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這是A律師的故事,他雖然並不有名(真的沒啥名氣,並非欺世盜名者),卻是默默低調在賺大錢。每次做法律服務絕不會空手而回,參加個XX會XX社,就可以把所有會員、社員都變成客戶,啊,這點真該好好學習了,以下用第一人稱來寫他的故事吧。

事情從快二十年前,我還是個剛實習完的菜鳥律師說起。

當時,我在一間傳統訴訟事務所受雇,事務所全部員工大致是這樣的:

近七十歲的老闆、法務(主要是做業務)三人:兩男一女,大約都四十多歲、助理小妹一人、受雇律師三人,分別是我和女友、另一名是準備去受司訓的男律師。

拜那三名強大業務所賜,事務所生意非常好,業務算底薪加抽成,通常都在外跑案子不常回辦公室,反正有帶案子回來就好,老闆年事已大,幾乎不辦案,通常就直接丟給我們三人,他在辦公室的時間也不多。

我跟女友是在律訓時認識,她的個性善良質樸,我們當時正值熱戀中,硬是找同時肯收兩名實習的事務所,實習完,也懶得再異動,便順理成章留下來。

當正式律師大約不到半年,老闆主動找我,說他要退休了,這家事務所想直接頂給我,業務們能力強大、案源穩定,每個月扣除掉租金、人事費用,所餘很足以讓我順利成家立業過好日子,另一名男律師去受司訓後,我和女友就一起接這家事務所,真的生意太好、案子太多,大不了再請人就好了。

初生之犢不畏虎,何況這好像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物,現成的所長、老練的員工都找好等著我了,我彷彿看到夫妻同心努力、孩子們快樂長大的畫面,便毫不多想答應下來,當一個不到三十歲的所長。

一個多月後,另名受司訓的男律師便離開了,我另外又找了一位受雇律師補這空缺,我依照之前老闆慣例將我的小印、事務所大印放在業務那兒,而業務們依然神龍見首不見尾,反正之前的積案便夠我們忙,也無心顧及其它。

直到幾個月後,有客戶上門,帶著上面確實蓋著我的小印、事務所大印的委託書,業務們卻不知去向,打電話也沒人接,我才驚覺事情不對,後知後覺原來他們三人已經捲款跑路了,而且,他們不但捲款逃跑,還將事務所大部頭有價值的書也全帶走,剩下一個個空殼子。

陸陸續續有客戶們上門,後來我認真算算,業務們幾個月內就跑出幾百萬的業績,案子遍及台灣南北,我真的很不懂,該給的獎金我一定會給,真的要談條件也是可以,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一定要這麼短視近利、殺雞取卵,我在辦那些收不到錢的案子同時,還得費神去告他們。

那段日子當然很慘,案子一大堆,我收不到半毛錢,連事務所開銷都得用以前積蓄、家人支持來填補,女友體貼地說她願意出去工作賺些錢,並說她想嘗試當公司法務看看,多學些不同的,以後等狀況穩定了再回事務所一起打拚,也能接更多更廣的案子。

說真的,當個男人當到這樣實在滿窩囊的,非但之前想像的夫妻同心經營事務所、順利成家立業、孩子快樂長大的畫面有如黃粱一夢,還要靠女友出外賺錢補貼,唉,這種苦也只能往心裡吞了。

女友去一家新公司面試,那是某大知名財團的旗下公司,據她說,面試她的便是日後管她的主管,當時法務部門只有對方一人,而這個人就是該財團大老闆的兒子。

女友順利面試上了,為了慶祝她找工作成功,她請我吃頓大餐,吃飯時她還天真開心地說道:「我覺得我真是好幸運,他問我的問題其實我都答不太出來,但他還是耐心地說日後願意好好教我,並給了我很優渥的條件,你看,我遇上好主管、好貴人,可見我們要慢慢轉運,越來越順利了。」。當時被事情壓得焦頭爛額、暈頭轉向、滿頭大包的我,根本沒想到該仔細思考她說的話,也沒想到這就是我們最後一頓大餐。後來,她順利當上了豪門少奶奶,偶爾還會在什麼富豪婚喪喜慶花邊新聞看到她的蹤影,從前素樸的她,目前可是貴氣十足,只能說人的潛力真是無窮啊。

