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九月十三日,神殿的貓。

想做一齣獨角戲,想做一齣帶一個皮箱就可以世界到處表演的戲,想看看不同國家不同觀眾對作品的反饋是什麼,想,用作品,和世界對話。

今早在國北師美術館的對談,我提出「戲劇似乎和音樂、舞蹈在與國際交流中,門檻比較高的。」朱宗慶老師反而以為,戲劇有語言可以溝通,他以為是門檻最低的。

其實,是我的思想被僵化了。我以為劇場人和劇場人之間的交流,只能是組織對組織的方式。要交流,一定要邀演,要邀演,就一定要錢談清楚,錢談不清楚,什麼都不用談。問題是,錢永遠都不夠的,這件事情好像也永遠無法做。

看起來只有二十歲的音樂友人小豪點醒我:「為何不從自己開始?」他常常和朋友有一個點子,然後就直接做了,或許音樂比較即興;但我想最後還是回歸我自己的態度和思維的問題。他常常對某位藝術家感興趣,電話打了聊一聊,就開始合作了,國內外皆然。

「不過,找到自己的某種鮮明的定位是很重要的。」小豪說。

要和人合作,要跟別人談事情,要開始一個計劃,要毛遂自薦,是的,定位很重要,突然發現自己仍是一個定位不明的模糊胖子,有點沮喪,但是不想就此放棄。

想做一齣獨角戲,想做一齣帶一個皮箱就可以世界到處表演的戲,想看看不同國家不同觀眾對作品的反饋是什麼,想,用作品,和世界對話。

I'll make it. Trust me. 

(本文轉載自 蔡柏璋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