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追尋夢想的過程中,難免遇到挫折和失意時刻,有時轉念一想,其實「人生最精彩的,是堅持走在夢想道路的過程」)

這天心情滿低落的,因為沒有人一起陪走。所以前兩個CP幾乎都是在單獨行動下走完的,況且也因為一直想到出發前被提醒速度太慢,所以趕起路來壓力真的很大,滿腦子都在想著今天千萬不能殿後。除了情緒低落以外,身體狀況也非常不好,以昨天收操時按摩肌肉就讓我想大叫的情形來看,我能承受的痠痛感似乎已到了臨界點。不但如此,腳下的水泡也沒有停止折磨我,而且就在今天,它還猖狂地升格成殺手等級,攻勢來得猛烈異常,完全凌駕於身體上其他的傷痛。

對於水泡我無計可施,完全無法做些什麼來和緩它惡化的速度與劇烈的疼痛。除非放棄不走,不過這當然是不可能。這天在趕路的時候,我甚至可以察覺到在某些步伐行進之間水泡突然脹大了,組織液瞬間向四周擴散,接著腳皮就馬上又被多撐開了一點。每遇到這種時刻,我就知道腳底下的皮又被多撕開了一層,伴隨著滾燙的沙地,那種宛如刀割的劇痛感簡直可以直衝腦門,痛得我直冒冷汗。雙腳的水泡現在已經占滿腳前掌了,大約有十乘十三公分那麼大吧!真的痛到不行,雙腳又燙又痛。所以這一天我特別倚賴止痛藥,就算是要傷我的肝、我的腎,只要有任何一個方式可以帶走身上的疼痛,我都願意嘗試。

不管再怎麼痛還是得走,今天的任務是要在關門時間五點前回到帳棚。

到了CP2時,我決定讓醫生看一下我的水泡。不過真的有夠不想脫下襪子,一點都不想看到自己的腳,也不想知道它到底變形成什麼樣子。為了拯救這瀕死的腳掌,我小心翼翼地將襪子與皮肉分開,完全脫下鞋襪以後,還真見識到了一番奇景。大拇趾的指甲底下已經長出了超大的水泡,讓腳指甲簡直像是浮在這水泡上一樣,整個撐出去大概有一、二公分那麼高。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腳指甲離自己這麼近,樣子真的有夠醜的,而且大拇趾看起來已經不像腳趾了,反而像是灌壞的「鑫鑫腸」,接著我就浮現了這樣的想法:「我是不是快要失去我的腳指甲了啊!指甲與腳趾現在只靠一層薄薄的皮相連,那輕輕一剝不就可以把指甲剝下來了嗎?可怎麼辦才好,我夏天還想穿夾腳拖鞋啊!

醫生說,要處理這種指甲底下的水泡,必須將針由上方穿透指甲直到戳破水泡為止。這是我第一次感覺針從我的腳指甲上方往下穿透,長長的針鑽啊鑽的,接著組織液就流出來了。針戳指甲的時候雖然不痛,但還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在我驚訝於我的腳指甲竟然變形成這個模樣的同時,竟有另外一個醫生跑過來,對著我的這顆大拇趾水泡猛拍照,可能它已經大到蔚為奇觀了吧!搞不好不久後,這顆水泡就會登上醫學雜誌之類的期刊也說不定。可以為我這幾天的血淚經歷做個見證人。

醫生戳呀戳的,水泡很快就變小了,衝出來的高度也一下子就降低了。處理好水泡以後,得立刻重新出發,今天無論如何得加快速度才行,反正痛跟不痛都是要結束這四十公里,那還不如卯足全力快點回到帳棚比較好,這樣一來,今天受的苦就可以暫告一段落了。不過今天真是難熬,我在接下來的路段還熱到幾乎暈倒,差點覺得自己就要像吸血鬼一樣蒸發在空氣中了,還好在那個危急時刻,遇到了來自中國的參賽者懷玉姐姐,把自己僅有的中暑藥給了我,我才能再順利走下去。在程遠借我杖子之後,懷玉姐姐成了第二個我十分感激的救命恩人。友情~人人都需要友情~特別在這種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到哪時候的殘酷比賽裡。

再度出發,往前邁進,不久就看到了大會標示的Halfway(距離下個站還有一半的標示)。Halfway?我一點都不高興,根本標錯了吧!我都已經要失去腳指甲了,怎麼走了那麼久才一半而已?

