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週末,筆者跟一票老美去柏克萊吃北京烤鴨,在那觥籌交錯,擺滿珍饈的 10 人座原木桌上,筆者的老婆發揮人來瘋的精神,把場面炒得好熱,天南地北的議題都拿進來討論。在場坐著一個當地小學老師,負責學小學一年級的教育。『他們現在在學校學什麼東西啊?』人來瘋問了,想說答案不外乎是語言或是數學那類的東西。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老師不假思索的回答了:『溝通與社交啊』『溝通與社交是那個階段最重要的事情了』另一個老美...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