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原子映像提供

知道《百日告別》這部片跟林書宇導演的生命風景有所疊合時,就很難單純站在虛構戲劇角度評論這部片。

許多創作者的一生,都透過虛構的故事,讓苦難的日子有了幾分投射,也許是某種心靈治療,與自己的寂寞缺角對話著。

於是,那些困頓無奈終究有了出口,一次又一次,反覆練習。那些虛構文本裡的背脊就會長出翅膀,帶領觀眾擁抱共鳴,咀嚼著屬於自己的故事。

《百日告別》裡談論因為一場車禍,拆散了兩對幸福的人們。一個失去了妻子(甚至是小孩),一個則是失去了未婚夫。隨著兩人為另一半『做七』,從法會慢慢產生了幾分交集。

林書宇因為結縭十多年的妻子過世,《百日告別》這部故事當中,當然看出濃厚的自我療傷景致。人在低潮時所經歷的折磨無以名狀,對於死亡的不解,向命運訕笑憤怒,最後和解,重新來過。

原本對於五月天成員石頭,飾演片中那位心碎又無處可去的丈夫有幾分質疑,畢竟演這麼沈重的角色絕非易事,比起前回《明天記得愛上我》的喜劇導向來看,《百日告別》對石頭來說,根本是場大聯盟考試。

還好,林書宇果然是非常會教戲的導演,讓石頭在鏡頭前展現真性情。

特別是一場妻子教會朋友在他家禱告助念,明明每句都是安慰人心的話,但此刻卻成為荒謬諷刺的針。越是真心安慰,聽起來卻是更加矯情無助。最後石頭失控爆發,聲音剪接地非常巧妙。

此時無聲勝有聲,儘管觀眾都沒聽到石頭的咆哮,但可是扎扎實實地傳入了觀眾耳裡。

接著石頭與前來安慰的同事有一場『情感交流』戲碼,這時證明《百日告別》選擇的寂寞厚度,不是雲淡風輕的心靈交流而已,而是更有幾分寫實色彩的傷痛舒壓。

人性的空虛低溫,會把一個人扭曲地毫無尊嚴,肌膚的溫度,此刻就是特效藥。

相同的,來到林嘉欣面對摯愛未婚夫離去,比起石頭有著婚姻名份的伴侶條件,她則是告別式中的幽魂,連送別亡者都沒她的份。從張羅婚事到變成處理喪事,這種情緒高低差,更讓這個角色處於極度陰霾之中。

與石頭選擇把自己囚禁著,林嘉欣這個角色從厭世到重新入世,展現的情緒曲線比石頭大多了,石頭手上那道石膏永遠提醒著身體的傷,林嘉欣像是心裡被瞬間掏空的軀殼,強顏歡笑總比靜下來胡思亂想來得好。所以故事裡面看了搞笑漫畫,觀眾見著她的笑容,心卻是沈重的。

石頭為了走出來,選擇還妻子的鋼琴課學生繳的學費,此刻明白了你眼裡的生死告別,對於某些人來說,只是無關緊要。

唯一剩下的交集,只有記憶裡的音樂了。這段處理地非常高明,林書宇在過去的作品當中的一大特色就是『節制』,避免這類情感過於俗套。

《百日告別》裡更是徹底展現了節制這道美學,就連本來很可能過於煽情的橋段,都收得很到位。

像林嘉欣踏上蜜月旅行,在飯店入睡時還假想著未婚夫的氣味與身形,完成這段旅行有這麼必要嗎?這是提醒自己完成該走的路?還是提醒自己對方已經真的不在?

《百日告別》雖然是沈重的生死議題為主線,但拋開生死,影片更像是如何尋出感情斷裂的救贖光芒。

每個人都有著相仿放不下的情感羈絆,對生命有著無解憤怒怨懟。

即便影片是不討喜的市場民調,最後則成了一場呼喚感動的祈雨大會,每滴雨水都能灌溉觀眾心田,濕潤那些無語種子,原來有人能懂這份難解的離別習題。

林書宇及劉蔚然的劇本視野,帶領觀眾見著了一座心靈鬱林,從《九降風》、《星空》到《百日告別》,林書宇應該是當代台灣導演最懂寂寞的天使。

(本文轉載自「膝關節部落格」)

【延伸閱讀】

臺灣電影走過幽暗之年:透視「第52屆金馬獎」入圍名單

太陽的孩子:上一代的價值信仰,這一代的堅持在哪?

破風:取是能力,捨是境界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