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mooshuu CC BY-SA 2.0

每一個時代都有其特色,二十一世紀盛行質疑與挑戰,醫界也不能倖免。

信任與服從是太平盛世的特色,病人與社會對醫者的「良知、尊嚴、榮譽」絕不會質疑,相信醫者必能以最慈悲真摯的愛心,提供最專業精緻的醫療。

以病人的福祉為首要顧念,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史懷哲終身奉獻於黑暗大陸,一輩子沒發表過專業醫學研究論文,但是從來沒有人懷疑他的醫術。蘭大衛夫妻與父子終身奉獻給台灣民眾,一輩子沒有任何醫學學術桂冠,也從來沒有人指責「切膚之愛」在醫學上的不合專業認知,只會為了他們捨身治病而衷心感動。

那個時代,曾經不在乎學問的高低,只在乎心靈的遠近。那時候,老師不必在課堂上講任何大道理,似乎公道真理就在人心,「天何言哉,四時行焉,草木生焉」。

但時代改變了,似乎是累積了若干令人心痛的案例,也似乎像溫水煮青蛙,信任消失了,取代的是質疑。

病人質疑醫師的是,是否仍然「病之所欲,常在我心」?是否業績掛帥?會不會做出專業不足的判斷?會不會進行經驗不夠的處置?有沒有可能忙碌到草率出錯?有沒有可能輕慢到疏忽過失?

因為醫療生態變差,醫師養成教育延長,生活品質取代奉獻意義成為選科的優先價值,因此醫學教育開始重視醫學倫理人文素養教育,然而,如果苦口婆心的前輩典範也開始受到後輩學子的質疑,那又是個如何的時代?台灣醫界的未來又會如何?

有位中生代醫者發表務實倫理需重視良知榮譽的言論,立刻被尊為「醫界大老」,帶著反諷的味道,意思近似「天龍國」。

有位資深醫者主張診療應以最直接最傳統醫療技巧「詳問病史以建立假設,落實理學檢查以邏輯推斷」,則被譏為食古不化,不知當代醫者輕易被告的醫者痛苦,甚至諷為不食人間煙火。

另一位資深醫界典範,在回憶台灣醫療發展歷史的文章裏順便臧否古今,建議年輕醫師不要怕吃苦,才能得到最堅實的訓練,但其中一句「不要相信過勞死」,扯上醫師該不該納入勞基法的敏感議題,也受到後輩醫師的反彈與抗議。

其實,醫學真的是一項最需要奉獻心意與行動的行業,入行前必須想清楚才能吃苦,習醫後也必然才能做出犧牲奉獻

堅持理想是苦口婆心,務實生活是人性依歸,在充滿質疑與挑戰的時代,沒有任何的說法是絕對真理,就只好讓崇高的心靈良知當作醫學人生的嚮導了。

(本文作者林啟禎為國立成功大學學生事務長暨成大醫學中心骨科部教授)

【延伸閱讀】

醫者難為:自由選擇並非醫療亂象

醫者難為:沈重的腳步

醫者難為:財務壓垮醫療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