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醫病之間屬於倫理關係,而倫理的核心價值是愛,因醫病而產生的最高倫理境界就是無私的愛。

猶記得2003年SARS肆虐導致世界都為之驚恐之時,台灣也不例外,所考驗出來的人性,黃崑巖院長曾找筆者共同編撰一本「SARS的生聚教訓」來作為倫理思省個案軌跡的警世教材。

人心惶惶之際,第一位以無國界醫師身份發現在香港感染卻在越南發病個案的歐巴尼醫師(Dr. Carlo Urbani),以無私奉獻的精神毫不退卻地全力投入救助,使越南人得以免除連串的感染及死亡,但自己卻也因而感染SARS過世。

在醫界因為有無私之愛而終身奉獻的醫護典範非常多,歐巴尼醫師的精神導師史懷哲就是,在台灣有切膚之愛故事留傳久遠的蘭大衛醫師夫婦亦復如此。

在台灣還有許多令人肯定的事蹟與典範,想必早已傳頌社會,但為何他們會有如此終身不悔且義無反顧的奉獻之心?絕對值得探究、師法與學習。

合理的推測,是他們在修讀醫學的過程中,因為親身體驗疾病的可怕,見識人性的脆弱與無助,經過水深火熱的專業訓練,了解「退此一步即無死所」是醫者的「良知、尊嚴、榮譽」,在奉獻與自我之間很自然就會選擇醫者的誓言「以病人的健康為首要的顧念」,當然就會奮不顧身。

所以,即使自己因發高燒而奄奄一息卻在沒有別的後勤支援時,醫者也要從腳上打著點滴與退燒針為病人開刀救命。

即使是病人是殺死自己同袍的兇手,醫者還在三更半夜為急救縫合那因意圖自殺而斷裂的神經與血管。

無私與有情有義並不相違背,但的確有兩難。歐巴尼、史懷哲、蘭大衛在奉獻於危難之時,他們家庭的支持也是來自無私的愛,而家人引以為榮則是愛的進一步昇華。

醫者以無私的愛奉獻於醫界,會不會是普世價值?

應該是,但是當醫界前輩呼籲不必擔心「過勞死」,不必在乎「適用勞基法」,卻沒有得到後輩學子廣泛輿論的呼應與尊重,這豈不令人憂心忡忡呢?

或許,這應該是兩造對價值優先次序的選擇不同而需要對話,而非衝突。

因為,年輕的信念,仍必須經過人生的萃鍊才算完整,醫界前輩的苦心孤詣總有一天就會浮現價值與意義。

然而,醫者個人無私的愛與奉獻,更需要整體社會系統性的支持與後盾才能永續

因此醫界理應繼續教育鞠躬盡瘁的倫理素養,卻仍然需要堅持優質的醫療生態、健全的健保制度、絕對的人身安全、合法的免除刑責與合理的免責補償,如此醫療環境才能因良好的制度而提升,這也才是全人類之福。

(本文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學生事務長暨成大醫學中心骨科部教授)

【延伸閱讀】

你可能不知道,醫生是人生至樂的志業

醫生難溝通?問題沒你想像中簡單

乘風破浪,逆風飛翔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