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 flickr@stevendepolo CC BY 2.0

關於用錢這件事情,我發現各國朋友的認知與我的有很大的不同。

倫敦友人丹尼爾(Daniel)和老公尼克(Nick)陷入離婚愁雲,心情低落,我勸他來巴黎透透氣,勸了很久他都動不了,只因為他負擔不了歐洲之星的費用。

說真的,我當初聽到他說買不起火車票的時候我只覺得他沒誠意,現在倫敦巴黎來回車票,早點訂根本就是新台幣來回四千元內可以搞定的事情(更何況他是賺英鎊的人,在給我哭什麼窮?)

我就懶得理他,打算讓他自生自滅,畢竟我也不是一年四季都如此好客。

然後突然有一天接到丹尼爾的簡訊,說他總算可以來巴黎了(後來發現是他老公幫他出的車票錢!)

我安慰丹尼爾說,沒關係,你來的這三天,什麼花費我就盡量幫你省,就希望他心裡能好過些。

丹尼爾是一位歌劇狂,事實上,他是研究歌劇的博士,對於歌劇如數家珍,來到巴黎當然要到巴士底歌劇院朝聖。

到了歌劇院,發現當晚最便宜的票只剩七十歐元的。他老人家在那邊折騰了將近一小時,事實上,出發至巴黎前他就已經從網路知道價位從七十歐起跳,但是他想要碰運氣,沒想到還是只剩七十歐的。

我倆決定先去覓食,等補充血糖之後再來做出明智的選擇。

丹尼爾選了一間商業午餐大約十五歐左右的平價餐廳,然後點了一杯紅酒。這樣加起來大約就是二十至二十二歐左右。我對於此舉,說真的,不甚理解。

我忍不住問他:「丹尼爾,我只是好奇啦。為什麼你會寧願花二十二歐吃午餐,而不願意省一點用來買你遲遲買不下手的歌劇票呢?」

➢我的邏輯:買路邊沙威瑪一個五歐五,外加一杯超市可樂頂多一歐,六歐五解決午餐。可以多花一點錢看歌劇。

➢丹尼爾邏輯:(優雅地拿起紅酒酒杯,啜飲了一口,無可救藥地無辜)可是,這樣很愉快,不是嗎?(But...this is lovely, isn't it?)

那一刻當下,我先是皺了個眉頭,然後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太可愛了。

同時我也驚覺自己對於「錢的使用」早已被某種固定成見所綁死,眼前被這個窮到連車票都買不起英國人,戴著太陽眼鏡,迎著陽光微笑地「享受當下」之回答,著實地打中心坎裡。

我在法國已經待了三個多月,在外面餐廳用餐的次數不超過五次。

我驚覺自己在「節儉持家」的貞節牌坊底下,驕傲地根本忘了「及時行樂」和「人生只有一次」的道理。

那天,在丹尼爾的堅持下,他請我吃了午餐作為我招待他巴黎行的謝禮(又是另一種邏輯對吧?沒有錢買車票,但是再怎麼窮都要請朋友吃頓飯的禮儀,我說英國人啊。)

如果這半年過後,我回到台灣,回憶起這段巴黎生活,究竟我會持續驕傲地說我省了好多錢,還是,會有遺憾沒能在法國的時候多嘗些道地美食?沒有標準答案喔。只是提供大家思考一下。

畢竟,我們需要找一個平衡點,我的個性很容易過猶不及,所以三媽常常費心地派人(有時候是路人)指點我。

我們台灣人總是能省則省,刻苦耐勞,常常以「一歐元遊歐洲」(最好是可以這樣!)為榮,坊間也常常以「X元遊歐洲就上手」之類的聳動標題來吸引讀者。

我曾經也(其實至今還)是會被這些標題吸引,好像我們窮怕了,被騙慣了,潛意識裡覺得好死不死一定會被佔便宜,所以不管怎麼樣,都要「貪小便宜」一下,好像先「佔起來放」,就賺到了。

省錢這件事情一旦被放大真的是無限上綱,整個世界都被省籠罩。我發現,總是把「省」放在第一順位的人,在省到深處無怨尤之後,回到自己的國家,好似也就只剩下「省」一事能拿來說嘴

說真的,我也沒有辦法餐餐外食。說真的,我也希望能省則省。說真的,大家都希望能存些老本好過餘生。說真的,多一點錢在口袋裡有什麼不好?

但是「省」不能成為唯一的美德標準,這是非常危險的:

我不想要花22歐元進去羅浮宮,太貴了,我在外面金字塔拍拍照就好。

我不想要花35歐元聽歌劇,太貴了,我在外面看看海報就好。

我不想要花90歐元買一件外套,太貴了,我把所有長袖的衣服都一起穿起來就好。

住在巴黎四區,有一件很微妙的事情,是潛移默化的。那就是,你真的不敢隨便打扮就出門。各位,這無關虛榮,這攸關禮貌。

當一整個城市的路人幾乎都把自己整理得好好的,噴得香香的,得體得體的,你要是沒有跟這樣做(不能說你錯),好像就會開始覺得怪怪的。

然後你開始被影響,不是被強迫,而是被「提醒」,然後發現,「其實這樣真的挺好的。」

我重申一遍,做任何改變,都要心悅臣服。在一個美感已經深植角落的城市如巴黎,這些提醒是無所不在的。

你嘗了一歐元一條的長棍麵包,很棒。慢慢地,你會開始想要嘗試四歐元的草莓塔。因為他看起來材質綿密,色彩搭配優雅,重點是,他看起來超級好吃啊。

回歸重點,使用者終究要付費啊,做出一個精緻的糕點當然值得消費者的支持。

這個道理跟在台灣,很多人聽到進劇場看戲要付錢還是會一種「為什麼?」或者是「那我等到有免費的票再看」的表情,我們也很受傷啊。將心比心嘛。

我當然也不贊成那種「啊都已經出來了,就整個豁出去花錢」的做法。

說真的,我很珍惜在巴黎的每種掙扎,真的。沒有這些掙扎,我沒有辦法再次理解自己真正喜愛和需要的是什麼。

其實,我們都有自己花錢的特別習慣。

對我而言,吃是最可以省的,看戲的錢不用太省,想看就看,因為一生一次,錯過可惜。

食物,能填飽就好。等我開始學做飯後,發現做飯跟做戲一樣,好玩得不得了,有好多食材,好多器皿,好多學問,於是在食物上面花的「投資」就越來越多,久而久之,發現自己開始在外面的餐廳用餐時,欣賞食物的角度也不一樣了。

這就是轉變。我沒有說是「好」的轉變。但是這是人成長歷程中一種自然的變化。

我覺得一成不變是令人擔憂的,不要只用自己慣有的價值觀看事情,讓我們用更開放的心胸,面對改變吧。

(本文整理自蔡柏璋facebook

【延伸閱讀】

30歲前儘量闖/若怕對不起家人,以後就會對不起自己。

看到別人在湖面上行走,你要羨慕還是跟進?

什麼樣的生活才算好日子?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