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性擔任董事的大型企業,平均年報酬率比全男董事的企業高了二六%。但為什麼女性董事那麼少?女性該如何突破職場限制?

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女性應該與男性有同樣的機會和權利去伸展她們的抱負,因為她們擁有和男性一樣的能力。但事實上,台灣的女性擔任董事長的比例很低,有個看不見的玻璃天花板擋在那裡。

其實女性對表情的洞察力強,她們對情緒辨識的速度比男性快了千分之二十秒。研究又發現,有女性任董事的大型企業平均年報酬率比全男董事的企業高了二六%,股東權益報酬與股價淨值比(P/B)也高出了三三%。那麼為什麼女性還是上不了高階的董事職位呢?這是一個耐人尋味的好問題,值得探討。

最近在「女力新視界,讓世界更美好」的座談會上,前亞都飯店總裁嚴長壽,從老闆的角度來看女性在職場競爭的優劣;台北一○一董事長宋文琪從她親身經驗來談女性在職場的限制;我從大腦來看男女性別的差異在哪裡。

那天來了很多人,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很高興,因為參與是改變的第一步。

大腦的研究發現,女性絕對沒有比男性笨,兩者的專長不同而已。所謂的平等應該是每個人去做自己擅長的事,不管這個事是什麼。法律要保障的是同工同酬和同樣的機會。

嚴總裁說,女性在服務業尤其是優勢,因為女性任勞任怨,細心又體貼,而且女性比較忠誠,他沒有看到任何不如男性的地方。他基金會的三個副執行長都是女性。

女生在學校的功課通常比男生好,考進公司時,名次也在男生前面,但升遷時,老闆會考慮男生,這原因有部份是社會對女性不自覺的壓抑:同樣一句話,男生講是豪氣,女生講是辛辣。中國的父母本來就不鼓勵孩子出鋒頭,總是告誡「槍打出頭鳥」,辛辣的女強人更沒人敢娶作媳婦。所以女性一般不會主動去爭取自己的權益,也比較沒有自信心。

宋董事長認為不必這樣,如果這件事對大我有利,而我有把握做得好,為什麼不去爭取?妳不展現妳的能力,別人怎麼知道妳有能力,可以升遷妳?

職場的態度很重要,美國大選時,歐巴馬用「yes, we can」成功地打進了白宮。事情是要去做了,才會知道行不行,空口說白話就像蒙古諺語:「嘴巴殺死的獵物剝不了皮,言語殺死的獵物搬不上馬。」人只有透過實做,才有感動;有感動,才會內化成觀念,在行為中表現出來。

女性首先要了解自己沒有比男性差,找到自己的長處後,勇敢地去追求,不要管別人閒話。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費曼(Richard Feynman)曾經寫過一本書《你管別人怎麼想?》,連他都會有人講閒話,妳又在乎什麼?

女性只要告訴自己「Yes, I can」,然後捲起袖子去做就對了。女生要打造出自己的天地,只有一個要領,就是「不認命」!(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