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是個去過令人還想再去的國家,她對我充滿了無盡的魅力,而每趟前往,我都不禁深深感嘆─這真是一個最受外界誤解的國度!

伊朗是西亞大國,土地面積為台灣的45倍,人口近八千萬,天然氣儲量全球第一、石油儲量世界第三,也控制著最重要的石油運輸通道;位於習稱的中東地 區,北臨裏海,南濱波斯灣、阿曼灣與阿拉伯半島諸國相對;領土與巴基斯坦、阿富汗、土庫曼、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土耳其與伊拉克相連。伊朗的波斯貓、波斯 地毯、開心果在全球享有盛名,但伊朗在國際上特立獨行的作風,經過西方傳媒的渲染,使她總是和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或恐怖份子脫不了關係,因而常使旅行者敬而 遠之。

這本書「走入大絲路波斯段-伊朗世界遺產紀行」藉著走遍伊朗全部15個世界文化遺產的腳步,帶領讀者深入這塊神秘土地所承載的歷史與人文,以期忠實呈現伊朗的真貌。

首都德黑蘭市中心的建國2500年紀念碑,象徵著雅利安人久遠的歷史。兩度入侵希臘的波斯帝國、中國漢代張騫出使的安息、成吉思汗後裔建立的伊兒汗 國,指的都是這塊高原上至今依然舉足輕重的伊朗。3500 年前,屬於印歐民族的雅利安人在中亞地區崛起,相繼併吞了盛極一時的米底亞王國與巴比倫王國,在亞歷山大大帝之前兩百年建立起阿契美尼王朝,成為東方世界 第一個地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當時直達愛琴海邊的「波斯御道」全長近三千公里,是陸地上最快的高速公路。

從「喬高桑比爾神殿」所屬的古埃蘭王國起算,伊朗文明綿延近五千年,也是絲路文化的主要舞台,數千年來駱駝商隊絡繹於途,把不同的文明帶到遠方,造 就了今天各大洲同中有異、異中有同的豐富文化面貌。世界上最早的系統性宗教─瑣羅亞斯德教在此發源,「塔克蘇里曼聖殿」影響了後世人類宗教建築的發展,火 神廟世代供奉的聖火至今在這個伊斯蘭國度中依然香火不輟。而南方沙漠邊陲地帶的「巴姆古城」,則見證著7至11世紀的國際貿易盛況。

伊朗也是「坎兒井」的故鄉,此一地下水利技術發展於三千多年前,能夠把高山水源引至數十公里外,不但在沙漠中灌溉出美麗的波斯花園,再搭配「風塔」 與「雅克恰冰坑」,成為古代的空調系統和冰窖,充分顯示人類適應惡劣天然環境的智慧;利用羅馬戰俘所建的浩大「蘇西塔古代水力系統」,則引進了西方工程技 術,足以灌溉15 萬公頃的果園和農場。

西元前六世紀波斯帝國宏偉的「波斯波利斯」,把美索不達米亞文明與希臘、埃及等文化共治於一爐,成為當世最偉大的都城。七世紀起波斯開始接受阿拉伯 帝國帶來的伊斯蘭教,波斯建築風格從此成為伊斯蘭建築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其中「伊斯法罕伊瑪目廣場」、「蘇丹尼葉城」是最璀璨的範例。

2500年前的阿契美尼王朝到1400年前的薩珊王朝,波斯帝國深深影響了從中亞、北印度到地中海這一片廣葇區域的文明。在德黑蘭的博物館中可看到 五千年前的陶器,以及著名的中世紀細密畫與伊斯法罕派書法。波斯語已經有2500 年的歷史,伊朗是中東地區在阿拉伯語壟斷性勢力下極少數仍然保有本國語言的伊斯蘭國家,18世紀的德國詩人歌德稱譽伊朗是「詩的國度」,費爾多西 (Ferdowsi) 的史詩《列王記》、薩迪的《薔薇園》等波斯文學珍品,均為世界文壇瑰寶。而11世紀大醫學家阿維森納(Avicenna) 所著的《醫典》,更成為近代醫學發展的濫觴。波斯帝國的發源地色拉子素有「詩與玫瑰之城」雅號,色拉子詩人薩迪、哈菲茲的陵墓,提醒著世人波斯文學的昌盛 與影響力;而近代最大的新興宗教「巴哈伊信仰」也發源於此。

20世紀初伊朗淪為俄國與英國的勢力範圍,1935年巴勒維王朝正式把國名改為「伊朗」,因石油利益而繼續受到美、英兩國的控制。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過後,伊朗終於擺脫了列強的束縛,進入「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時代,全面西化的步伐突然轉變成嚴謹的伊斯蘭戒律。

