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hozinja CC BY 2.0

永夜,不黑

真正的旅行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我漸漸覺得,所有的觀看,說到底,是為了反觀自己。

看到別人的痛苦磨難,體會到我們的自憐自嘆相形之下虛無渺小。看到別人的優美潔淨,比對出我們的社會尚有太多需要進步的地方。

看別人的生活方式,想想自己這一生到底是怎麼過的。

李白名句:「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我們的一生就是一趟旅行,我們畢生在尋找自己的定位。

旅行帶來時與空的落差,讓人有機會落入宇宙的洪荒,去除成見,回復成赤裸的自己。因而能藉著旅行,看出一些意外的真相、思索所見所聞的深層意義。

比方說,去到北極圈內,發現所謂「永夜」,如果不是很靠近極點,則並非二十四小時的黑暗。在微弱的光線下,天地山海展現出更大的壯美。太陽不升上地平線,人與動物便調整自己,配合大自然的韻律。他們依然讚嘆生命、珍惜所有。

正如,歷史上多難的國家如克羅埃西亞、捷克和愛沙尼亞,受歧視的民族如猶太、吉普賽和愛斯基摩,外人也許想像著他們有如生活在永夜的黑暗中,但他們並不等待世人的垂憐,他們自有他們的美、他們的好。在某些方面,他們表現得比別人更傑出。


照片說明:一般愛沙尼亞人上的是隔壁街的聖母堂。這是新教路德派主教座堂,始建於十 三世紀初,是塔林最古老的。其實它也是被征服的象徵,丹麥人所建

一百年前,法國作家普魯斯特寫道,所謂「發現之旅」,重點不在於去到新鮮的地方,而在於用新鮮的眼睛去看。「新鮮的眼睛」,我譯為「別眼」,因為我覺得,這與金聖嘆所說的別才與別眼,意思相同。

我沒有別眼。但在冰封雪鎖的北極圈內,我似乎領會到何謂別眼:

不是什麼特別的眼睛,而是全心但亦無心的純然觀看,閱世之後見山又是山的無染之眼。

我並不善遊。但在永夜的奇異光影中,我體驗到與景物合一,被攝入,被洗滌。

我是我,我亦是天地。

光影恆變,我亦隨之。 

(本文轉載自尹萍「永夜,不黑」部落格/《永夜,不黑:邊緣歐洲 萬里浪遊》將於2015年9月由天下雜誌出版)

要有流浪的精神,才能有真正的旅行

聽聽來自邊緣地區的詠嘆調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