不只因為自己的夢想

相較於前幾天的賽段裡都有不一樣的狀況要面對,Stage 4在我的回憶裡,除了身體上的狀況與受傷的情形雙雙每下愈況以外,路程上的事情就相對平淡許多。不過或許正是因為這些平淡,讓我今天額外的收穫更顯珍貴也不一定,因為在今天,我發掘了另一個關於夢想的定義。

在我來參加比賽之前,就已知道有許多參賽者的動機是為了各式各樣的慈善活動而來。像是重建小學、尋找新的水資源、癌症兒童醫院、戰地兒童教育的募款等,在4deserts的官方網頁上,也可以查詢到來自世界各國的參賽者中,有哪些人是為了慈善相關的動機而跑。在今天我就遇到了這樣的參賽者,他是來自香港的翟文禮律師。翟律師原本相當討厭登山健走這類的運動,但為了這次的Sahara Race,他卻一反常態早早就開始訓練,還在半年內減掉二十磅。因為他此行的目的,並非是想為自己的人生寫下什麼了不起的紀錄,而是希望藉由參加這個比賽,引起香港民眾對他參賽動機的關注。翟文禮是為香港「正生書院」的籌款而參賽,為了這項籌款活動,他帶了一位年僅十九歲的參賽者來參加。基本上,參加Sahara Race的年齡底限是二十一歲,但大會在聽過這位十九歲小男孩的故事,並得知他與翟律師參賽的動機以後,最後還是破例讓他參加。

在香港,大多數人對正生書院的印象,多半是一些犯過錯的孩子才會去就讀的學校,而這位十九歲的男孩信彥也不例外,他曾在二〇〇八年因竊盜罪被判進正生感化。在正生的幾年中,信彥因為得到許多導師的開導與幫助,原本險些脫軌的人生才重新有了機會,在來參加Sahara Race之前,他失序的人生已經獲得相當程度的導正,也在準備大學入學考試。翟律師與信彥在比賽未成行前的籌備階段,就已得到許多媒體的關注,他們接受許多採訪去傳達他們參賽的動機,藉著香港大眾對Sahara Race的好奇與關注,進而注意到翟律師的籌款計劃以及這群在正生的孩子。藉由各式各樣的受訪機會,他們積極地傳達,並不是待過正生的孩子就必須被判出局,在人生未來漫長的路上,他們還是有改變的可能,而他們所欠缺的,不過就是社會大眾能給他們一個機會,或只是一個重新看待他們的眼光。如果有了這些,那麼在正生中的任何一個孩子,都有可能像信彥一樣,獲得再度出發的機會與勇氣。信彥為了參加這場比賽,展現出非常堅毅的轉變與決心,他練跑練得很勤快,從原本一個星期只能跑二十公里,進步到一個星期一百公里的水準。

這個籌款活動在香港獲得相當高的關注,據悉成果也很不錯,一共籌得了大約一百三十萬港元。

在無比疼痛與孤單的賽段中聽到這個故事,真的很激勵我,但說是「震撼」我搞不好還更恰當。原來有那麼多人來到這裡,為的不只是一段經歷或一種體驗,這七天六夜的非人生活,竟然有人是為了別人的夢想與未來而自願參與的。一想到這裡,突然覺得自己的夢想好渺小、好自私,原來夢想的境界,還可以從自己延伸到別人身上。如果還有下一次機會、如果我還有勇氣再體驗第二次這種非人生活,我希望有能力延伸這股渲染力量的可以是自己。因為這樣做的意義,比起只是為了自己而跑要大得太多太多了。

(你不勇敢,沒人替你堅強!本文轉載自林又立新書「林又立的沙漠超馬奇幻之旅」三采出版社出版,歡迎加入林又立facebook) 

【延伸閱讀】

遇上沙漠的不可預測,我開始學會保護自己

為什麼,要熱血?10種旅伴,會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良師!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