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中,最美的風景是人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還記得前幾年風靡台灣的宮鬥劇「甄嬛傳」,還有讓美國Netflix公司一砲而紅的「紙牌屋」,這兩齣戲劇都是我的心頭好,我自己看過了非常多回,而每每看過之後,我總能有不同的學習與反思。同事與先生總對我說:「這兩齣戲劇裡面的鬥爭這麼多,跟你的個性不太一樣,看完不覺得辛苦嗎?」我卻覺得,正是因為劇中寫實鬥爭的你來我往的人性豐富了戲劇,字字句句都能反映到職場... 閱讀更多
修練,從踏實生活開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2016年四月,首爾是舒爽的微冷,滿城嬌嫩的櫻花宣告著春天的到來,我也在這城市展開新生活。七年級生的我曾是十足的哈日族,怎麼會來韓國工作呢?這是由於一連串的機緣,更是與先生協調的結果。2013年還在交往中的我們決定申請MBA,當時各自申請幾所不同的學校,非常幸運的是,我們唯一都有申請的美國西北大學凱洛管理學院(Northwestern Univer... 閱讀更多
把手弄髒、創造價值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把自己的手弄髒2016年6月,我在捷克亞馬遜(Amazon)的退貨中心展開了暑期實習。因為亞馬遜規定,只要是operation相關的職位,不論你即將擔任的職務是工廠GM、Site Leader還是Area Manager,通通得去產線站好站滿兩周以上。所以很快的,我就被丟去產線擔任操作員(associate):連續兩周,我都在產線拆貨、驗貨、清潔... 閱讀更多
抓準定位,勇闖天下:尋找國際經理人的舞台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國際化經驗的轉折與進階「你將會比西方人更容易了解中國,又比多數中國人更容易接軌國際,這就是你到中國的優勢」,這句話來自於中歐管理學院教務長約翰‧圭爾奇 (John Quelch) 在回答我所提出對台灣學生到中國職涯發展的看法,開啟了我留在中國發展的想法。在中國發展前,我在台灣擔任外商半導體產業的業務工程師,那是我大學期間設下國際化經驗的目標,進外商... 閱讀更多
你的翅膀是甚麼做的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閱讀此篇文章時,筆者建議搭配聆聽英國樂團Bastille之歌曲 《Icarus》。)在希臘神話中,傳奇建築師戴達羅斯( Daedalus )與其子依卡洛斯( Icarus )利用蠟以及鳥的羽毛,製作成翅膀以飛出囚禁兩人的小島。戴達羅斯告誡依卡洛斯,由於翅膀是由蠟以及羽毛做的,不得飛得太高,不然翅膀上的蠟會被太陽熔化;亦不得飛得太低,不然會被海水... 閱讀更多
職場女將兼萬能媽咪的過癮人生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那年的波士頓春意盎然,將滿三十歲的我,不久前才從MIT史隆管理學院拿到MBA學位,滿心壯志想改變世界。經過重重面試過關斬將,我好不容易拿到夢寐以求的聘書,在跨國企業的美國總部擔任產品創新總監。新工作不但符合我的興趣專長,有內部創業的潛力,直接呈報給總裁,更是董事會看重的新項目,充滿挑戰的新工作讓我鬥志昂然,躍躍欲試!然後,出乎意料的,我發現自己懷孕了。我們才剛新婚... 閱讀更多
以「創業家」精神自許 豐富駐法生涯
photo credit:天下資料照我大學時主修國際企業行銷,喜歡學外語,自然想像未來進入光鮮亮麗的國際企業,從沒想過進公務界。畢業後在外商做業務一年,發現沒有太大熱情,後來因緣際會受長輩提點,鼓勵我嘗試商務人員特考,應用我的外語和經貿所學,因此我在2011年考取經濟部國際商務人員,2015年起派駐法國。商務人員是經濟部的駐外人員,作為與外國政府接洽經貿的第一線窗口,任務舉凡貿易推廣、產業技術,及... 閱讀更多
繼續前進,在燦爛的時代後
回顧所有在特定領域達到高度成就的歷史,幾乎都能找出一段集體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如50至70年代的義大利時裝業,千禧年前的網路業熱潮,甚至台灣在2000年前後的IC設計創業潮,各種客觀條件的匯集,加上大環境氛圍的刺激,激發無數青年才俊的夢想,也造就一段段創業興業的盛宴。但當熱潮歸於平淡呢?當成長的機會感,被求生的壓迫感所取代,光彩就褪色了嗎?我正是工作於熱潮褪去後的IC設計業,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 閱讀更多
YEF:沒有輸贏,只有不斷學習
YEF,一場為期半年的冒險,一個大學時改變我最深的活動。2013 年,我有幸參加了 YEF ,在這裡遇見了許多影響我一生的人與視野,參加後,身旁許多朋友與學弟妹們紛紛詢問我有關 YEF 的問題,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這個好活動,我決定把自己在 YEF 的經驗、心得以及建議,完整整理好,希望可以幫助無論是有志參加或仍在考慮的你更認識這個極富意義的活動。在這篇文章裡,我將會先簡單說明 YEF 這個活動,接著... 閱讀更多
生命的厚度,總在視野與心境收放間前行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在Berkeley的每個禮拜三早晨,我總是倉促地吃完早餐跑進實驗室,收拾起前一晚好不容易整理完的資料圖表,從校區旁的Energy Bioscience Institute實驗室快步走進校園準備與我的指導教授作每週的進度報告。每次報告前總是冷汗直流,因為指導教授檔期滿滿,除了每週一次的面談時間之外沒有其他時間可以與我作這麼詳盡的討論,我必須在短短半小...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