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羅紀公園》首集的巨大成功,在於重現6500萬年前的恐龍史前景觀,結合了史蒂芬史匹伯式的專屬災難驚悚節奏,加上ILM的技術升級與恐龍模型的巧妙合體,創造了電影史上首次真實度破表的驚悚奇觀。

22年過去了,關於這套系列作品,環球片廠始終沒有放棄過重新發展(畢竟有著裹小腳的第三集屏障著群眾對恐龍的好感),籌備過程更猶如災難片般地波折不斷。

更巧妙的是,當尋找新一集的導演人選時,居然會啟用只拍過一部成本75萬美金科幻小品《超時空徵友》(Safety Not Guaranteed)的導演Colin Trevorrow,執導成本將近2億美金的《侏羅紀世界》。

得承認,環球與史匹伯的豪賭真的找到接棒人選。

除了維持應有的驚悚質地,更巧妙地適時串起首集情節,該有的『致敬』沒少,新任務該盡的混血恐龍本領與其他巨獸的戲份恰如其分。回望與展顧,《侏羅紀世界》都達成。

足可讓你忘掉前兩集情節不足之處,重新與首集聯結,販賣眾多人們孩提時期初見巨大恐龍的復古鄉愁,再次點燃原始的生存遊戲刺激張力。

而且再次融合史匹柏慣用的分離親情架構(史匹伯童年時父母離婚的遺憾,造就他在許多作品再三陳述親情不應分離),因巨大外在阻力而重新聚首的溫暖本色。

外加20多年前約翰威廉斯寫的經典配樂開場響起時(即便本集配樂由麥可吉亞奇諾擔任,當然還是要重新演繹主題旋律),老影迷們就已熱淚盈眶。這就是電影魔力能辦到的記憶甜蜜點。

基本上,不管是《侏羅紀公園》或是到第四集《侏羅紀世界》,裏面再三撻伐唯利是圖的資本主義扭曲人性,為了追求資本回收,過程如何不具備道德性都是可被接受的。

其實光是讓恐龍復活這件事,就已經跨過造物主與人類之間那條紅線了,更何況是要重新改造恐龍基因這件事,甚至促使恐龍成為軍火傭兵一環,更是異想天開到了極點。

《侏羅紀世界》把前面三集都沒辦法講到位的資本主義輪廓,在本集重組地相當出色,甚至質疑當代觀眾早已嗜血重鹹的品味。

當我們早就看過大銀幕中其他無數經典巨獸時,光看恐龍還能有什麼樂趣呢?

即便觀眾心裡面都可能住了個8-10歲的孩子,對於恐龍仍有期望,大家可以輕鬆地背出草食肉食系有哪些恐龍。

一如片中Ty Simpkins飾演的小男孩角色,他就是負責推動劇情的好奇寶寶。

他的青少年哥哥則是負責玩手機想把妹對父母離婚早就看透的悲觀主義者,對於園內的恐龍們不屑一顧,這些距離之外的恐龍只是觀賞用的寵物罷了。直到帝王暴龍真正失控後,才正式結合兄弟倆的情感。

另外,克里斯普萊特飾演的迅猛龍訓練員,居然可以跟古老的絕種生物有著幾許默契溝通,對照著片中另一個被營運成本壓力追到失去人性準則的侏羅紀世界營運高階經理人布萊絲達拉霍華,彼此就是道德的相互對照組。

這是當代資本社會KPI大數據理論遲早玩殘人性的絕佳比喻。你需要相信原始的掠奪本能,並且與欲望謹慎相處,只懂得用粗淺數據當成表演舞台,遲早玩火自焚。

熟悉《侏羅紀》系列第一集的朋友,會對本集片尾安排的回馬槍又驚又喜。

首集眾人快被迅猛龍圍攻獵食時,突然登場的暴龍拯救了大家。這次則是迅猛龍要成為救星,就連暴龍最後也得上場救援。

這些恐龍家族的前世今生投胎轉世後展現另類報恩,這可能是《侏羅紀世界》幾段向史匹伯致敬的橋段之外(大白鯊與侏羅紀公園T-Shirt等)的驚喜彩蛋。

(本文轉載自膝關節部落格/電影劇照皆由環球Universal Pictures提供

【延伸閱讀】

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侏儸紀世界》恐龍主題樂園賣不出票怎麼辦?

金牌特務:牛津鞋跟雕花鞋是兩回事!

藝術真有高下之分?《進擊的鼓手》賞了好多人一巴掌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