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寫過不少世代的文章,但從沒有一個世代讓我處理起來如此「棘手」。採訪團隊距離他們不到兩個decade,卻像進入一個光速隧道裡,摸黑,重新學習和理解這麼複雜多樣的一個世代。

青春不變,變的是時代。

時代特質最明顯的是,九0後是網路原生世代,網路是他們的DNA,他們透過網絡學習、交友、自我教育、國際化、尋找資源;透過網路實名制,他們有意 識建立自我品牌,也有了「跟國王散步」(跟名人談笑風聲)的可能;而透過惡劣的全球大環境,九0後更是前所未有的大串連,在各地風起雲湧搞運動,搏版面。

除了九0後的普同性,那麼,兩岸九0後的比較和認識,有沒有它的意義呢?我想意義是深刻且重要的。

台灣認識中國有幾個階段,一開始是老兵眼中的『鄉愁或窮親戚』;接著是九0初期台商眼中「廉價勞動力」,或是台灣社會投注的「二奶文化」;兩千年後則是白領游牧族落角處和「陸客」。上述的想法脫離不掉「人力」、「市場」、「競爭力」。

但在九0的採訪後,我才深刻意識到,兩岸九0後的交流前所未見。

在台北捷運或高鐵裡、在街角的文化沙龍,在宜蘭山區的咖啡店,都聽見陸生與台灣學生一起談六四、國家認同、談台灣小吃;在北京的大學裡,靠著基測進 入中國百大的台生,被包圍在陸生中,談他的故鄉。一千八百名在台灣讀學位的陸生,過去五年數萬名交流生穿梭兩岸。「糾結」、「哇靠」、「山寨」、「犀利」 是他們的共同用語。

這些九0後就像進入德國哲學家高達美說的「『視界」(horizon)裡認識彼此。他們不是遠遠拿著望眼鏡、看台灣call-in節目、聽流行歌曲 認識彼此,兩岸九0後是坐在身邊,平起平坐認識對方,他們已跳進彼此的世界,透過臉書和人人網,直接和對方對話,彼此試著了解。

網路給兩岸九0後甚至全球九0後有『fusion』(融合)的可能。例如對於普世的價值,已從台灣和香港慢慢影響中國年輕人。

台灣社會對中國的刻板印象是「紅旗下的蛋」,很保守、擁護共產黨,可是現在到沿海或大城市的大學和高中,就看到各種學生刊物出籠,在談思想,康德、哈伯瑪斯等。

在大學生最有思想的網站之一:人人網,不久前網友們把網聚安排在杭州某地,大江南北的學生坐著動車或高鐵前往,結果,學生們才進到旅館就被警察盤 查,被要求不能聚會,學生們只好鳥獸散。一位才從廣州中山大學畢業的學生告訴我,那次主題叫「理想的邊界」,大概是網軍或五毛黨看到網路消息,就來現場把 大家撤了,「這個黨現在很脆弱,很怕年輕人聚集反抗」。

他們熱愛國家,批判共產黨的腐化,亟於建立法制;這批少數的理想菁英,甚至對於中華民國/台灣的未來,抱著開放態度。中國九0後相較前幾代,他們是「沒那麼狼奶的一代」。

過去被大環境塑造的那種不擇手段要贏的狼性在削減,開始多了細膩和理想。

反觀台灣,中國學生普遍認為台灣學生很「羊性」,甚至台灣男生「不夠爺們兒」的刻板印象,其實也沒那麼絕對。

台灣九0後在一個很尷尬的社會階段,因為物質資源被瓜分得差不多,而迎接九0後的又是一個極度複雜的網絡﹣﹣新自由主義挾帶的跨國資本,結合中台政商結盟,於是,他們開始反抗「22k」、反抗『媒體壟斷』。

如果在現場見識過九0後帶領的運動,就看得出他們衝撞中帶著愛,而非仇恨。他們拒絕任何政黨或政治人物;他們坐著火車或高鐵一間一間學校去演講,有 時他們的父母還會跟孩子討論運動策略;他們不鼓勵用石頭對抗政府,而是『把憤怒摺成紙飛機』;他們唱的運動歌曲之一居然是五月天的『人生海海』。有時運動 到連立法院前手拿盾牌戴頭盔嚴正以對的刑警們,都不小心會心一笑。

九0後的優點就是他們的缺點,網路讓他們擴大圈子,但也有更大群人數更多的九0後,活在很小很瑣碎的小圈圈裡,得到安慰,活得自爽和偏狹。


這複雜多樣又棘手歸納的世代,讓人眼花瞭亂。但就像二十二歲的中國學生趙思樂下的『未來』這個註解,她說:『不論你喜不喜歡我們,我們,就是未來。』

這些未來,都已在蟄伏中,準備加速前進。

推薦閱讀:兩岸90後 易爆的「炸彈世代」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