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Natesh Ramasamy CC BY 2.0

四月二十日,細節。

我在沙發客的網站上面的自介寫著:「我覺得人終其一生,能夠有五個好朋友,就真的要感謝上天了。」可能我天生對於情感有點悲觀,但是又極度嚮往,憑著這份嚮往,就奮力往前衝。

其實我從來沒有以沙發客自居,因為當沙發客其實是非常累的,以我這種社交熱愛指數偏低的人來說,每一次踏進一戶人家,都是一個能量消耗的大挑戰,多虧這些年下來的訓練,我也稍稍練就了一套與人相處的模式,但往往從台灣出發的旅行,我還是選擇airbnb,因為我在海島上消耗殆盡的能量,需要靠放空來填補。

反觀在倫敦、巴黎生活的階段,我反而很愛沙發衝浪,因為歐洲的生活步調,讓人有機會(想望)填滿能量,隨時準備好面對迎接新的刺激和挑戰。

如果台灣人也每天固定工作到六點一定要下班,不准加班,週末完全禁止工作,生活品質一定會提升吧?

怎麼說呢,因為無聊嘛,晚上要幹嘛呢?看電影好了,可是總不能天天晚上都看電影吧?那就偶而看個劇場或舞蹈(然後慢慢就會開始欣賞比較喜惡),偶而上酒館品品小酒(然後味蕾慢慢就敏感了,年份產地也開始懂得分辨)。

週末兩個整天閒得慌,不如來大掃除?不如來學做個菜?不如全家一起去公園散散步?還有時間查查圖鑑看看到底這個天天經過的樹木到底叫什麼名字,下一次經過的時候還能品頭論足說:「老婆,咱們家前面這顆細葉榕長得真好。」

這不就是細節的開始嗎?

「這棵樹長得很好。」跟「這棵細葉榕(Chinese Banyan)嫩綠色(Fresh leaves)的樹葉很美。」就是不一樣啊,不是嗎?

我們的字彙是如此的貧乏,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我們不重視細節。對於描述越來越不講究,只求「效/笑果」或謀個大概。

套一句紀伯的話,年輕人語助詞越來越多,啦啦喔喔耶耶,只要裝可愛,只要夠萌,就會有一堆人按讚,然後大家又迷戀數字膚淺的高潮,持續盲目地追著一個迅速隕落的流行。

小胖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工作狂,吃苦耐勞(好敢講),工作帶回家,三餐外食,休閒娛樂幾乎是零,連看電影有時候都累到懶得去。我這種犯賤的個性,在歐洲,好像也「被迫」停下來,思考到底下午可以去哪走走?週末可以安排什麼樣不一樣的活動?這週要來學什麼新的食譜呢?

這種會想要「填滿」生活的慾望,好像是長久以來生活在台灣漸漸被遺忘的,因為我們不用思考「如何填滿」,我們的存在就是一種「溢出」,就像一杯水被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倒滿之後,溢出去的那一點點,造就杯口還有一點點空間,讓我們被誤導「還可以再裝一點點」,或著自得其樂地擁抱這空間作為小確幸,最鄉愿地是,還頭頭是道地認為自己這個叫做超級感恩,下輩子一定會投胎轉世好人家。

懂得適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吧。放下了,別人才會注意/理解到,你其實也需要自己的時間。唯有開始有填滿自己時間的機會,才能開始發覺新的事物,體驗新的細節,然後,生活才有改變提升的可能。

(本文轉載自 蔡柏璋facebook

【延伸閱讀】

只想著「要更努力工作」,這才是害你加班的主因!

找到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點/投入,才能享受

為什麼 TED 要強制員工在夏天「集體休假兩週」?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