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歐北來粉絲專頁

順著團隊的巴西之約,剛完成生平第一次大旅行,說實在的,下山、下車、下船或下飛機之後,如果完全沒和人攀談,扔掉票根,感覺就只是虛度了一個半天又背著行囊消耗了一點熱量而已。

也可以這樣說,一直愧於身為文組的我,或許至少(終於)學會了國界之間的那些地理相對位置,例如極圈內的秋天還沒下到任何雪;例如要花幾天幾夜才能漂過狹長的挪威海邊;例如克羅埃西亞把地中海旁最不喜歡的海岸線劃送給波黑的霸凌;例如愛爾蘭島上被劃分成兩個國家的界線。

但始終遇上了人們,所以在比利時和賣藝的羅馬尼亞伯伯比手畫腳;所以在瑞典遇到的庫德族主動便車;所以在法國的森林裡迷失;所以在英格蘭為敘利亞上街遊行;所以在匈牙利煮石頭湯;所以在土耳其健行然後開始一場豔遇;所以在德國翻垃圾桶挽救剩食等等,還有數不盡的意外事件們,都像拼圖一樣小小的拼湊出一個即使失真卻也逐漸清晰的他鄉。

因此就有了連結,像阿凡達裡的母親樹把個體與個體串聯在一起相互支持依靠,如果別人有傷我們感同身受,如果我們唱歌整片土地都能發光,彼此是地球上或近或遠的鄰居。

不過,看得越多變越接近真實,於是更容易心痛。

奧斯威辛集中營就在眼前任我觸摸,在關館前一個人走在陰暗無光的寢室中看見一朵紅玫瑰,卻因為太不堪所以急著跑走,剩下疑惑,疑惑如果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是與非,那當初的納粹又是什麼樣有意義的存在。

在布達佩斯車站櫃檯親耳聽到,阻擋移民潮所以宣佈無限期停開的跨國鐵路,還有火車站外找不到工作也無處可去的難民們,和周邊試著(或不想)想辦法的歐洲諸國。

遇到乞討時,不願捐錢,只會送上麵包、餅乾(或熱紅酒),束手無策的我。

聽過賽拉耶佛嗎?1992~1996都被賽爾維亞人圍成屠殺狀態的城市,一個內向的地方,我指的不是害羞,這裏的人還在學著怎麼自己走出傷痛。沿著市中心的河道往上游看就是一大片的墳墓,而埋葬在城市裡的亡魂幾乎都是因為戰爭或是20年前所進行的種族屠殺,20年這數字是這麼近在眼前,除此之外,還有失蹤仍無音訊的九萬多人,那段日子看過路邊的彈孔和播放著掃射聲的博物館,也聽到了一些故事,看著這裡的人們還擦不掉的愁容還有無奈,我還不曉得應該怎麼說,也或許我永遠都不會說。

德國還會對於納粹時期有歉意,但賽爾維亞代表直到最近都還對於自己過去的暴行持續上訴求緩刑,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沒有在這裡聽過原諒這個詞,不管是對當初站在山頭的狙擊手,或是兩手一攤束手無策的聯合國,他們說聯合國UN(United Nations)應該是United Nothing。如果你會來,深呼吸之後再來。

於是我才醒來,發現這些「有(或根本沒有)在歷史課本上讀過的歷史」都存在著,最簡單卻又最難消化的是,在我幼年時發生的無差別狙擊庶民和現在當下某處不停的戰火。

或許曾經聽聞,但就像童話故事或是電影小說一樣,從來都不覺得真實過,可是在現場經過的時候手只能緊握,什麼也不能做。又或許,有些事情還可以做,總覺得多一個人關注,有人恣意妄為時就少了一份力量。

我回來了,依然孤陋寡聞,生活依舊充斥八卦新聞,但相信自己與真實的連結已經開始了,能開始慢慢靠自己去懂那些社會不願我們意識到的真相,共勉吧。

(本文轉載自「歐北來」粉絲專頁)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