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難過美人關?
從柯林頓到台灣政要,媒體挖掘的粉色八卦,已經成為醜聞的最大來源。當大官,便能養小三的時代,早已過去。大官的行為規範乃是一種發展的過程,在現代之前,官大權力大,可以任意而為,縱使出了什麼狀況,也只是街談巷議或風花雪月的話題,被人偷偷地羨慕。只有到了現代,對權力開始限制,大官的行為才有了規範。規範是一回事,但是誠如季辛吉所說:「權力是最好的春藥。」一個當大官的,有了權力和地位,自然就有極大的催情作用,... 閱讀更多
領導力來自大學教育
台灣人不了解美國領袖培育的精神,總以為有個哈佛或耶魯的博士文憑,就可以成為領袖。但常春藤盟校的特色並非碩博士,而是大學。前幾年,我讀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赫曼(Arthur Herman)所著的《蘇格蘭人如何發明現代世界》。在讀過該書後,我終於察覺到,我們對美國常春藤盟校系統有許多誤會。美國以前並沒有常春藤盟校,各地的教會都辦了自己的學院,並沒有什麼特色。在一七六五年左右,普林斯頓學院的校長愛德華... 閱讀更多
人人都是「政治人」
人作為自然人,必須有人權;作為社會人,必須有民權;今天,人成為政治人,承擔更大的公民責任,透過「賦權」,促使社會及政治轉型。每個時代,具有權威、擁有權力的人,會形成一種體制,當有了體制,它就可以決定人們怎麼去想以及去行為。吻合體制的就是常態,不吻合體制的就是異態。這個體制,以及它所形成的思考和行為,全部就是一套典範。一個體制和一套典範,它會存在,當然在一定程度內是有效的。但它的有效卻不可能永遠。當... 閱讀更多
政治清明待何時?
貪腐日益嚴重,台灣司法反貪部門事後查緝之外,推動政府及政黨透明化,誠實的政治才有可能。當今大多數國家,包括台灣在內,貪腐都日益嚴重。於是人們出現了一種很本質性的疑惑:這是政客們日益貪婪沉淪?或是人類的品質在快速墮落?這是人性的問題?或是制度上出了差錯?因為還是有很多國家的政治廉潔而有能力,如北歐四國和亞洲的新加坡都很少貪腐,因此我不願認為這是人性問題,而寧願相信這是個別國家自己出了問題。以台灣為例... 閱讀更多
自殺和殺人的文化問題
以前人們認為,命運天注定;後來則知道,它是現實世界所致。近代的自殺和殺人,甚至演變成各人尋找壯觀場景的生命劇場。前幾年,我讀過美國喬治亞大學比較文學教授布萊克(Joel Black)的著作《謀殺者的美學》。該書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出版部出版,是從文學史、哲學史和道德文化史的向度,談當代暴力殺人的問題,我至今印象深刻。人類自古以來,就會遭遇許多命運不確定的悲劇,如戰爭的殘酷、噩運使人警惕到人生的悲慘,... 閱讀更多
從越南台商事件 看台灣的語言問題
當台灣政府都不說「台商是台商,台商不是中資」,越南人對這些也使用中文招牌的工廠、店家又怎麼搞得清楚?人們在談問題時,都會使用到語言。而語言是個萬花筒,它既是描述現實的工具,又是被信念、判斷、情感等所滲透的意識型態,甚至還是一種黨同伐異的戰鬥武器。因此我們可以說,人的問題有許多其實都是語言問題。就以這次越南反中,台商企業被打砸燒搶,慘遭橫禍為例,就可以拿來做語言上的分析。今天,台灣有人主張兩岸統一,... 閱讀更多
不要隨便說別人「民粹」
許多人對不喜歡的民主表達方式,就隨意扣上「民粹」的帽子,但這種說法是一種「誹謗式的用法」。若要有效討論問題,必須換個更準確的名詞。前幾年,澳洲新南威爾斯的紐卡索大學哲學教授史派克斯(A. W. Sparkes)出了兩本書,一本是《議論哲學名詞之書》,另一本是《議論政治學名詞之書》。史派克斯認為,人們談論哲學和政治學時,對名詞的使用都非常狂野而任意亂用,經常受到個人好惡左右。因此他才花了極大心思,寫... 閱讀更多
台灣需要Refolution
「改革」容易而廉價,經常是空口講白話,「革命」則變動太大,阻力太多。而Refolution這個新字,代表一場真正的改革,是台灣最需要的。「改革」(Reformation)和「革命」(Revolution)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改革容易而廉價,經常是空口講白話,兜了一大圈,又回到 原點。而革命則因為變動太大,阻力太多,因此前幾年劍橋學者艾許(Timothy Garton Ash)和許多東歐思想家,遂提出... 閱讀更多
台商賺錢術≠台灣經濟學
台灣一直在宣傳「兩岸合作,去賺世界錢」,這等於是把台商賺錢的方法,當成了國家經濟學。當這種「小經濟學」當道,怪不得台灣會愈玩愈小。經濟學是一門可大可小的學問與技術。商人為了追求利潤的極大化,當然可以像個遊牧民族,市場在哪裡,就往哪裡跑;他們也可以合法地節稅避稅,縮減各種支出,甚至將他們的利潤用來炒房,以圖取更大的利益。這都是教人賺錢的經濟技術。但這種經濟學很小。對一個政府而言,它可不能只思考這種小...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