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2010年剛當完兵的自己,幸運進到夢想中的顧問公司服務,為自己開了瞭解台灣以外不同市場的第一扇窗。接下來的三年,大部份時間過著周日飛到中國,周五回台灣放假的生活,期間也曾經到日本、新加坡出差。在這幾年間,雖然台灣新聞總是談論著一些年輕人找不到出路的言論,但自己感覺卻不太強烈。直到2012年開始,看到許多身邊的朋友開始跳出大公司框架,嘗試開創自己的一片天空;又或是決定出走海外,找尋更大的發揮空間,我才發現自己也身陷一樣的抉擇──選擇留在台灣或是到其他國家尋找更大更好的舞台?(編按:一位工程師寫給十七歲自己:無悔的四年青春

2013年,在出國進修、轉換職涯或工作地點等抉擇中,我選擇了出國進修。表面上告訴自己可以藉由MBA看到不同的世界,但心裡其實清楚自己是缺乏足夠的勇氣跳脫舒適圈,想再拖兩年。值得感恩的是,過去一年在Wharton的環境中,還是讓自己有機會打開眼界,看見與經歷不同的市場、機會、與挑戰。有機會聽到美國房地產私募基金的巨擘如何用房地產的專業改變美國教育、跟成功的年輕創業家坐在草地上聽他分享創業的點滴、也跟同學一起在零下10度的氣溫征服超過6000公尺高的火山。在這些經驗的推波助瀾下,我卻越來越不確定自己過去的選擇是否正確?是不是應該做些不一樣的事?一年多來,這樣的自我對話反覆出現,到底是要回台灣、去中國、還是留在美國?要加入新創團隊、大公司,或是回到顧問業?期間,看到有些朋友毅然決然回到台灣,也有人打定主意要待在美國,中國、香港、新加坡有時也理所當然的成為折衷方案。而我,還是不確定下一步要怎麼走。

今年暑假開始的實習與Wharton這學期的課程,讓我有機會從六月就住在矽谷,體會到這裡的活力與包容性。矽谷有許多的科技論壇、新創團隊,也站在科技創新的浪頭,對於亞裔專業人士的包容性,更是歐美其他地方無法比擬的。這種種的好處,卻常常被一個想要回家的慾望打了回票,但其實心中也不知道這個回家的慾望,是真的想回台灣做些什麼,或只是懦弱的藉口。

2014年10月14日有機會跟國內知名的媒體人在矽谷見面,他們正在為著新一期的專刊採訪美國的教育。我跟一群年紀相仿的台灣人,與他們約了某個晚上,在Palo Alto的小咖啡廳,聊我們對矽谷跟台灣的看法。聚會接近尾聲,這位媒體人丟出了一個問題,「你們有人會考慮回台灣嗎?」大家的反應多半是台灣產業環境的競爭力不足,薪水、舞台都不夠吸引力讓我們回台灣。但這位長輩丟出兩個令我不斷反覆思考的提醒:第一,如果沒有人想要回台灣,難道就要看台灣這樣繼續下去嗎?第二,年輕人回台灣應該要勇敢的Fight,爭取我們應有的舞台!

的確,雖然我們可能還不到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我們不可避免的是要承擔現在所做決定後果的人。只要有決心,我們一定可以創造屬於我們的舞台。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勇氣跟信心,一定能為現行體制做不好的事情做出改變的一小步。不論是政治、經濟、科技、文化、藝術、教育,台灣都有一群優秀的人才,如果這些人都願意回到台灣,誰說下一個Uber/Dropbox不會始於台灣、下一個Tech Crunch/ Wall Street Journal不是台灣媒體,華人的Coursera不會是台灣企業?

不敢說我下定決心,但回家的想像一直都在,我們一起加油!

(本文作者Vincent是時代基金會2007-08實習生,台大電機系畢業後加入麥肯錫擔任分析師,2013進入華頓商學院MBA課程,2014年暑假於矽谷智能手錶Start-up Pebble實習,熱衷於穿戴式裝置的產業發展)

想了解更多時代基金會,可參考「我們來教鳥飛」一文。

(歡迎前往  時代基金會,歡迎加入 facebook粉絲專頁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