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政府都不說「台商是台商,台商不是中資」,越南人對這些也使用中文招牌的工廠、店家又怎麼搞得清楚?

人們在談問題時,都會使用到語言。而語言是個萬花筒,它既是描述現實的工具,又是被信念、判斷、情感等所滲透的意識型態,甚至還是一種黨同伐異的戰鬥武器。因此我們可以說,人的問題有許多其實都是語言問題。就以這次越南反中,台商企業被打砸燒搶,慘遭橫禍為例,就可以拿來做語言上的分析。

今天,台灣有人主張兩岸統一,有人主張台灣獨立,無論統派或獨派,所說的都是未來。因此他們的表達都是一種未來的信仰或態度語言。

但台灣的現實卻不是統或獨所能概括的。因此如果有人說,台灣「現在」是台灣、中國「現在」是中國、台灣「現在」不是中國、「我是台商,不是中資」,他們這樣說,乃是一種描述現實的語言。這種語言講究的是,正確或不正確。當人說,「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這種語言當然是正確的。

問題是,台灣乃是一個政治習性相當惡劣的社會。最惡劣的乃是,語言已被政治嚴重地污染及扭曲。執政黨為了打擊獨派,所有描述台灣現實的語言,如「台灣是台灣,台灣不是中國」、「台商來自台灣,不是來自中國」,都被過度解釋,認為它是在談未來。於是只要有人這樣說,一定被罵成是台獨。

當語言已被如此污染,使得台灣已無法準確地用語言來表達現狀,人們已不能說「台灣是台灣,台灣不是中國」,也不能說「台商是台商,台商不是中資」之類的語言。語言上的現在和未來已被攪在一起。

無法準確自我描述

當執政黨藉著污染語言來打擊台獨,到最後這種被污染的語言也套牢了自己。執政黨已不可能說出準確描述現狀的語言。當台灣政府都不說「台商是台商,台商不是中資」,越南人對這些也使用中文招牌的工廠、店家又怎麼搞得清楚?

縱使在越南暴動後,台灣的政府印了兩萬張越文救命貼紙,但貼紙上也只會寫「我是台灣人,我來自台灣」這種不痛不癢的句子,而不會寫「我是台商,不是中資」這種更準確的句子。在台灣惡劣的政治習性影響下,具體描述現實已被說成是台獨,難怪連政府自己也不會描述現狀了。

人們使用語言談問題,正確地描述現狀乃是根本;至於未來會如何,卻是未來事,絕對不容用未來的語言來限制現在的語言。這也是語言倫理學關心的課題。

台灣把語言當成意識型態的武器已久矣。這次越南的台商慘遭池魚之殃,其實就是台灣已無法準確地用語言來自我描述和自我定位所致。用這次越南台商事件,我們應嚴肅思考台灣的語言問題。(作者為作家、詩人及評論家)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