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培養出好勝心強的孩子,還是......~推薦本文不同觀點:無後的眾多台灣人

前幾天遇到邱醫師,六十多歲的他,隨身帶著一本電腦書鑽研程式設計,「是要創造事業第二春嗎?」我開玩笑似地問他,他搖了搖頭,說出一句讓我很震驚感動的話:「我想多接近、多了解我女兒。」

邱醫師的女兒小琪目前在一家外商公司研發部門擔任工程師,那個部門一向只有留洋名校碩、博士才有資格進入,而小琪,只是個私立大學畢業生。

小琪是靠爸一族嗎?

不是的,邱醫師在新竹鄉下地方教會醫院行醫,每天生活就是醫院、家裡兩點一線,不是什麼人面廣、愛交際應酬的人。

靠美貌?

咳咳咳,那你就太小看那家公司了吧,關於小琪怎麼進那家公司,進去後雞立鶴群有沒有適應不良,讓我賣個關子,文章最後再說吧,現在先來說說小琪精彩的成長過程,和小琪超偉大的父母。

小琪目前約三十歲,在鄉下成長受教育,國小、國中時的課業都還不錯,然而,那個年代的鄉下學校,體罰非常非常嚴重。

國三那一年,小琪決心站出來幫她班上一位非常聰明、家境很差的男同學抗爭體罰這件事,小琪覺得,她再不站出來請老師停止體罰那位男同學,那位同學遲早會中輟。

男同學家境差、單親爸爸又沒受教育,每天早上叫他起床的方式是「把鞭炮丟到他床上!」,呃,不用緊張,不是那種批哩啪啦一串的鞭炮,是那種在婚禮上歡迎新娘新郎入場的禮炮,不過,也夠嚇人了吧。

在家裡是被這樣對待,在校呢?沒有一科符合老師要求,從早被打到晚,每節課被打個幾下,一天加起來被打幾十下,請問,在這樣的狀況下,學生還會想待在學校嗎?

小琪決心站出來時,爸媽擔心地問她,學生和校方公然抗爭的下場知不知道會怎麼樣,小琪點點頭,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做她覺得對的事,即使被打的並不是她。

哇!接下來當然是不得了啦,麥克風是在老師手上耶,每個老師在別的班級宣傳、訴苦一下,小琪頓時變成全校的眼中釘,到處被同學們嗆聲「妳是公主還是總統的女兒,打不得喔。」,甚至還有講義氣的大姐頭要幫老師出頭,下課群集落人堵她。

眼看事情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邱伯伯、伯母只好到校和校長、主任、導師開溝通會,家長都還沒開口,小琪導師便開始哭得唏哩嘩啦,變成安慰老師大會,溝通會的隔天,老師收到大筆其他家長打氣的花束,學生們溫馨唱歌挺老師,「老師是為我們好才打我們,就是有恐龍家長跟小孩說她是金枝玉葉打不得。」

回到家,邱伯母問小琪會不會怨恨老師,國三的小琪想了一會兒說道:「我們老師剛大學畢業出來教書,我們是她的第一屆學生,老師一定也很為難、很惶恐,不知道怎麼帶我們比較好,只好因襲之前其他老師的做法。」小琪看到每個人的本質,毫不怨恨老師,邱伯母知道,她過得了這一關。

小琪順利地考上了新竹女中,然而,個性強有主見的小琪告訴爸媽,她不想唸純女校,「好無聊,青春會留白,遺憾。」

好吧,既然新竹離台北不遠,日後也打算去台北補英文,乾脆直接唸台北的學校,既然考高中分數不錯,小琪憑成績進入台北一所知名私立中學,並申請住宿。

註冊費三萬多繳了,住宿的一切打點好了,兩星期後,她跟爸媽說不想唸了,「老師好囉嗦、整天唸人,功課壓力太大,不喜歡。」

哇,換作是一般家長會如何呢?如果是我,想都不必想劈頭就可以開始罵人了「有沒有一點責任感啊妳,當時的三萬多塊耶,把我的錢當開玩笑是不是,老師囉嗦?轉學也是可能遇到囉嗦的老師啊,人生本來就是要面對各種挑戰,不是妳想怎樣就怎樣,不要逃避,妳之後出社會可能遇到什麼樣的人都有,反正,就、是、不、准!」

邱伯母答應她了,並阿Q地想著:「至少孩子還健在就好了,當她還在摸索吧,三萬多是很心疼沒錯,可是遇到討厭的老師,待三年的代價可不是三萬多就可以解決了,如果造成心靈創傷,日後心理諮商的錢可能還不只三萬多啊。」

小琪轉去新竹一所私立中學,每週末去台北補英文,順便放風逛街,帶些小點心回家給大家吃。

高二暑假,小琪突然和爸媽說,「我決定不讀了,要去補習一年重考北一女!補習時遇到國小、國中同學們都在唸北一女、建中,我想也去唸!」

爸媽一聽頭都暈了,拜託,要補習好歹也是高中畢業考大學重考嘛,哪有人都要升高三了,在那邊說要重考高中的,而且,當初是誰說不要唸純女校的,現在是自打嘴巴是不是?

