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爾萊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執行長鄭翰霖,二十六歲,起頭了四次創業團隊、成立兩間公司,曾經是全公司年紀最小的卻掛著C EO 的職稱。他曾窮到一無所有,現在,生活雖忙得不可開交卻心滿意足,「我覺得自己像是坐在協和號上看著地上的世界一樣,」他低頭笑了笑。

對20出頭的上班族來說,他們最常一面加班,一面抱怨「前一天加班到半夜,今天打卡遲到還扣錢!!」,一面卻死窩著工作不走。

風險、沒有資源、「我還需要多學習」是我們最常找到的三個藉口。鄭翰霖的故事卻硬生生的槍殺了這三個理由。

他的故事,顛覆所有20s上班族思考

「你為什麼要創業?」我問眼前年輕卻篤定的臉龐,「我不想就這樣笨下去,」鄭翰霖的答案純粹,沒有思索就回答,「當兵的時候太涼了,變得好笨,我想變回以前的自己,」形容自己「笨到捷運上的人說話都聽不懂」,鄭翰霖給自己的選擇是把自己逼到死角,對自己承諾五年內都不領別人的薪水。

沒有錢、沒有人脈的他,創業就是窩進創立方,買了一本寫網站的書,臺大電機系的他找了一個夥伴一起接案,熬過了八個月才終於養活自己,每個月有了兩萬收入。

一個前輩看中了他們拚勁,邀他一起成立網路公司,公司的甚至入圍了IDEAShow 決賽。回憶那次經驗,代表公司上台的鄭翰霖說其實從頭到尾他們都沒正式成立公司,沒有初始資金、沒拿薪水,六個月過了賬戶上頭幾乎是一無所獲。

沒想到因為接案與發展自我產品的分歧,前輩決定離開公司,整個擔子一瞬間落到鄭翰霖頭上,團隊裡年紀最大的大他二十歲。

「何苦呢?創辦人都走了。」我問,「這是一個百年難逢的好機會啊!!」鄭先生你這答案到底誰料的到。

被邀創業founder卻出走,「這是百年難逢機會!」

他繼續解釋,「這公司接觸到的人、事、物、資源都跟你直接相關,就算你失敗了,你的能耐大家看在眼裡,這些都歸你!」外人眼中的燙手山芋,對他來說卻是火箭,燙,卻飛得快又高。

原股東和他決定再試一次,重新成立公司、再募資,二十五歲的他名字填在公司負責人那一欄。「我爸媽只問一句話,你真的要當負責人嗎?」連會計事務所的朋友也急急忙忙打來,看到他成立新公司,「你知不知道負責人很危險,(一旦破產)有可能被抓去關哎!」

選擇繼續,是因為看到後面多大的夢嗎?但僅剩的資源,還能做多大的夢?「不能用你現有的資源決定你做什麼事,而是思考要完成,需要哪些資源,」鄭翰霖認為,太多的公司或者個人,用現下手中所有的資源來源定產品的品質、自我的人生定位,「你一不守住,就無意間downgrade自己了,」他認為手中的資源是用來吸引更多資源的,一步一步的去完成小成功,大夢還是做得成。

我說他的心臟真是太大顆了,「我也覺得當過窮光蛋,我好像就無敵了,」他喝了手上的咖啡,眼上掛著跟美國客戶con-call的黑眼圈,「再窮也就是那樣,我還有什麼好怕的?」

當過窮光蛋之後,我就無敵了

正因為不怕,沒有包袱,他做的任何決策是「最理性的,」他認為其他年紀較長的創業家,有的有了家庭,做決策跟nothing to lose的他不同,趨避風險成分讓決策不夠單純,「而且他們心裡常常會有自己的掙扎,要不要回去之前那個年薪百萬或數百萬的生活呢?我根本沒這個掙扎啊,」他笑說。

二十六歲的鄭翰霖,把創業這堂課上得淋漓盡致,打死了所有二十世代心中的理由,原來創業才是成長的最快的方式,原來沒有資源還是可能做得起大事。

原來風險這件事在年輕是不用害怕的。

「五年之後,我跟我的朋友們累積的所有,一定會創造一些什麼,」鄭翰霖最後說出了五年之後的計劃,臺大電機系的同學們有的在大公司、有的進了外商,他則自己創業,帶著不同的「資產」,五年後他們要共創一個未來,不斷用協和號來形容現在生活的他,看似熱血卻可能燒盡的火,其實腳步有如高山冰河般堅定的一公分、一公分往前刻,生活不絢爛、不奢華,但每一步都是自己的。(本文完)

(歡迎加入好學網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