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位長住國外的華裔高階主管來到台北開會,開會期間,和我們一位工程主管一言不合,爆發衝突。

工程主管忍不住說:「套句台語的說法,我真的覺得,你有點『歡歡的』。」

起身就離開了!

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那個海外高階主管又聽不懂什麼是「歡歡」,當場問留在現場的我們,「是罵人的話嗎?」高階主管不太高興的問。

我們想辦法緩頰,但,該怎麼解釋呢?

「歡歡喔,就是……就是……」另一位財務主管忍住笑意想辦法解釋「歡歡」:「有點點煩,又有點點,呃,『盧』。」

「廬?」高階主管更不高興了,又問:「盧,又是什麼意思?」

眼見這情形愈描愈黑,我們趕快請那位比較能言善道的發言人正式為我們高階主管說明一下「歡歡」和「廬」的意思,真是尷尬透了──

發言人果然是發言人,清了清喉嚨,不急不徐的說:「哎呀,他們解釋不夠傳神,讓我來說明一下。」

「歡歡和盧是差不多的意思,不過,那不是『煩人』,而是一種『堅持』。」發言人緩緩的解釋:「不是壞,是一種『可愛』。」

「所以歡歡就是堅持,和可愛的意思。」發言人說。

現場爆出哄堂掌聲,為發言人鼓掌!我也學了一課,原來,一個人,或許是老闆、主管、長官「歡歡」的,有可能是因為他追快、急著要有效,又堅持己見。換句話說,歡歡,並非不實事求是、沒有道理,而是一種「急著想直接來到結論」的呈現,並且又極希望能說服對方。

這,叫做「歡歡」。

是一種堅持,是一種可愛。

來自海外的高階主管聽了後,也笑了,還現學現賣的說:「他說我,我才覺得,他『歡歡的』咧!」

「現在真的是『歡歡世代』,」這位高階主管意猶未盡的說:「你們台灣這邊喔,從名嘴、記者、到政治家,都『歡歡的』,以致於公司裡每個人都歡歡的。」

他其實是在稱讚,但我們個個聽起來都很刺耳,不過,這還真是有點道理──在「歡歡世代」,凡事就是「求直效」;面對「歡歡」的人,你不能再溫水慢火,不敢答應,而是應該直接展現出最優秀且強勁的一面,不管過程,只管結果,或許,這就是「歡歡世代」的生存之道。

「只要你知道如何『應對』,沒有合不來的主管!」

也鼓勵自己,這是一個訓練與磨練,如果這一次連「歡歡」的老闆都可以應對了,往後,還有哪一種老闆你無法迎合討好的呢。

(本文轉載自Mr.6部落格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