「妳看看,當初自己說過什麼?笑死人了!」、「妳看看,當初我早就告訴過妳了吧。」當然,做爸媽的可以盡情嘲笑指責她,但是,這個孩子只會跟妳越來越遠罷了。

快暈倒的邱伯母強忍著,嘻皮笑臉對小琪說:「妹妹啊,妳要做什麼決定媽媽都支持妳,可是啊,妳有沒有想過如果妳順利進北一女的話,同學是現在國中幾年級的學生啊?」

小琪掐指一算,如果她補習一年重考,進北一女的同學不就是現在國二的學生?國二?小屁孩嘛,一想到便熄火了,「事後想想,其實小琪應該只是在逃避大學聯考罷了。」,邱伯母淡定說道。

事情就這麼結束過關了嗎?想太多啦,小琪提出「好,不重考,可是讓我休學一年做決定!」,折衷之下,邱伯母答應了,邱伯伯怒氣沖沖拒絕:「唸書就唸書,搞出那麼多名堂做什麼!人家林醫師的女兒今年都上醫學系了!」

高三開學第一天、上午,邱伯母接到小琪的電話,目前在車站,要上車去台北了。

背叛、痛心、焦急、擔心等情緒立刻湧上心頭,邱伯母忍耐發抖著問她:「要去台北做什麼?」

「我跟學校請三天假,想去台北找舅舅、阿姨她們,聽聽多一些人的意見!」,小琪理直氣壯說道。

小琪的沒有事先通知就離家出走,讓邱伯伯快被氣死,三天後,小琪回到新竹,邱伯母只好先把她寄養在娘家,避免父女衝突,直到三個月後,邱伯伯主動說,去看女兒吧,三個月來,父女才第一次見面說話,小琪也回學校就讀直到畢業。

大學聯考放榜了,小琪分數可上國立大學,然而,她堅持要上私立大學她喜愛的特殊理工科系,「我有去了解課程內容,那就是我要的!」

邱伯伯氣到不行,有國立的不上要上私立,就跟高中聯考時如出一轍,又要來一次了!妳要唸,可以,生活費我一毛都不出,看妳有多行!

邱伯母一方面安撫邱伯伯,「哎呀,小琪雖然沒有唸我們想要的大學,可是至少她還很健康快樂啊,沒有抽菸吸毒學壞,沒有抱個父不詳的孫子回來,孩子想唸就讓她去唸,以後後果她自己承擔!」

一方面和小琪好好談話:「小琪啊,我們今天是站在得意的一邊,爭取到了自己想要的學校科系,可是爸爸是在失意的一方啊,難免心情不好,多多體諒他啦。」

邱伯母是社運工作者,靠著接案演講賺取微薄收入,然而,她硬是擠出錢給小琪,小琪也爭氣,年年拿獎學金,幾乎不必學費,她也去申請校內打工,只是人家一看到爸爸是醫師,立刻將她刪掉,醫師小孩耶,少去跟貧苦人家搶資源。

對了,剛剛不是說文章最後要說關於小琪怎麼進那家公司,進去後雞立鶴群有沒有適應不良嗎?

大學時代,小琪有做些程式設計案子,得了些獎,當然,這些都不足以讓她進入知名大公司研發部門,她在求職考試中,邏輯這一項得到非常突出的高分,那家公司不要「聰明但不會做事」的人,也不要「會做事但不聰明」的人。

因為「聰明但不會做事」的人往往是一路名校,多有博士學位,但是在公司中講些不切實際的話,根本沒人聽;「會做事但不聰明」的人則會做許多蠢事,還得幫他收爛攤子。

小琪會不會雞立鶴群待得很難過呢?一開始進去時,小琪也常常聽不懂大家在討論什麼,然而,她總是可以坦然面對:「如果我都聽得懂,那人家名校博士不是白唸了嗎?」

父母的循循善誘,讓小琪所有的記憶、夢境、發生過的事、讀過的書,都像是堆肥一般,隨著時間流轉,成為深色肥沃的有機覆蓋物,她吸收了養分、吸取了精力、發芽成長往下紮根、抽枝生幹、成長下去,終於,美好的日子翩然來臨。

(編按:關於孩子,這篇提供你不同的觀點,推薦閱讀本篇~「不怕輸在起跑點,只怕到不了終點」)

(本文轉載自「豪語錄」,歡迎加入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