯遊 最近三年,我有機會去了兩趟歐洲,頭一次是在盛夏,第二次是在嚴冬。兩次都刻意避開德、法、英、俄等重量級國家,而選擇了邊緣地區:所謂「邊緣」,是指目前在歐洲政治經濟上不具領頭地位。重量級國家像是舞台上耀眼的明星,左右了歐洲的移動方向,對邊緣地區產生強大影響。但邊緣地區當然一點也不邊緣,它們有各自的光輝歲月,各自的悲歡離合。它們唱出的歌、演出的戲碼是別人不能取代的。我想去聽聽它們的詠嘆調。盛... 閱讀更多
要有流浪的精神,才能有真正的旅行
photo credit:flickr@aigle_dore CC BY 2.0別才,別眼 談起旅行,大家的經驗都很豐富。根據觀光局統計,2014年台灣地區出國總人次將近1200萬,這是全台灣一半的人口。所以,台灣每個人似乎都是旅遊的行家。早些年,我出國旅行,總是心裡存著一個目的,腦後懸著一團虛榮。每去過一個地方,像是臂膀上添加了一枚勳章,人生清單裡畫掉一個「待辦」事項。後來讀到,八十年前,國學大...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