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晨我竟睡遲到近六點才驚醒,我聽著屋簷的雨滴聲、瞥向矇矓將明的窗外,毫不遲疑推開羽絨被,而兩個孩子也瞬間被我叫醒跳下床換制服,我趕緊捏了兩個熱熱的飯糰和切了兩顆梨山蘋果給孩子當早餐,再目送他們撐傘走下山去搭公車。這麼冷的天,我已經計劃好今晚餐要煮一小鍋麻油菇菇和一點豐盛的什麼,冒煙的餐桌,像原始人月夜升火烤煮那樣,全家一起圍著吃。在寒峻的天氣裡,我認為家庭的圖騰,是媽媽或爸爸或阿嬤或或我自己或家裡的有個人,特別煮了禦寒的什麼。

但蹲在馬桶上的娜娜澆了我冷水,他說他今天晚上要去補習班寫數學考卷,他還說馬麻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答應,我昨天晚上還拜託爸爸要說服你,我今天真的一定要去補習班。我愣住了,壓根沒想到補習這回事。(補習)一直是我心中的"火線",而且,還是那種要付錢的火線,火線不是不能去,但是沒有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我不想推我的孩子上火線。何況,今晚多麼冷,孩子在學校上了一天課已經非常操,我當然不願意他放學後寒流來襲還跑去補習班。於是我們母女倆在廁所門口爭論了起來。

我說,
第一, 昨天才剛段考完,新的單元學校都還沒開始上呢,你幹嘛去補習班,沒有必要這麼累。
第二, 我們根本還沒有決定報名補習班,你是非要去哪個補習班呢?
第三, 你的成績目前為止都還挺OK的,沒有太大問題,自己配合學校節奏去讀就好了,何必上補習班?

這個從小最討厭補習、也從沒補過數學的孩子蹲在馬桶上回答我,多複習總是好的,補習班找我去試聽,我就去聽聽看嗎,馬麻,多做題目會有壞處嗎?

娜娜只有國中一年級,她是十二年國教的第三屆,而蜜拉明年參加會考和特招,她是十二年國教的第一屆。家裡有兩個孩子面對新實施的教育大改革,面對12年國教,究竟學習是跳脫智育以外的更多元?還是更沉重的考試磨練?我想,這個部分是所有家裡有十五歲九年級孩子的家庭,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

但姑且先不去管教育政策將如何修整或變化,身為父母,我寧可相信自己還有一點家庭教育的理念可以去和外面的體制,去做抵抗或對話,或者說,是去做互補,在我把孩子送到社會之前,畢竟還有相當長的時間,孩子在父母的手上,孩子在他的家庭裡,吸取養分,得到溫暖,學習自信,建立價值觀,這些都不會是任何教育體制可以從我這個母親手上剝奪的。

前幾天去看天下新聞紀錄片"想飛的十五歲"首映會,這部片子從台灣北部到南方到東部共採樣了六個不同家庭的十五歲孩子,他們和他們的父母面對第一屆十二年國教的壓力下,各自過了一個如何不同的夏天。片中有的孩子最後選擇出走,有的孩子選擇會打人的補習班去精進成績,有的孩子熱愛志工服務他想做一個快樂的平凡人,有的孩子說如果有機會他想發揚他母土的文化........這部片子讓我們跳離了官員和父母的角度來看待升學考,讓我們有機會透過十五歲孩子的眼光,來了解孩子的吶喊與內心。

關心孩子,父母往往需要理性的去觀看教育政策背後給予我們的衝擊和,冷靜分析我們是否過度的焦慮。孩子比我們想像中堅強,但孩子也確實需要大人的維護,這是艱難的,所以,在教養的路上,我但願自己始終謙虛,少犯點錯,如果犯了錯自己可以提早看見,與另一半互相提醒,多涉獵教育的知識或觀點,不陷於分數或證書的耽溺裡,努力爭取孩子的自由與天空。

畢竟,人生八十年是場馬拉松,既然是馬拉松,在全民瘋路跑的這個年,我們都知道,跑完馬拉松靠的是耐力,是舉起每一步給自己的鼓勵,是幾萬步的跑下去,而不是起跑點的搶先,起跑點的搶先,不證明誰能跑完馬拉松,倒很可能燃掉了續航的火力。所以,孩子不能輸在起跑點嗎?這句廣告詞,它就只是一具被渲染誤用多年的廣告詞。

(本文轉載自番紅花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