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fine art america@Richard Mcbee

出埃及記是聖經舊約第二章,講的是摩西帶領猶太人穿過紅海離開埃及奴隸生活的故事。

不約而同地,近來有三位讀者朋友寫信來請我寫自己的際遇。

其實我一直反對寫這種文章,原因是:

1. 我不是成功人士,只是個很愛發表意見的工程師,參考價值不大
2. 他人走過的路通常沒有多少可以複製的空間,應該注重的是方法
3. 運氣是很重要的,我上輩子可能有燒些好香

來信的有三位 XD (哪裡來的啊?)我該如何給這幾位看官一點交代呢?

我實在不想寫那種很拔辣的『怎样出國工作,看完我沉默了』,『怎麼能看得出一個男人是不是真的愛出國工作』,或是『只要出國工作,不要拿来比較,不要老說别人的老公如何如何好』那種東西。

但前幾天跟一位大神朋友聊天時,他問:

『你的家庭背景很特殊,直接轉換職位薪水嗎?』

「沒當過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沒有募過私募基金,所以一點也不」我答。

『你職場中的能力,很早就開始培養嗎?別人現在開始都太晚了嗎?』

「也沒有,我出生的時候沒有金湯匙也沒有鍵盤,只有黑黑的胎記」

『你的學經歷,是萬中選一,可遇不可求的嗎?』

「在我朋友中,應該是中下吧,畢竟只有大學學歷啊」

『那你這個普通人的操作方式,就變得非常有參考價值,寫寫分享出來吧!』

他的想法是,只要這個過程可以讓很多人用很少的成本複製,那分享出來的價值就相當不菲。

在大家都想當超人,當教父,當英雄的世界中,平凡人的經驗才是最珍貴的。

這標題中的埃及不是台灣,是當時鎖在身上,鐵一般事實的低薪與成長遲緩:這是我的出埃及記。

我的人生,平凡無奇

就如同在書中的作者簡介一樣,台南二中,中央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我完全不是矽谷處處可見的那種駭客神童,直到大學才學會使用 BBS ,大學時期,寫程式的實作經驗不會比寫作業的時間多,跟當下因為電機資訊很夯才進去混文憑的任何人都沒有差別,想說畢業後會念研究所,進竹科,寫硬體 driver 相關的東西吧。

大學期間,雖然沒有集中任何火力在寫程式上面,運氣卻讓我矇到了個終身受用不盡的能力:英文。

因為沒有想加班加到爆肝,我積極訓練英文,希望之後能出國,回國做個有工程背景的 MBA。

我大學大概就只做對了把英文聽說讀寫全都訓練好這件事情,大學的後兩年,我靠著這個能力兼了不少翻譯口譯的差,混到了很多贊助學生免費出國的機會。

回頭看看,單單做對訓練英文這件事情,我那連半調子能力都算不上的資工專業,就硬生生地從只有 2300 萬人的台灣人力市場,晉升到以英語為主的全球市場,市場基數大了數十倍不止,雖然有簽證的問題,但是至少可以一試。

人生處處在歸零

畢業後,我實在找不到念研究所的理由,如果想出國念 MBA ,首先要累積的是工作經驗,於是我就這麼半路出家,當工程師去了。

半年後,我跳到一間新創公司上班,碰到了一群拿著鍵盤出生的駭客神童同事們,在他們的熏陶下,技術的眼界也就這樣被迅速地撐開。

開始去參加技術社群,雕琢工程的技巧,投身在軟體的技術領域中,MBA 的想法,也就越來越不重要,而無限延宕起來。

既然想繼續當軟體工程師,矽谷絕對是不二之選,在實地比較過上海與北京的環境後,我跟老婆決定,要去,就還是要去世界之巔試試看。

我們解決簽證的方式很簡單:當學生(這還是目前最直接的方法)。

老婆在幾年輾轉比較過台灣公部門與私部門的工作環境後,也有出走的想法,於是我們決定,讓他去念個 MBA ,而讓身為工程師比較容易找到工作的我,以 F2 簽證(不能工作)進美國找公司贊助工作簽證(H1B)。

