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政猛於虎』是人類自從有統治階級出現以來的共同問題,獨裁暴政逼老百姓被迫採取暴力抗爭。成功推翻的是革命,失敗收場的則是叛亂。人民期待政權帶來美好藍圖的背後,往往半夾雜的是利益輸送的權貴認證。

《白米炸彈客》敘述農村青年楊儒門為了抗議政府加入WTO,開放農產品進口後,導致農民生計失序,最後公理成了一項奢侈幻想。楊儒門投書媒體或是找政府部門都吃了閉門羹,忍無可忍之下才做了白米炸彈表明己志。

台灣常年以來的社會運動都跟執政者有極大的關係,執政者美其名為台灣政經局勢找活路,卻總在沒有完整配套措施建構下,就送人民走到死路。《白米炸彈客》討論的也不過是十年前的事,對照如今的學運抗爭,彷彿是一場前世今生般的對號入座,整體情節看起來似曾相識。

卓立導演與編劇鴻鴻並不只有討論楊儒門(黃健瑋飾)做炸彈的動機,也討論到整體農村問題土地正義、地方政治的詭譎險惡與弱勢孩童的無奈哀歌。

所以片中還有兩個真實存在的人物「攪和角」(謝欣穎飾演)與「死囝仔」(楊朋諭飾)各自代表地方政治與弱勢孩童。也正因為白米炸彈背後蘊藏的革命態度是被攪和角與死囝仔激發,既看不下去整天信奉左派的攪和角淪為空談無力改變,更無法忍受死囝仔是殘酷社會底下一個無名屍首。採取激烈行為的楊儒門,刻意在炸彈加上警語,顯示無意傷害大眾,使這個『良心犯』的角度,能工整地在觀眾面前展開。

黃健瑋很努力表現楊儒門這位農村子弟,他眼裡綻放的抗議分貝,令讓人體驗到他的無奈與矛盾。另外謝欣穎飾演的女主角,處處充滿了謎樣色彩,使得觀眾很難走進這角色刻意圍築的城牆堡壘,令我們難免覺得有些遺憾瑕疵。既然拿了這兩個角色相互對比,卻又無法給予充分的施力點,觀眾的期待與結論就有了落差。

《白米炸彈客》有著如此具有張力的架構,整片節奏卻有種顧此失彼的喘氣感,好像什麼都可以談一點,確實也只談了一點,處處都點到為止,缺乏連貫火力拉高觀影情緒。

或許,編導無意把這個社會議題增添高速張力與對立氣燄,否則那會違背真實氛圍。這可能是改編自真人實事題材時,可以理解的原罪。只要適時地設計虛構橋段,拉抬觀影情緒,觀眾或許被騙了幾分激情,卻更能融入故事承載的飽滿能量。

就像《亞果出任務》片尾的海關攔查,便成功地加溫了觀眾的緊張焦慮感。《白米炸彈客》如果能在『真實』與『虛構』之間找到更多對話空間,相信會更順利逼出觀眾的腎上腺素。畢竟這是一部談論社會抗爭、反對聲浪,為底層小老百姓出氣的作品,適時地燃起火種這樣才對。

只不過,煽情的做法向來是台灣創作者很難跨過去的一道自我審查,所以寧願追求真實多一些,也不敢添加過多虛構情節。儘管《白米炸彈客》已經更動了不少真實情節,但總有種力有未逮之感。總體來說,以當下社會環境來看,《白》片既是台灣現況縮影,也是未來預言,怎能讓人不意志消沈?

(本文轉載自 膝關節部落格/歡迎加入 膝關節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