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之間的溫暖與殘酷
photo credit:歐北來粉絲專頁順著團隊的巴西之約,剛完成生平第一次大旅行,說實在的,下山、下車、下船或下飛機之後,如果完全沒和人攀談,扔掉票根,感覺就只是虛度了一個半天又背著行囊消耗了一點熱量而已。也可以這樣說,一直愧於身為文組的我,或許至少(終於)學會了國界之間的那些地理相對位置,例如極圈內的秋天還沒下到任何雪;例如要花幾天幾夜才能漂過狹長的挪威海邊;例如克羅埃西亞把地中海旁最不喜歡的... 閱讀更多
這座島嶼上,我有一個家。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我有一個家,在離森林很近的地方,圍著火堆的時候會聞到山裡的氣息,燃燒中的木頭飄散出來的氣味大概可以知道他是從什麼海拔被拿來下來的溫暖,家人們身上總有一種煙燻的木頭味,腳上有厚厚的繭,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尤其在黑暗中的林地裡依然能夠雪亮的找到他要的東西。我有一個家,在離海洋很近的地方,在家的裡裡外外總會有貓在伸懶腰,家人們的臉上皺紋比其他地方的家人更明... 閱讀更多
生活優渥就是幸福? 別損失金錢贖不回的寶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一直在想我們想要的幸福到底是什麼?之前去澳門時,遇到一個從台灣來賭場工作的女生, 告訴我這裡所有大學剛畢業的學生,薪水高出台灣的畢業生一倍,她現在月薪大約4~5萬,除了住宿稍貴,但吃都在賭場裡面解決,每個月還可以存下三萬多;澳門政府每年還會透過收賭場收的稅金,補貼給人民;賭場的荷官為保障當地居民的就業權利,全部只開放給澳門人。看似優渥的生活條件,但... 閱讀更多
釣客背影,雨都基隆的美麗與哀愁
photo credit:歐北來「很多人對基隆的刻板印象就是灰灰髒髒的,因為常下雨,城市又舊舊的。但那是因為大家不了解,都不知道我們擁有離都市最短距離的豐富潮間帶。」從警察工作退休不久的席平大哥以身為土生土長基隆人感到驕傲。隨著他的腳步走進潮境公園退潮後裸露出來的一大片綠油油的潮間帶,各式生物爭奇鬥豔。「你看!海兔在那邊,很可愛。啊!螃蟹,還有很多海葵和海膽,你看到了嗎?」席平大哥像個小孩一樣興奮... 閱讀更多
是島嶼的美,讓旅人願意留步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橫越台灣海峽抵達馬祖,兩張嘴巴,一把吉他,滿滿的台灣故事帶進小學與國中和孩子分享關於島上的各式不同人文面貌。「老師!我不知道原來我們阿美族的傳統服飾和祭典有這麼多智慧耶,我也好想跟你說的那個小朋友一樣,學做釣竿,到海裡跟魚玩喔。」跟著父母遠從花蓮瑞穗到馬祖落地生根的小女孩眨著水汪汪的大眼,好奇的認識又近又遠的自己。「老師!我媽媽是布農族耶!!可是你... 閱讀更多
環保,不是拯救地球,而是拯救我們自己
flickr@jinterwas,CC BY 2.0昨晚Discovery的《滅絕最後關頭》放了一段夏威夷的歐胡吸蜜鳥的影片,牠們一生,只會愛一個伴侶,在樹上對唱,當公鳥唱完,母鳥會回應牠,我充滿期待的等待著,影片中的這隻公鳥唱完後,母鳥的回應,可是牠再也等不到了,因為牠是最後一隻歐胡吸蜜鳥,然後最後,牠的聲音也消失了...photo by Photo Ark(Spectacled eider (... 閱讀更多
按下快門,抓住片刻悸動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除了筆記本,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相機了吧,帶了台相機隨時掛在身邊,路上總是忍不住停下腳步拍張照或是靜靜地錄個一分鐘搖晃的樹影,一切都像是害怕失去,很怕自己的健忘會抹掉這一刻當下心滿的喜悅,或是經過後再也無法回頭的每一天。「身為一個攝影師,拍到什麼作品能讓你覺得最開心?」那幾天夜晚,我們總在瑞典Abisko的湖邊等天邊的美景出現,無聊之餘問了Fran... 閱讀更多
一張明信片,寫不下「自由」這兩字。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那你現在有覺得自由嗎?我是指,在波蘭和挪威的這幾年。」我們用力地盪鞦韆,好像不抓緊就會飛出去,我在我們一前一後交錯之間大聲地問他。「我一直都覺得我是自由的,就算是在我原生的穆斯林家庭中,就算是被關在監獄的時候,都是。」他跟著經過的風一起大聲地回答。十年前,他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被認為有意侮辱伊斯蘭教和總統穆巴拉克,就這樣被判了四年的刑期,從學... 閱讀更多
一起來幫忙吧!只因為我們不只是台灣人,而是人。
「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不要輕易地給承諾」從2008年開始,每年都前往尼泊爾做志工服務的筱芳,平穩而認真的說出了這段話:「你知道那裡的生活很單純,在很多村落裡,不要說孩子了,甚至是大人,你可能都是他們這輩子唯一見過的外國人,你來到,其實對他們的生活來說是很大的刺激,所以他們會牢牢地記得妳與他們許下的承諾。我記得曾有過我們的夥伴,就對他們的孩子說了:『我明年還會再來』。當我們隔年再回去時,那個孩子仍舊拉... 閱讀更多
傳藝師傅:退休後,我磨出生命的亮光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人生短暫,不可以浪費我的生命,在打電玩上」總是說著自己不識什麼字,不會打電腦的玉龍師傅,其實深藏不漏,一整間店塞了滿滿的竹器,全部都是他自豪的作品。退休前-磨出工藝的品質「我可不進什麼大陸貨,店裡所有的產品,大至外銷日本、歐美的沙灘椅,小至舀水的竹器,全部是我自己做的,你想要什麼還不見得有,有料才做;如果你想買便宜的東西,抱歉,你可以去其他店,我...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