把銀行中所有餘額提領出來後,我們跟人生梭哈,賭所有身家,換一個機會。

當初的邏輯是這樣的,就算我們全軍覆沒回到台灣,這百萬左右的新台幣,再賺就有了,對生活品質完全沒有影響。但是一旦成功了,不管是薪水還是人生歷練的報酬,都大大超過了現有的生活品質。

既然生活品質只有可能提升,不可能後退,那這個投資是個好標的,要戮力執行。

一萬的小時的努力

你一定聽過,要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你必須要至少投入一萬個小時的努力吧?

這努力是有但書的,你不能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你的努力必須要:

1. 有目的性:漫無目的地拉單槓拉到脫臼沒有什麼屁用。
2. 注重每次過程的調整,而不是立即的結果:換句話說,就是要在每個努力的過程中,嘗試不同的可能性,看看新的實驗下,會不會有更好的表現產出。

很幸運的,工作後才開始大量練習的軟體工程能力在五年內迅速累積。

技術社群與大量的 side project 加速了這一萬小時的過程,在前往美國之前,我寫程式的能力與經歷至少可以唬過矽谷面試官與其他程式設計師。

跟高手們一起混,你才會慢慢也變成高手。

我在一間相熟的矽谷 startup 中找到的 H1B 的贊助,落地生根。

選擇,與別的可能性

我是何其幸運,大學誤打誤撞選到的學科資工,跟不知為什麼訓練起來的語言英文都剛剛好在關鍵時刻推了我一把,換作是別人怎麼可能有這種際遇?

你當然可以這樣想,然而我在矽谷遇到的台灣人,印度人,中國人中,這樣的操作基本上再普遍不過了:

有個台灣女孩用 Marketing 證照課程過來,所有學費相加不用台幣 100 萬,已經找到公司贊助 H1B ,今年參加抽籤。

朋友的公司前幾天面試到一個很強的印度工程師,從印度申請號稱『開學第一天就可以全職實習』的 ITU 學店過來,因為實力堅強,可以預見找到 H1B 贊助的可能性很高。

最普遍的,還是千千萬萬個以留學為方法,漂洋過海而來的學生。

前幾個禮拜,在 Salesforce 任職的 Benjamin Tsai 邀請了一眾在舊金山市區工作的台灣人到 Salesforce 一起午餐,整場約20 歲到 40 歲, 40 個 Twitter ,Yelp, Salesforce 資料科學家,軟體工程師包圍的環境中,我喊了一個問題:

『臺大資工畢業的舉手!』

在場 70% 左右的人舉手並轉過頭來 XD。

他們畢業後,到柏克萊,史丹佛,卡內基美濃,MIT... 等等學校念完碩士後,就留了下來。

順帶一提,老婆昨晚參加矽谷台美產業科技協會的職涯活動(ps 小孩我一個人帶XD),同桌都是 MBA/商業出身的專業人士中,有 80% 都是臺大畢業的 XDDDDD。

看起來我的經驗不是個特例,原來這種出埃及記,早在很多特定學校系所中代代傳承著。

出走的方式有千百種,你可以選擇你的方式。

這裡沒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

我的出身平凡無奇,學歷中下,能力也是後天,沒有什麼是任何人做不到的。

我在人生的某個點梭哈我的所有存款,歸零所有,選定地點,重新在異地出發,希望能擺脫低薪與成長緩慢的禁錮。

這我的出埃及記,沒有任何傳奇的成分,沒有高來高去,來時的路,紅海也沒有淹回來,我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成分可以複製,但希望多少有點參考價值。

(本文轉載自「台灣工程師的矽谷故事」

【延伸閱讀】

在美國工作,英文到底要多好才夠?

如果你喜歡台灣,回來,但是不要一直待在這裡!

台灣人才最缺的能力是跨文化的溝通與社交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