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遊、壯遊

最近三年,我有機會去了兩趟歐洲,頭一次是在盛夏,第二次是在嚴冬。

兩次都刻意避開德、法、英、俄等重量級國家,而選擇了邊緣地區:所謂「邊緣」,是指目前在歐洲政治經濟上不具領頭地位。

重量級國家像是舞台上耀眼的明星,左右了歐洲的移動方向,對邊緣地區產生強大影響。

邊緣地區當然一點也不邊緣,它們有各自的光輝歲月,各自的悲歡離合。它們唱出的歌、演出的戲碼是別人不能取代的。我想去聽聽它們的詠嘆調

盛夏之旅,從夏至太陽不太落下的瑞典開始,去了亞得里亞海畔陽光燦爛的克羅埃西亞、古蹟與藝術品遍地的永恆之城羅馬、神聖羅馬帝國的華麗首都維也納,以及金色但憂鬱的魔法之都布拉格。

嚴冬之旅,從冬至太陽不太升起的瑞典出發,去摸索北極光在天空跳舞的挪威、童話與傳說躲藏在每個角落的丹麥,然後橫渡波羅的海,去憐惜脆弱優美的小國愛沙尼亞。


照片說明:沿著亞得里亞海,都是美麗壯觀的灣澳。(尹萍攝於克羅埃西亞 )

夏季之旅,有兩位盡責專業的私人導遊──住在瑞典的女兒女婿。兩人加起來通曉六國語言,身為建築師的女兒更對歐洲的歷史與藝術有高度興趣。他們代為打點一切食宿遊程,而且全程導覽,詳盡解說。

這很類似英國貴族階級首創的「壯遊」Grand Tour傳統。

十七世紀起,一直到二十世紀前半期,有錢的英美世家子一定要趁著年輕,到歐洲大陸去遊歷幾個月甚至幾年。

他們乘馬車巡遊歐陸,但終極目標是羅馬,為的是探索西方文明的源頭,浸潤在那藝術氣息中,以提升眼界和品味。

他們有專人陪伴指導,在羅馬租屋長居。這伴遊必須通曉各國語言,歷史與藝術知識豐富,好讓貴人「看到熱鬧,也看到門道」。貴人回國以後,思索回味,可能會寫下見聞思感,在上流社會中流傳。

我這個「貴人」並不想倚賴伴遊,因為,流浪精神我其實是有一點的。出發之前也曾廣泛閱讀旅遊書籍,努力做好準備,然而上了路方知遠遠不足。

幸好人活得久了,經過的事情和看過的書到底多些,路途之中就觸發了許多聯想和比較,舊學新知一時都湧上心頭。

抵達斯德哥爾摩的當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動手寫起本書第一節「日光崇拜」。

冬季之旅,兩位導遊陪伴的時間較短,旅程大半是我自己安排,或許因此,途中的驚奇與震撼直入夢魂。

說不上流浪,只是隨興而自在。

(本文轉載自尹萍「永夜,不黑」部落格/《永夜,不黑:邊緣歐洲 萬里浪遊》將於2015年9月由天下雜誌出版)

要有流浪的精神,才能有真正的旅行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