從德黑蘭美國大使館人質事件,到伊朗前總統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 的強硬反美立場等因素,都把伊朗塑造成西方國家心目中那個危險、甚至野蠻的國家─這當然不是一個公允的印象。

相較於其他伊斯蘭國家,伊朗擁有相當穩定可行的準民主機制。美軍撤出伊拉克後留下一個充滿危機的強人政治,茉莉花革命在敘利亞造成綿長慘烈的內戰, 「阿拉伯之春」的速成民主也在埃及土崩瓦解;伊朗人民卻在2013 年6 月選出了一位新的溫和派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並就發展核武的爭端與國際社會達成了初步和解,在國內外帶來一股清新的樂觀氣氛。激越的革命過後,三十多年來伊朗獨樹一幟的道路雖然孤 單,未來或許將能愈走愈平坦。

談到赴伊朗旅遊,最常遇到的反應就是「伊朗安全嗎?」無名的恐懼起因於陌生與錯誤的刻板印象。伊朗採行特殊的政教合一體制,人人信守伊斯蘭戒律,不 喝酒、禁絕色情,民風純樸保守,社會秩序安定,與媒體報導中的動亂與暴力大相徑庭。事實上,伊朗良好的治安經常令初來者留下深刻印象,歐洲觀光勝地常見的 偷拐搶騙在這裡幾乎完全絕跡,人民友善熱情、自然景觀豐富多元、文化燦爛多姿、建築氣勢磅礡、巴扎( 傳統市集) 令人流連忘返⋯⋯正如其國花玫瑰一般,伊朗是個雍容華麗、神秘且浪漫的國度,是旅人感性與知性皆可盡興之地,值得向每一位喜愛旅遊的人士大力推薦!

伊朗是罕見的規定外來女性也必須包頭巾的國家,不過今天伊朗婦女可以自由外出工作、駕車,出門也不必男性家屬陪伴,大城市街頭到處可見打扮時髦或染 髮的女性,德黑蘭甚至還有女性的計程車駕駛,這些在與西方關係良好的沙烏地阿拉伯都是被嚴格禁止的。我在蘇薩一處壁畫上看到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穿著端莊的女性 猶如深藏貝殼裡的珍珠

這是一首詩的標題,詩句以第一人稱抒發女性穆斯林的心聲,如今用來描述飽受外界誤解的伊朗亦十分貼切。
《走入大絲路波斯段:伊朗世界遺產紀行》透過拜訪世界文化遺產的鮮活體驗,從地理現場看到歷史,為喜愛古文明的旅者掀開伊斯蘭世界的神祕面紗。這本書不但為旅者帶路導覽,更期盼成為讀者了解伊朗的知識開端。

感謝本書寫作顧問黃建忠老師提供骨幹架構,不厭其煩地解答我諸多有關中東、古文明與宗教方面的疑惑,為本書內容加上了歷史與文化的厚度。感謝攝影作 者王慶中先生在不同季節兩次扛著沈重的設備前往反覆拍攝,挖空心思記錄精彩的影像。感謝好友水瓶子、林玉葉、Carrie Wu在資料方面提供的協助。也感謝本書主編李迺雄先生投入半年多的時間詳細核對內容細節,並加以潤飾補充、製作圖表。他們的努力成果有目共睹。

特別感謝世界遺產雜誌社發行人楊方先生提供的相關研究資料,使本書內容更加豐富確實。十多年前,楊方先生啟蒙了我對世界遺產的興趣與發展,而他無私地致力將台灣的文化遺產推動到世界各地,更令人感動與感激。

從我2006 年決定開始《走入大絲路》系列書至今,七年間只完成了一本《走入大絲路中東段:以巴約黎敘五國19 個世界遺產紀行》,儘管忙碌的工作經常使我無法專心寫作,但心中從無一刻放棄過這個夢想。很興奮系列的第二本書終於在大家的協助下出版了,未來的第三本、 第四本⋯⋯就應該指日可待了。

這本書終於完成了,但伊朗古國橫古亙今、既深且廣,個人識見畢竟有限,讀者的回饋與指正是我最衷心的期盼。

德黑蘭

飛機從泰國曼谷起飛,約7 小時後降落德黑蘭。記得上次來訪必須先飛到南面的色拉子,近年亞洲已增闢多條德黑蘭航線,經卡達、杜拜均可直達德黑蘭,旅行方便性大增。伊朗時間比台灣慢4.5 小時,多出來的這些時間足夠讓我調整心情、放慢節奏,迎接這一趟伊朗之旅。

