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flickr@iamratchet,CC BY 2.0 

還記得小時後看過的美國情境喜劇「六人行」嗎?每一季每一集有不同的劇本,場景跟卡司。如果2003年推出的「YEF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劃」是美國電視影集的話;我則是YEF第一季最後一集的其中一個主角,只是有時會客串其他季的不同角色。

好久好久以前,YEF的Garage Party辦在台北市府官邸,特別嘉賓是科技遊俠溫世仁先生跟廣達電腦林百里董事長,其實我當時根本不懂為何一堆參賽宅男同學看到兩個企業家需要歡呼?!殊不知這兩位在1972年就已經設計出台灣第一台電腦。但說真的,YEF真正的主角應是那一群每年努力募款、宣傳、遴選、邀請講者及評審、安排海外行程、舉辦完成果發表會才能結案的幕後推手們。

YEF計劃有很多遊戲規則,其中一項是同校同系不超過2位一起組隊。記得當年組隊時,不少參賽同學因為我在南部唸私立大學,也不是就讀明星科系,直接或間接婉拒跟我組隊。現在回想,當時網路通訊跟線上協作平台根本沒有現在那麼發達,如果我是對方,我也不會選一個南部私立大學的隊友,管他/她有沒有可能走到最後一關。

有很多人說,參加比賽就不要計較輸贏,重點是參與。事實上,能參與YEF再當上代表,還比國家隊參與國際賽事且得牌的機率要低;要輕易放下10個月的辛苦跟2個禮拜的海外參訪,那還真的不容易。還記得2003年國際參訪,在東岸看到麻省理工學院裡那些平常看不到的技術,看到很厲害的吸塵器機器人,看到MIT學生秘密組織能夠悄悄地把一台真的警車放上圓頂;在西岸看到IDEO設計的奇異辦公室,看到史丹佛大學裡擺設著羅丹的雕像作品。我還記得時差跟長時間穿高跟鞋練就我們可以隨時睡著,隨時醒來擦乾口水笑著跟人自我介紹。

眾望所歸,回台灣後跟人分享YEF的所見所聞,很多人以為我們這群代表會去美國頂尖學府深造。2004年大學畢業,我沒有去唸美國頂尖研究所,留在台灣服務於時代基金會,接待MIT各領域的教授參訪各會員企業,執行MIT產業聯絡計劃,另外幫忙面試跟帶領基金會實習生計劃學生;期間的YEF不時還是有我的畫面出現,其中包括客串跟其他人一起寫了一本「世界很平我不平」的YEF回憶錄。2年多的工作經驗,主管問我要不要考慮出國看看,我稍微打聽了一下美國學費,如果不想跟家裡貸款,就得找尋其他出國機會。所幸申請上「國際青年文化交流協會國際志工」計劃,就去了法國某育幼院做了一年的「教育者」國際志工。

photo credit:flickr@photphilde,CCBY2.0

在法國認識了35個來自多個國家的志工,很多先入為主的偏見都是靠時間跟經驗的累積改變的,從一開始的水土不服到後來大家都可以用法文對話,討論法國不同城市不同習慣,分享自己服務機構所面臨的問題等。志工期間,服務機構會供吃供住,一開始報到時我就聲明無法吃牛,機構說廚房記下來了,有一次中餐我去領當天的漢堡,看到肉的顏色問了廚房一聲,他說這不是牛,這是很好吃的漢堡肉。我繼續追問說漢堡肉是什麼做的?廚房廚師們七嘴八舌討論後跟我說這是小牛。我驚呼問說法國小牛不是牛啊?我記得廚房阿姨不耐煩得說:「這個很好吃欸~oh la la我聽說亞洲人什麼都吃不是嗎?!」後來,我每天去廚房重申我不吃牛不吃馬不吃兔子,還請見諒。在法國跟人打招呼要親臉頰,碗用洗碗機洗,起司怎麼吃最好吃,生病要吃當地的藥,公家單位行政效率超低,週末公車有不同時刻表,坐地鐵要小心被扒、不要理會陌生人、跟不要被推下軌道,遇到變態要優雅的脫身;但只要是提重物,不認識的(男人)都會主動伸出援手。這些種種,都是在法國生活過學到的基本生活。

法國Gap Year回來後,接著被2003年YEF美國創業家評審找去他在上海創的顧問公司上班,曾經以為厲害的人創業還是很厲害,原來任何漂亮的包裝底下都是很紮實的磨練。我曾經在實驗室看到的美好科技,其實都是在反覆連續的測試下才生產出來的;我曾以為會造福世界的產品,其實根本到不了想像中的最終使用者;本來以為是銀色子彈的,其實創造出當地其他更難解的問題。在新創公司,是自己能力跟韌性的最佳試煉場,我的美國連續創業家前老闆總是說:「身為老闆,除了聽完你闡述的問題後,我還想聽你想出好的解決方案讓我選擇。」

2014年,YEF 選擇歐洲的德國柏林及荷蘭阿姆斯特丹參訪,我有幸受邀協助行程安排並隨行以前旅居過的城市。 YEF代表在兩地都會跟當地學生交流,也交換很多想法。看到年輕YEF認真的比較兩國兩地文化同、異質性,跟著夥伴分析各個商業模式跟技術,再審視自己的優劣勢。但,比較學是個專門學科,在比較的時候範圍大小如果沒有解釋清楚,就會偏頗。所以,柏林不能完全代表德國,阿姆斯特丹不能完全代表荷蘭,兩個國家的法律條件跟經濟條件也不盡相同,就連溝通方式都可以讓人感到明顯差異。即使兩個國家都遵守歐洲共同法條,都用共同貨幣,都喜歡踢足球;但地形條件跟文化背景都難用很短的時間跟很淺見的觀察跟台灣相比較。歐洲的大小政策都是10到15年以上全面性計劃,我們在歐洲看到的都是長時間跟高稅收的成果,雖然不是每個地方都乾淨,但每個展覽跟博物館絕不一般。以前在歐洲唸研究所,教授在入學最先嚴厲禁止的就是在學術殿堂使用網際網路跟把維基百科當參考書目,連考試都得用紙筆寫申論題,要我們重新訓練大腦思考跟手的靈活運用。我覺得台灣的青年除了故事行銷跟拍自拍照外,可以多培養國際事務認知、地方發展比較分析跟國際談判能力,來讓自己的思考更多元、豐富。

看著YEF小骨頭跟很多新進intern,我回憶起了2003年我們的國際參訪跟那年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自己。

►想了解更多時代基金會,可參考「我們來教鳥飛」一文

(歡迎前往時代基金會,並加入facebook粉絲專頁

關於作者  林承慧

2003YEF老骨頭,走踏過很多地方會講數種語言,見過不少國際場合並曾窩遊過多個國家城鎮。因為學過同步口譯,嘴巴跟腦袋總是不斷地同步進行運作;因為某星座跟血型,心靈潔癖跟完美主義已成為專業人格特質。2015年選上歐盟「伊拉斯莫斯世界計畫」CoDe 聯合碩士學程代表,鼓吹有志青年去歐洲多國留學深造,體驗不同文化。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