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對不喜歡的民主表達方式,就隨意扣上「民粹」的帽子,但這種說法是一種「誹謗式的用法」。

若要有效討論問題,必須換個更準確的名詞。

前幾年,澳洲新南威爾斯的紐卡索大學哲學教授史派克斯(A. W. Sparkes)出了兩本書,一本是《議論哲學名詞之書》,另一本是《議論政治學名詞之書》。

史派克斯認為,人們談論哲學和政治學時,對名詞的使用都非常狂野而任意亂用,經常受到個人好惡左右。因此他才花了極大心思,寫了這兩本書,糾正人們的成見。

在《議論政治學名詞之書》裡,他對近代政治學課本及媒體上用得相當雜亂的「民粹主義」(Populism)這個名詞就做了很深入的論證和考據。

他說,人們都有一種奇怪的區隔意識,特別是對某種不喜歡的民主表達方式,隨意就扣上「民粹主義」的標籤。

其實,民粹主義這種說法,乃是一種「誹謗式的用法」,因此民粹主義只能算是話術的用法,並不準確,而應該就事論事、加以分析,換個更準確的名詞。

民粹主義的典故出自十九世紀後半的俄羅斯。當時的俄羅斯思想家認為,「普通人民」(Narod)裡有一種知識份子性格的人群叫做「民粹派」(Narodniks)。他們擁有代表人民的智慧與美德,可以領導人民走向革命,創造理想的社會。他們是人民的精粹。

但後來歷史證明了,這種民粹毫無作用,最終宣告失敗。

民粹主義在俄羅斯失敗,在美國卻大有成長。一八九一年,美國的人民黨改名為民粹黨,這是美國農民的政黨,主張激烈改革,包括鐵路國有、累進稅制、管制利率、反對企業獨佔、每日工作八小時等等。

當時他們的主張被認為太激烈,飽受打壓,但許多政見都被後來的小羅斯福總統採納。

許多美國歷史學家遂認為,民粹主義是美國民主進步和人道的優良傳統。因此,在美國,民粹並不是壞東西。

但史派克斯指出,二十世紀通俗的政治學家太不嚴謹,遂造成民粹主義一詞的濫用,對不喜歡的政治體制及政治人物就隨便貼上民粹的標籤。

諸如共產主義、納粹主義、阿根廷的裴隆政府,以及戰後美國白色恐怖的麥卡錫參議員、美國南部好幾個有爭議的州長,甚至芝加哥市長達利、俄羅斯的戈巴契夫和葉爾辛,委內瑞拉的查維茲等,都被政治學者和政治評論者說是「民粹主義」。

史派克斯指出,「民粹主義」一詞已浮濫無比。當我們想用比較有學問的腔調罵一個政黨或政治人物,「民粹主義」已成了萬靈丹!

《愛麗絲鏡中奇緣》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姐妹作。在該書裡,矮胖子說:「當我用一個名詞,它的意思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不會多,也不會少。」這句話其實就是用語言扣人帽子的真理。

因此,史派克斯遂說,民粹主義這個詞,能不用就最好不要用,要更精準地談問題,就須從名詞的精準開始做起。(作者為作家、詩人及評論家)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