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flickr@kudumomo CC BY 2.0

以色列的創新聞名全球,超過1,000家高科技新創公司,群聚在一個僅約台灣三分之二大的土地上。

擁有全世界最密集的新創公司及創業投資,以色列的創業生態環境(startup ecosystem)在全球名列第二,僅次於美國矽谷。

豐沛且高教育水平的研發人力,加上創新文化與高科技產業聚落(high-tech clusters),讓以色列以過去的成功經驗,獲得「新創事業國度(Startup Nation)」的美譽。

2014年,一年計有18家以色列公司在美國、英國公開上市(IPO),共募得98億美元的資金,更有數十家新創公司被歐美企業收購。

我非常好奇,身處於缺乏天然資源、強敵環伺的環境中,以色列的創新發展為何如此驚人且迅速?於是,我懷抱著取經的心態和滿滿的期待,與Fletcher同學們一同踏上神秘的中東地區,造訪了這個不容小覷的創新國度。

在飛往以色列的飛機上,旁邊坐的是一位以色列裔軟體工程師David,他服務的軟體公司Amdocs就是一家被美國企業買下的以色列公司。

我們除了聊以色列的宗教、文化、美食,我也問到:「以色列為何這麼創新?」David說:「大概是因為以色列很小,不像中國、美國,所以特別容易和其他人不一樣。」

在以色列的教育環境和文化裡,提出不同想法、反對意見是很平常的事,甚至表示他們尊重這個對話。

David還和我分享一個有趣的實驗:A、B兩組都得想辦法研究如何讓蠟燭燒得更久,其中B組被告知研究結果良好會得到獎賞(carrot),不佳則受到處罰(stick)。

B組有很大誘因拼命做實驗,幾天後,B組表現明顯比A組優異;然而,拉長觀察時間,A組專注於鑽研實驗,不受外界雜音干擾,最終呈現出令人激賞的研究成果。而以色列屬於一心想完成使命的A組。

我不禁反思,台灣的教育方式和產業生態是否更偏向B組?為了追求立竿見影的速效,每天汲汲營營地忙碌工作,卻忽略、犧牲了學習與創新的原汁原味。

創新的肥沃土壤和團結互助的創業社群,促進新創事業蓬勃發展來到以色列的創業重鎮─特拉維夫(Tel Aviv),隨處可見知名的跨國企業如Google、Facebook、Cisco及無數個新創公司,其中最令我驚艷的是一家新創公司Webydo。

走進不起眼的辦公室,門口大大地寫著”Put your vision into action.”,很難想像這裡竟是Forbes雜誌推薦為五個重塑網路經濟的新創事業之一。

Webydo開發出類似Photoshop介面的雲端網頁製作平台,省去後端程式作業的不便,使用者可輕鬆地將圖文、影音編輯成網頁,一掃過去設計者和開發人員間的溝通障礙。

身為一名曾受網站架設困擾的潛在用戶,看到這個創新的好工具極為興奮。

Webydo共同創辦人Shmulik是位年輕的以色列裔連續創業家,他分享創業關鍵在於「隨時定義自己的甜點(sweet spot)」,並應把有限時間、資源,花在為社群創造有意義的事物上,“Build money for value, not build value for money.”。

創意長Shelly也提到,以色列活絡互助的科技創業社群及充足的人才網絡(40%碩博士畢業,且富實作經驗),對新創事業的發展相當有幫助。

另一位網路創業家Ron在”Constraints and Innovation”論壇中分享,以色列的創新源自於人才網絡的強度和密集度。

沒有人喜歡承擔風險(take risks),以色列人尤其排斥風險,但當每個以色列人都至少認識一位友人勇敢嘗試並且成功了,那麼即便每人都害怕風險(risk-averse),他們也願意將夢想付諸行動;此外,要相信你的產品,唯有足夠的熱情,才能激勵你持續擔負風險。

Ron先前創立的社群電子商務平台,後來被eBay收購;他目前擔任創投,繼續幫助以色列的新創團隊。

以色列獨特的環境將不斷刺激創新的循環,內外多重限制砥礪堅韌的民族性和創業精神。

然而,以色列同時是個界線劃分清楚、戒備嚴密的軍事國,歷史為以巴衝突留下了難以抹滅的鴻溝。

目前以色列有75%是猶太人、20%是巴勒斯坦人,兩個民族比鄰而居,但生活幾乎完全隔離。

來到極具爭議的約旦河西岸(West Bank),巴勒斯坦定居地(Palestinian settlements)散佈在滿是岩石的山丘間,生活環境明顯劣於以色列人居住的城市,這裡氣候極為乾燥,水資源是最大問題。

