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影視中心拍了一部紀錄片,片名叫做『沒有基測的第一個夏天』,片中紀錄了六個今年升上九年級的孩子,看看實施「十二年國教」究竟對他們的生活有甚麼樣的影響。


片子中沒有高聲驚呼、沒有強烈批判,然而任何看過六個孩子生活紀錄的觀眾,都一定能夠明確地接收到清楚的訊息──作為「十二年國教」的第一屆學生,這些孩子仍然活在考試主義荒謬、扭曲的壓力下。

紀錄片的策劃者李雪莉在『天下雜誌』上寫了一篇文章,提到了這些孩子身上穿的、手上用的、甚至口上說的,感覺上如此新奇,然而一旦到了教室裡,他們所受的教育、他們所過的考試生活,簡直和他們父母那一代三十年前的狀況一模一樣。

從這些孩子的具體生活上看去,「十二年國教」只能是一場擾民的騙局。「十二年國教」所標榜的教育效果,沒有任何一項真正落實讓孩子能感受到。

我們不免好奇,政策的制定者與執行者,從行政院長、教育部長以下,都不用到教育現場去看看、去了解一下嗎?還是,他們去到教育現場看不到攝影機都能看到拍到的這些事實?如果這樣,他們都看到了甚麼,又都受到了甚麼樣的蒙蔽與遮掩?還是,他們也看到了這些情況,卻不會影響對於「十二年國教」的制定與執行方式?

如果這樣,那他們究竟如何對自己交代,自圓其說「十二年國教」到底是甚麼,又為什麼要推「十二年國教」?

看一件最簡單的事就好了。行政院長、教育部長不明白台灣目前的補教業現況嗎?他們看不到推行「十二年國教」反而讓補習業更加興盛繁榮的荒唐現象嗎?他們聽不到補習班對於「會考」、「特招」的種種傳言說法,信誓旦旦給學生的種種恐嚇、威脅嗎?他們覺得,這些都跟他們無關,都不是他們的責任?

最善良最善良的同情理解,頂多只能說:或許因為「十二年國教」太新,還來不及發揮其應有的作用,我們應該再等一下,多給一點時間。

『天下』影視中心的召集人黃兆徽就是保持這樣的善良立場,因而說她很希望五年後,能夠再到國中教育現場,再拍一次。聽到她這樣說,我的直截反應是問她:「你願不願意跟我打賭?」

她臉上露出苦笑.她明白我的悲觀立場,因為我看到的不是「十二年國教」在實施上的任何個別問題,而是整個流程中教育部進退失據,完全沒有一點捍衛教育理念、理想的勇氣與風骨。那樣的表現,比當年「教改」還要遜色得多。「教改」有理念、有理想,最後都弄到愈改愈糟,要我如何相信「十二年國教」有機會在五年、十年後變好?

為什麼一個社會要給自己的孩子這樣痛苦、扭曲的成長經驗,要把所有人捲進去或自願或被迫追求分數、排名?「十二年國教」不是問題的解決,反而是將問題弄得更深、更痛。

(本文轉載自 蘋果日報 楊照專欄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