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金馬執委會

侯孝賢是總是要求演員把精氣神全放在一種難以形容的狀況之中。

不只是眼神,一種氣、一種道,一種貫穿如電流襲擊過,重新熨燙後的磁場。這種奉之為侯式美學的風格,是演員試煉考驗,來自神靈呼喚的預言。侯導的舞台裡,向來都是高手過招。這回,與侯孝賢合作第四次(含《10+10》短片)的舒淇,走入殺手的應許之地,卻又質疑殺人動機,殺與不殺,一個沒有同類的人,獨走天涯的哀歌。

舒淇在侯導作品中可塑度向來很高,《千禧曼波》、《最好的時光》、《10+10》到《聶隱娘》,都是寡語女性為主。到了《聶隱娘》更是極致。全戲只有9句台詞,演員的表演當然不在台詞多寡,台詞份量考驗演員記憶與對話節奏,缺少了台詞,留給觀眾檢驗的,自然把其他肢體語言放大透視。

電影《10+10》預告片。photo credit:youtube截圖

舒淇有種人來瘋特質,是率真傻氣與迷糊小女人的混合體。總見她熱愛跟大伙嬉笑打成一遍,那天見她遇上了稍晚出現的合作老班底張震,她以高分貝嬌嗔聲音高呼:『是張震嗎?是張震嗎?幫我簽名幫我簽名!』這門耍可愛又如此自然率性的學分,舒淇簡直是一百分。

就連我跟她問候:『我們也太久沒見面了。』一般其他明星回答,可能是對呀,或是根本不記得你。但舒淇卻回:『誰不是?』她常年各國奔走,有時這次見面,再回首,已是多年身。『誰不是?』這三個字帶了幾分直,不是客套的有禮應答。這就是舒淇。

與大導演侯孝賢互動時,也只有她一派自若(旁人多半是戰戰兢兢),輕鬆而淘氣地與侯導演以閩南語聊天。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是合作多年後的默契相處,沒有拘謹客套,常年與舒淇互動下來,她始終是個直來直往的女俠。

但在《聶隱娘》中,她無法那麼瀟灑。雖然,直來直往是殺手的應有基因。

可是她在故事裡的人物設定,就是複雜萬分:從小被嘉誠公主許配給田季安(張震飾演),奈何卻被嘉誠公主的姐妹嘉信公主看上資質,強行擄走訓練成殺手。練出一身刺客真本領的她,還保留了一份人性慈悲。身份的一左一右,嘉誠公主帶給她精神上的寄託,嘉信公主卻帶給她肉身神話。

photo credit:youtube截圖

遠離了小我幸福,追求的是眾人的社會福祉。聶隱娘是社會公理正義中陷落後,恢復秩序的主導者。

刺殺,不是私怨果報。她師出有名,卻還考慮人倫,凡見著了刺殺名單裡的人還有家室,有妻有小,心就軟了一半。面對師傅點名的邊疆暴戾霸主,居然就是兒時被許配的田季安,這個殺手此刻不太冷,還有點熱。

幾年前,舒淇拿了金馬影后之後,我曾問她:感覺是什麼?

她道:好似這麼多年的功課,總算做完了。看完了《聶隱娘》,我見著那氣定神閒的刺客在層層布幕之中,藏著殺意,卻又幾分不捨。她的功課,又跳級了幾個關卡,此時無招勝有招,不世出的刺客,一生只有一回。

(本文轉載自膝關節部落格

【延伸閱讀】

臺灣電影走過幽暗之年:透視「第52屆金馬獎」入圍名單

用鏡頭再現生死疏離的孤寂-導演林書宇

太陽的孩子:上一代的價值信仰,這一代的堅持在哪?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