此外,這區到處都是軍事檢查據點,前往某地得通過特定的檢查點,且需事先申請和報備;以色列軍隊持長步槍,嚴格檢查車內每個人的身分,氣氛嚴肅嚇人。

經由在這實習的Fletcher同學安排,我們參訪了媒體熱烈討論、位於約旦河西岸(West Bank)的大規模新市鎮計畫Rawabi。

它座落於偏遠的巴勒斯坦山區,四大住宅區可容納5000多戶,每戶平均價格僅約16,000美金,市鎮裡應有盡有,包括商辦大樓、公共學校、戶外劇場、大型電影院、購物中心等,並結合智能科技和綠能概念。

原本以色列政府控制了該區域的水源,使Rawabi因政治風險遲遲無法營運;歷經長久的協商,終於在今年有了進展,預計五月即會有第一波新住民。

計畫負責人Mr. Masri是位巴勒斯坦裔美國人,他分享Rawabi突破種種現實困境和政治風險;只為了實踐願景:創建一個有良好居住品質且所有人都負擔得起的家園,讓不同宗教、種族、文化的人成為鄰居,透過安全和平的溝通平台,期望未來能消弭歧見和衝突。

除了層層交疊的種族文化衝突,區域性的政治問題及邊境爭議,使約旦河流域至今仍非常不穩定,無論以色列人或巴勒斯坦人,皆飽受區域動盪的威脅,因而對生死存亡有著截然不同的體悟。

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為以色列北方與敘利亞、黎巴嫩、約旦的邊境,是另一處極不穩定的區域,聯合國部隊隨時駐紮在制高點上觀察情勢;敘利亞邊境一帶依稀可見一條黃色警戒線,警戒線的正下方,佈滿先前敘利亞軍隊埋下的地雷,至今尚未清除。

生存的危機意識更誘發了以色列人堅強團結的民族性,刺激他們不斷創造、求新求變。

我們在戈蘭高地聽到幾聲敘利亞傳來的爆炸聲,難以置信戰爭真真切切地發生在眼前的不遠處,以色列裔Fletcher博士生Avner說:「今天天氣很好,表示遠方敘利亞還算寧靜;之前我來這露營,晚上不時傳來爆炸巨響,一覺起來滿天被轟炸後形成的白幕壟罩著。」

而Avner的朋友不久前也在敘利亞內戰中不幸喪生了,另位好友得知後無奈地說:「That’slife.」

Avner激動回應:「That’s not life! That’s death!」我看著Avner眼泛淚光地分享,這一幕,好揪心、好深刻,原來和平從來不是自然而然發生的。

回想台灣,幸運的是我們沒有攸關生死存亡的內憂外患,但同樣國土迷你、資源有限,加上政治環境的不穩定,使台灣在發展過程中也受到很多限制。

值得借鏡的是,以色列人在面對眾多內在侷限和外在威脅的同時,卻孕育出獨特的創新環境,在文化裡注入一股「在限制中仍堅持把東西生出來(get things out)」的創業精神。即便和台灣一樣面臨全球經濟衰退、失業率攀升等挑戰。

以色列致力於形塑公私部門的策略夥伴關係(Strategic Private-Public Partnership),催生跨國公司的創新實驗室(Innovation Lab)、新創事業、創業投資、政府部門共生的創業生態圈,並積極發展農業、健康照護、再生能源、高科技等產業。

以色列的堅毅、團結、多元性,讓新創事業國度(Startup Nation)得以持續強化創新和國際競爭力。

筆者簡介:
Ruthy是2009年時代基金會實習生。台大政治暨經濟系畢業後,於基金會協助舉辦《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 (YEF)》,因而對創新教育、新創事業培育產生興趣。目前於美國波士頓的The Fletcher School of Law and Diplomacy, Tufts University研讀國際企業碩士,同時在波士頓的創投公司實習。

(歡迎前往  時代基金會,歡迎加入 facebook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以色列有大志 台灣呢?

無法化解的文化衝突?從去那邊玩一趟開始

為什麼便宜是我們的競爭力?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