出了機場一上路即感受到這座城市的熱鬧氣氛,到處充滿了旺盛的活力。德黑蘭人口逾千萬,私家車超過150 萬輛,因此塞車是常態。市區設有大量的公車專用道,搭車時男女有別,前段是男士區、後段是女士區,此外市區還有三條由中國協助建造的地鐵。這座城市少有國 際知名的連鎖店,伊朗人被何梅尼從親美的資本主義西化社會帶回傳統的伊斯蘭世界,這個國家以自己的方式過著生活。

德黑蘭是個超級大都市,位於伊朗北部,距裏海南岸約100 公里,緯度與日本大阪相當,但到了冬天比同緯度的任何都市都冷,因為德黑蘭海拔1200 公尺,氣溫因此再降低8℃左右。高聳入雲的阿爾伯茲(Alburz) 山脈盤據城北,海拔逾3000公尺,接收來自北極圈大陸冷氣團的飄雪,在市區雖僅能看到山脈的背風面,但山脊終年積雪,遠遠望去像是一條白龍橫臥天際。主 峰達馬萬山(Damavand Mt.) 是一座休眠火山,高逾5600 公尺,是中東最高峰,峰頂是圓錐形的火山口,矗立在德黑蘭的東北方。這是個雪山環抱的新興心臟都城,市區馬路兩旁的路樹都種在水溝裡,取雪山融雪以資灌 溉。如果挑二月來訪,就有機會欣賞德黑蘭非常可觀的雪景。

市區低頭行走的男男女女穿著整齊,包著頭巾的女性多半髮型講究且上了妝,彷彿趕赴正式的宴會。由於本地市集的巷弄窄小,車輛很難進入,因此所有市民 討生活的交通工具都上了街頭,和大小汽車擠在一起。塞車時,賣花的年輕小伙子、擦擋風玻璃賺小費的孩子、兜售氣球玩偶的中年人都會圍上來。

西區離機場不遠處聳立著象徵德黑蘭的地標─自由紀念碑(Azadi Tower),這座45公尺高的塔樓圍著薩珊王朝風格的拱廊通道,以及兼具塞爾柱與薩非王朝建築特色的角樓,是1971年為了紀念波斯帝國誕生2500週 年而建,也稱為2500 年紀念碑。塔底是個小型的考古博物館,塔頂則是觀賞德黑蘭全景的好地方。

自由紀念碑的四周是廣達5 公頃、橢圓形的自由廣場(Azadi),如茵的綠草坪上有蜘蛛網狀的道路。這個伊朗第二大廣場既是一個公園,也是一個巨大的圓環,圓環外又包著一個更大的圓環,邊緣隆起種滿了樹木,外圍道路長達1.7公里。

德黑蘭舊市區的建築普遍低矮,使50公尺高的紀念碑更形突出,建碑的巴勒維國王原來希望它能享有一如法國拿破崙所建凱旋門一樣的地位,不料紀念碑落 成不到八年巴勒維王朝就被推翻。德黑蘭另一個著名的地標是2007年建成的米拉德塔(Milad Tower),又稱德黑蘭塔,總高435公尺,是世界第六高塔。這座塔是伊朗世界貿易會議中心的一部分,費時七年才建成,從塔頂餐廳能夠把整個都會區盡收 眼底。

德黑蘭是伊朗首都與德黑蘭省省會,都會人口高達1400 萬人,是伊朗也是西亞最大的城市,都會規模在全世界排名第五。德黑蘭西北方接鄰的卡拉吉(Karaj) 是伊朗第五大城,人口約150 萬人,距離德黑蘭市中心只有40 公里,且有地鐵相連,實際上已成為德黑蘭都會區的一部分。

德黑蘭在歷史上曾以拉伊(Ray)或剌伽(Ragha) 等名稱出現,在西元前6000 年即有人居。拉伊目前已併入德黑蘭都會,這裡是許多伊朗神話故事的發生地,也是瑣羅亞斯德教的聖地之一。富庶的拉伊在13世紀蒙古入侵時受到嚴重破壞,地 位逐漸被附近的德黑蘭所取代,1795年凱加王朝(Qajar Dynasty; 1794–1925) 首任國君阿迦穆罕默德(Agha Mohammad Khan) 在德黑蘭加冕,同時決定在此建都,德黑蘭就此穩坐首府的地位直到今天,而這裡的歷史性建築也多半始於凱加王朝時期。

1920年代巴勒維王朝的創建者禮薩沙王(Reza Shah) 認為,厚重的碉堡式建築已經不合時宜,他要把德黑蘭建設成一個現代都市,於是開始全面拆除傳統建築,此後20年間德黑蘭被整個徹底重建,如禮薩之願成了一個面目一新的現代化都會。

