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是台灣的資源,曾幾何時,島國子民卻不再親水。

船長月薪可比中研院的特聘研究員,年輕人為什麼不願往海上發展?

日前,我很榮幸去上海的外高橋船塢,擔任裕民海運公司新船的命名教母。

我生長在海島台灣,卻從不曾登過遠洋的大船,我很驚訝它竟然有十層樓高、三個足球場那麼大,更驚訝重達十八噸的船,竟然只要十幾個人就可以操控,航 海已完全自動化了。在機房裡,我看到各種最先進的淨化及節能減碳的環保設備:它較過去節省二○%能源;淨化的油不會污染海洋;機器管線都包有絕緣體。

我深深感到,能源有限,但是人的智慧無限,人能不斷創造出新的節能方法。對未來,其實不必太悲觀。

我命名的這艘船,船長是福建人,很年輕,我出國留學時,他尚未出生。因他的廈門口音,我還以為他是我們台灣的孩子。據說台灣的船員不足,台灣有錢建造大船,但是船長、大副都得外聘。換言之,我們有錢,卻沒有人才。

我問他:船一出海,幾個月見不到家人,為什麼選擇這條寂寞的路?他昂頭很豪邁地說:「男子漢,乘長風、破萬里浪,莫負少年頭。」我聽了很感動,我祖父就是十幾歲時,除了志氣,什麼都沒有,一個舢舨,單身漂洋過海,去南洋打了個天下出來。不吃得苦中苦,怎能成為人上人?

在這全自動化機械的時代,船員已不需扮演黑手,生長在海島的台灣年輕人,怎麼沒有雄霸海上的胸襟?有一本牛津大學出版的書《When China Ruled The Seas》,真該讓所有台灣孩子讀一讀。

書上說,當鄭和的船到達非洲時,當地人不曾看過那麼大的船,竟不知那是什麼。因為船大到超越他們過去的經驗,無法辨認,以致對這艘大船下來的人敬佩得五體投地,可見那時國威。曾幾何時,海洋已不是我們施展身手的領域了。

海洋人才面臨斷層

海洋國家的子民必須親水、樂水,國家才有前途。船員的薪水很高,船長月薪可比中研院的特聘研究員,年輕人為什麼不去海上發展?是我們的教育不對?還是現在的青年已經沒有祖先冒險犯難的精神了?

俗語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島國的人不能在海上討生活,是辜負了海洋。報載高雄海洋科技大學和高雄第一科技大學要正式合併,真的很憂心,合併後海科大的海洋特色會消失,我們的海事人才就更不足了。

最近日本京都大學的校長要退休,他們的文部省向全世界一流學府如哈佛、劍橋公開徵才。反觀台灣到現在還限定大學校長不能超過六十五歲,完全不知道腦 科學研究已發現,六十五歲是人生的高峰,是智慧和判斷力最佳的時候。校長是學校的龍頭,需要智慧和前瞻性,怎麼用年齡去自絕人才呢?

台灣四面臨海,海洋是我們的資源,海事是我們的長處。《史記》云:「天予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我們的商人能打造出航行大海的船艦,我們的政府,怎麼不能訓練出駕駛這些船的船員來?天予,我們要取啊!(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