看到這兒,也許有人已經猜出是誰了,律師出身的豪門少奶奶應該沒幾個,然而,這篇是說我的故事,不是在說八卦,拜託就別提也別亂猜了吧。

這麼悲慘日子過了很久,雖然沒有錢,我每個案子還是認真地辦。當時真的被錢逼急了,只能積極去接各種法律服務拉案子賺些錢貼補事務所開銷,我非常努力誠懇地接下一件件案子,自我琢磨各種業務話術,盡量出席各種場合認識人,我所有業務功力幾乎都是那時候激發出來的;漸漸的,有些案子開始進入二審、三審上訴審程序,由於我辦案很認真,那些客戶都很放心將案子交給我,我的經濟狀況終於開始好轉。

那時候,還發生了一件很玄的事情,那些法務們接了件被害人家屬委辦的殺人案件,那是一件在浴室發生的兇殺案,當時是大熱天,但每次我在浴室洗澡時,雞皮疙瘩就一陣陣的上來,弄得我非常不舒服。我看著卷宗默默在心中唸著,如果你真的有什麼話,請告訴我,我才能夠幫你,但不知道是對方不願還是功力不足,我始終只能感到一陣陣的雞皮疙瘩。

由於兇嫌提出當天不在場證明,警方也沒有任何證據,應該就會無罪釋放。在我堅持請求下,警方將兇嫌個人小套房再仔細檢查一次,各個角落都不放過。這次,在亂七八糟文具堆中找到一張案發日的發票,購物地點在兇殺地點附近,這件案子終於有了新進展,而我的雞皮疙瘩居然就平白消失了。

這事件幾個月後,助理小妹上班時興奮地拿著八卦週刊給我看,原來那幾位法務,由於在外頭招搖撞騙裝律師,終於被人識破抓到了,八卦雜誌還去拍他們的事務所,氣派的書櫃上頭還有那堆從我們事務所A走的大部頭法律書。

也許是冥冥中有祂暗助,多年後,那三位法務其中一人居然平白繼承一筆遠親的遺產,我知道後聲請將它假扣押。而那筆錢,不多不少就差不多是幾百萬,也就是他們捲走的金額,這些事讓我相當震撼,我本來是很鐵齒的無神論者,之後也開始相信真的有看不見的那股背後力量,我開始敬鬼神、多行善,走入宗教。

說到這兒,我的故事並沒有特別精彩,但我要告訴大家,年輕的時候遇到些磨難不是什麼壞事,就像侯文詠說過的:「如果真的一定得有犯錯的經驗,當然是愈年輕代價愈小啊!我年輕時代曾經為人借貸當保證人,損失了幾百萬元。這些錢占了我當時的資產一半,覺得痛苦不堪,可是現在想想,幸好是年輕時就有這個經驗,並且學得教訓,從此人生就算打過疫苗了。否則到了這個年紀再遇到這種事,也損失現在一半以上的資產,那才是真正的慘不忍睹啊。」

而且,人的潛力真的是無窮,從前的我可說是剛毅木訥臉皮薄、實幹苦幹型,接下事務所時,本來以為可以靠著那三位業務一輩子,自己認真辦案就好,永遠不必對外拉客戶,誰知後來的世事難料。且我的宗教告訴我,任何事都有因果,既然有幸輪迴到世上就是要來學習,有錯就去糾正,意念造萬像,這世界一切都是能量平衡的,不必去嫉妒眼紅別人,世界是不會虧欠任何人的。

感謝看到我故事的朋友們,人生絕沒有白走的路,2014已結束,也祝福大家2015更圓滿、學到更多。

(本文轉載自豪語錄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