伊朗歷代曾建立33 個不同的首都,數目之多沒有第二個國家比得上,而德黑蘭作為首都的日子亦已所剩無幾。伊朗是全世界大地震發生頻率最高的國家,幾乎每天都有地震,而德黑蘭 地處百餘條地層斷裂帶的上方,專家預測未來很可能發生芮氏規模八的強烈地震,因此伊朗政府已於2010年決定遷都,但因茲事體大、牽涉複雜,新的首都地點 迄今仍未定案。

德黑蘭南部150公里處的貢姆(Qom)是什葉派伊斯蘭聖地與學術中心。伊朗最重要的兩個朝聖地分別屬於一對特別的兄妹,第八任伊瑪目瑞薩 (Reza) 的妹妹法提瑪(Fatima) 通曉伊斯蘭聖訓,西元816年葬在貢姆,目前每年有數百萬什葉派信徒到她的陵墓朝聖,是僅次於馬什哈德(Mashhad) 瑞薩陵墓的什葉派聖地。19世紀凱加王朝把法提瑪陵墓的圓頂包上金箔,使金圓頂成為貢姆著名的地標,也出現在伊朗50 里爾的硬幣上。

貢姆也是全世界什葉派伊斯蘭最重要的學術重鎮,有數萬名來自全世界的學生在此研讀神學院,2013年當選總統的魯哈尼在1960 年代也是這裡的學生,歷來最具影響力的什葉派領袖,包括何梅尼,都曾在貢姆擔任學院職位或研究講學。

薩德阿巴德宮  Saadabad Palace

薩德阿巴德宮位於德黑蘭最北端,一路上見識了德黑蘭驚人的車潮。車向北行,林蔭大道兩旁的高大樹木已無綠意,在夏日則是一條枝繁葉茂的綠色隧道,前 方是雪白壯觀的厄爾布爾士山脈。薩德阿巴德宮殿群位於德黑蘭北部滑雪勝地托克(Tochal) 山的山腳,由凱加王朝皇族始建於19世紀,禮薩在1920 年代擴建後遷入,佔地400公頃,其中包括廣達180公頃的森林、花園與草坪。巴勒維皇宮是建築群中的一棟,穆罕默德禮薩是皇宮最後的主人,伊斯蘭革命後 宮殿建築群被改為薩德阿巴德博物館。

進入巴勒維皇宮的後花園,眼前是一片令人迷惘的銀色世界,皇宮前林地上尚有積雪未退,林道是一片北國之冬的清幽景觀。這裡總共有14座宮殿,有些在 1979年巴勒維國王倉皇去國時尚未完工。園林中展示著昔日巴勒維國王乘坐的馬車以及勞斯萊斯座車,另一邊則立著一雙巨大的長統靴銅雕,這原是巴勒維的全 身立像,他逃到國外後銅像被民眾破壞殆盡,現在看到的就是殘留下來的部分。

皇宮內部雕樑畫棟裝飾奢華,我們參觀了書房、餐廳、寢室、禮賓廳等,地面鋪著名貴的波斯地毯,家具大都屬法式風格,也有不少精緻的擺飾,包括法國瓷器、義大利銅雕、中國湘繡等等,甚至還看到了來自台灣的珊瑚藝品。

尼亞瓦蘭宮  Niavaran Palace

尼亞瓦蘭宮位於薩德阿巴德宮東面不遠處的尼亞瓦蘭花園之中,是1968年建成的巴勒維皇宮,現已改作博物館。19世紀晚期凱加王朝第五代沙王納瑟 (Naser; 1848–1896在位) 原在此建了一座夏宮,稱為沙赫坎尼葉宮(Sahebqraniyeh Palace),1958年巴勒維王朝末代沙王穆罕默德禮薩也看中了這裡的清幽環境,把沙赫坎尼葉宮整個拆除,在北面重新建了一座供自己和家人居住的新皇 宮,只有樹林裡的阿哈馬德庭閣(Ahmad Pavilion; 以凱加王朝末任沙王命名) 逃過一劫,目前用來展示歷年各國領袖送給伊朗的禮物,以及隕石、化石等珍奇收藏。

現代化的尼亞瓦蘭宮樓地板面積 (二層樓含夾層) 約3000坪,除了巴勒維和家人的房間、辦公室以外,還有一個電影院以及豪華的會議室、餐廳,並收藏三百多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現在都成了伊朗王室最後一段歲月的標本。

更多伊朗的照片

(本文轉載自 天下雜誌里山館新書 「走入大絲路波斯段-伊朗世界遺產紀行」)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