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phalinn CC BY 2.0

台灣每年都會發生年輕醫師非預期死亡的事件,有些是意外猝死,有些是自我傷害,雖然仔細探究後其背後都有很複雜的成因,然而壓力都是不可忽略的共同關鍵因素之一。

醫療工作有比其他各行業競爭激烈的專業工作壓力更大嗎?可以先從工作時間來比較分析。

台灣勞基法規定的工時是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二周不得超過84小時,即使特殊勞資協調下每周仍不得超過48小時,每日不得延長至超過12小時,每個月加班不得超過46小時,而且每連續工作4小時至少應有30分鐘之休息。

筆者在三十年前擔任住院醫師時,每月曾值班最多達二十班,加上正常上班時間,每周的平均工時長達120小時。

現在的住院醫師雖然每月值班已減至8至10班,但因配合晨會而提早上班及因責任制照顧病人而延遲下班的情況仍是常態,每周的平均工時仍因科別不同而介於80至90小時之間

外科系醫師在開刀日待在手術房的時間經常超過12個小時,一個便當頂多5分鐘就必須吃完,而因為手術當中必須聚精會神否則便容易出錯,值班日後隔天也必須繼續上班,所以許多醫師長期處於精疲力竭的狀態,回到家後,襪子才脫一半便呼呼大睡的例子似乎也普遍到不是笑話。

除了披著白袍正式工作之餘,醫者還需要承受因病情不穩定而產生內心的憂慮與外在來自家屬的責難,需要完成醫院因評鑑而規定的訓練、會議、教育學程及品管指標,準備各種專業的研究與學術報告,並且因為必須配合達成各種管理指標而負擔更多的額外文書工作。

因此,在醫院裡醫護人員的腳步往往是匆促而沈重的,而臉上多是疲倦而無力回應日常招呼的表情,但面對病人的自信樂觀卻不能只是面具,相信所有醫護同仁的家人一定格外刻骨銘心與心痛不已。

然而,醫師仍被排除在勞基法之外,雖有圍繞在醫療責任制的各種說帖,但其辛勞與付出若未能得到社會的諒解,甚至不斷地被污名化,相信這也是醫護出走與五大皆空的心理背景之一。

其實,沒有人會否認適度的壓力是醫者進步的必要動力,但過度與不當的壓力卻一定是意外與悲劇的主因

醫護的內在壓力應自行抒解,但外加的壓力卻有賴行政決策者與社會大眾的協助解除,當醫院不再有許多沈重的腳步,受益的當然是病人與社會

(本文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學生事務長暨成大醫學中心骨科部教授)

【延伸閱讀】

林芳郁:產業這樣血汗,醫療不會更進步

搶救醫療崩壞,醫病都有責

6成醫護人員 工作爆肝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