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雪兒旅行雜記

「當你旅行,當你離開,當你走進未知,你才會發現自己身處的曾經多麼渺小這個世界很美,很險惡,很真實...」《 雪兒旅行雜記》

這裏的天氣宛如昆明青旅小幫手說的如是,時晴時雨,來時雨紛紛,中午已經是太陽照屁股的光影,我醒著,早上被我吵醒的兩個大叔已經都離開了,整個房間又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住在東門附近的客棧,一晚20也十足便宜,但是我已經打定主意要離開,於是下午就開始古城探訪,第一站是空姐朋友介紹的咖啡館,那是個香港旅人在大理開的,我不認識這個人,也不清楚咖啡館主人的背景,一個執念就去了。

我順著大理古城小巷尋訪,這裏路牌非常不準,來來回回在找,結果還要進巷,店名叫做Monsterbee , 小小的店只賣咖啡,一進門就看得出來那個年輕人就是主人,也沒寒暄,我拿起筆電就準備書寫「噩夢出走」。

時不與我,還沒幾分鐘大理停電了,於是我把手邊的工作放下,與旁邊主任阿霈及幾個店內客人開始聊天。

「怎麼會來大理?」

心想若我是主人一定厭煩這個問題,就像許多人問我為何離開,但是我習慣單刀直入的問題,其實我想要理解也只有這一點。

離鄉背井的人有千萬,但能選擇駐留的地方,總是會有一些原因,這些原因總融合各自背景,以及一些說不出的秘密,我不會搶挖別人內心的創傷,但也不想問膚淺的問題。

photo credit:雪兒旅行雜記

阿霈或許不想回答,旁邊也許多人,才發現這些都是異鄉來尋夢的人,阿霈旁邊的女孩開的是客棧,右邊的廣東男孩租了三層大院準備做生意,前面頭髮亂飛揚的男人是搞這裏的房產。

唯一的共同點,他們都不是本地人,但是都喜歡阿佩的店,還有這個單純來大理開咖啡店的旅人。

後來慢慢我們聊的深入,才知道阿佩有一段漫長又冒險的旅途,結束兩年澳洲打工度假後,開始騎行中國等地,最後回到香港感到這裏並不適合他,於是決心來到這裏。

他說香港人總有開咖啡店的夢,但是真正能做到的並不多,現實把這些人的夢想壓垮,而香港的現實比你想像中殘酷。

旁邊的廣東青年雙喜似乎也是這樣,總有人說中國的市場是藍海,但是裡面多的是對年輕人殘酷的事實,是鯊魚,是觸礁。

來到大理後,他們不想回去了。

來到大理後,他們也回不去了。

這群人笑自己也是魯蛇,在外人眼裡就是逃避責任的人,但換個角度,也不是自我追逐夢想的人嗎?

聊著我肚子餓了,離開咖啡館,我也不清楚自己踏上旅途是追夢呢?還是築夢呢?還是逃避現實呢?

但每次的相遇總會讓我思考自己在做的事情,能走的遠,還是放棄。

很好,越走我越覺得路很長,走不完,故事也說不完。

photo credit:雪兒旅行雜記

(本文轉載自臉書「雪兒旅行雜記」專頁/雪兒新書《能不能,轉身就遠行?》,三采文化出版)

【踏上旅途,讓夢飛翔】

在屬於自己的夢想裡,落地生根

離開不會比較好,但不離開你不會知道:原來自己可以變得更好

用一段出走喚回對生命的感動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